百书楼 > 归向 > 10.16 谁的长城?

10.16 谁的长城?

        大楼劫匪事件爆发的第二天,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在赵宣檄的庄园内,一张报纸被啪嗒一声拍在了苏鴷面前的桌子上。比苏鴷高一个头的赵宣檄揪住苏鴷的领口,一副极为生气的模样,质问道:“你给我具体解释一下,当日到底是什么情况!”

        报纸上多张照片,拍摄了苏鴷凌空横跃,四分钟之内,从下到上打穿大楼的过程。

        赵宣檄的力气不小,心疼衣服的苏鴷踮起脚辩解道:“你当时在险境,我不能置之不理。”

        赵宣檄吼:“你太小看我了,我有十足的计划能够脱身!”——苏鴷(光灵)在一旁插嘴道:“你没有。”

        虽然赵宣檄表现得做作,但是此时这种担忧是真心的。

        注:经历此事件时,赵宣檄就是把苏鴷看成自己独有的力量。而一旦看成自己独有的,重视自然是高了一个级别。话说历史上私有制刺激生产积极性,就是因为一旦私有,伺候起来非常上心。

        苏鴷小心解释道:“他们动作很慢的,而且我干扰得很及时的,我就是这么强大。”

        赵宣檄:“不许顶嘴。”

        苏鴷用商量的语气:“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赵宣檄双手将苏鴷推到墙壁上说道:“以后行动的时候,都要先得到我允许!”

        苏鴷乖乖地点了点头。

        赵宣檄缓缓松开手。

        苏鴷则是看着赵宣檄,试探问道:“现在外面还有什么消息吗?”

        赵宣檄坐在沙发上,说道:“没有,上层把消息封锁的很好,但是——”

        赵宣檄竖起手指指了指上面,说道:“应该都知道是你,学院的校长今天突然找到我,苦口婆心地对我说,要你要来上课见见同学和老师!呵呵……好像是我一直藏着你似的。”

        半年前苏鴷从田宅脱离,却依旧无法摆脱田宅的影响,那些将苏鴷赶出田宅的孩子们,也在济缁圣卷学院主院内,若是上学,必然会引起那些十几岁少年们奚落。而十几岁的少年是跟风的。这些田宅内的学生们最终会带动整个书院的人来奚落。

        所以苏鴷直接旷课呆在了赵宣檄这里,日复一日地升级。——而现在,学校现在突然想起来了苏鴷,是让苏鴷“感动”得很啊。

        苏鴷瞅了瞅赵宣檄:“我们说好的,我十二岁之前,你负责好我的衣食住行。”苏鴷无视了桌面上学校的邀请函,眼睛看着赵宣檄的态度。

        赵宣檄脸上挂上笑容,双手挂在了背后:“哦,我家族现在把我的用度支配涨了二十倍,放心,我养得起你。”

        【武殿大厦,坐落在济缁城池的东北处,是蓬海军事决策中心,四十六位高层元老在此廷议】

        京畿的军部将弹劾递交给了上层,要知道,孟虹在寒山的行动引起了严重后果。

        头戴冕冠的敫露珉在看了两方递交的资料后,端坐在权榻上,示意会议开始。

        在权榻前方,是七个席位。

        七个席位代表着蓬海内七个实权部门。孟虹坐在自己的席位上,面无表情地介绍着有关少长城的资料。照片,还有一系列身高饮食喜好资料数据,这都是孟虹花费一晚上快速编出来的。

        孟虹走到显影屏幕前,一板一眼地说道:“少长城来历未知,初步推测来自列国上层高位家族,由于未知原因寄养在平民家族,进行身份掩护。我在其六岁时遇到,在对方没露面的过程中,被告知,可以收养他。三年来,他法脉发展非常完美,可以断定有成为长城的潜力,如果诸位大人认为我的行动,给我国带来了风险,我可以将人还给寒山。”

        孟虹以退为进的话,让多位准备质疑孟虹几年前激进行动的反对者,一肚子质疑噎在了肚子里。

        如果真的“逼着”孟虹把年少的城池还给百年前的宿敌帝国,连带的政治效果就是‘西国却城’。——东大陆‘西国却城’典故:一千年前西大陆上奥卡国为了政治上的小利,把到手的首位机械堡垒给送走。

        当然,很快田旺质疑,孟虹是否有资格拥有苏鴷的监控权。

        孟虹听到这对田旺笑着说道:“阁下,应该已经知道的,一年前,少长城从田家出走的事件,敢问阁下对此有什么说法?”

        田旺:“孩子之间的游戏矛盾。孟大人不要说与会议不相干的议题。”

        孟虹:“如果军营中,大人对一位长城,出言不讳,动辄以杂种称呼。敢问这是不是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事情。”——八百年前,荆川某长城一怒之下血溅全军。

        田旺愤怒道:“孟大人。你不要做无端猜测。蓬海的每一位长城都是国柱。谁人会侮之,请不要羞辱我等智商。”

        孟虹:“是的,没人会侮辱长城,因为要血偿的。一年前,少长城‘非常’平平淡淡地从田家离开了,走得毫无动静轻如鸿毛,自此次事件后,贵家族内宅的小子依然活蹦乱跳,未受任何惩戒吧。嗯,大人难道是认为少长城年少,不过怯懦之辈,你只要稍用手段,就能敲打打磨收为你手中的一柄利刃?!”

        咔嚓一声,显影术上,出现了大厦上苏鴷在百米高空横跨的画面,以及突击后,后续突击队拍摄到血雾弥漫的屠杀现场。会议上一阵安静。

        孟虹最后在显影屏幕上,贴上了苏鴷在房间内的看书时看似恬静乖巧的画面作为终结。

        孟虹缓缓地说道:“这个九岁的孩子,无法用金钱,女色,权利方式来拿捏他的喜好,因为我都试过。当然也不能真的把他看成一个孩子。在明师的启蒙中,他的兴趣可不是什么玩具。

        二十七个小时前,在飞袭后,他亲口对我说过‘杀人会上瘾’。这让我很担忧,我这几日请人对他做心理辅导。”

        孟虹‘担忧’地瞥了一眼田旺——虽未明言,但是话里论证,田家根本没资格控制这位年少的城池。如果要控制,是祸非福。

        而田旺气得哆嗦。

        田宅那些孩子,怎么能被严加惩戒!一个个都在内宅宠爱下,法不责众。最多只是打个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如果用这明面上的惩罚,来安抚那位受欺负的孩子。额,那得强行定义苏鴷就是一个心思简单的孩子。

        “哐当!”敫露珉这边,陶瓷勺子掉到了茶杯中。在寂静中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敫露珉勉强笑着打圆场说道:“孟虹,不要危言耸听,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孩子。对吧。”

        孟虹躬身说道:“是的,总长,他就是一个孩子。在某些方面很单纯的,这应该是受到了教导。君子可欺之以方,难罔以非其道。”

        敫露珉微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手然后笑着说道:“诸卿,何必为一个孩子为难,也何必要难为一个孩子呢?”

        田旺张了张嘴,想要再度争取,却被敫露珉挥手拒绝了。

        敫露珉说道:“一切等到苏家子成年之后再定吧。孟虹,哪天带你收养的义子与我见见。对了,这一对手镯,我准备在你婚后送你。现在见面,提前就交给你了。”

        散会后。

        在大楼外,田旺不甘地吐了一口气。他走进了汽车中。而在大厦上敫露珉透过窗户看着军部的人离开后转过身来,摸了摸手里的白猫,对身后孟虹说道:“军部的人,打发回去了,但是田家肯定会不甘心。”

        孟虹:“田家一百年没有出长城了,他们觉得自己手里的军权不稳定。”

        敫露珉抚摸猫咪的动作变成了捏猫咪的后颈,语气略带质问:“那么你为什么要把一个长城,往田家送呢。”

        孟虹:“只是让田家替我照顾。那孩子我只是托人照顾。”

        敫露珉转过身来看着孟虹说道:“虹虹,你不会是结了婚傻三分吧。你真的……”敫露珉语言停了下来,抱着猫咪走近了几步,低声说道:“你真的,以为忍让妥协,就能换来理解?”敫露珉有着丰富的国内政坛经验,她一眼就能看出孟虹的困局。

        孟虹看着这个眼露着政治精明的敫露珉,苦笑摇了摇头。

        敫露珉叹了一口气:“那孩子心智过人不是你的托词吗?”

        孟虹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未教导过他杀人,大部分人第一次杀人,会恐慌,少部分人会嘻嘻哈哈地视他人性命为粪土,后者是疯子,亦或是假装自己勇敢的傻子。”

        敫露珉放下了猫咪说道:“所以说,苏鴷是很特殊的那一类。”

        孟虹干涩道:“我见过的一种人,在战场上百战余生后,厌倦杀戮。在有机会远离硝烟后,会小心翼翼避开杀戮,见到谁都会礼让三分。但是一旦他们再回到生死场上,语气神态,对生死轻松写意。”

        作为蓬海的情报巨头,孟虹的阅历是有的。苏鴷的特性,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她觉得这不是苏鴷本来特性,而是模仿那个神秘的师傅,并且有模有样地学出了三分神意。

        而苏鴷的师傅,孟虹猜测是顶级长城。

        而根据这个条件缩小选项,这一百年内是纵盟在和太云帝国频繁交战。

        孟虹怀疑:到底是哪一位长城厌倦杀戮,假死避世?

        孟虹战战兢兢猜了几个名头响亮的名号,却始终无法确定。

        若是这些战将出现在孟虹面前,孟虹会立刻自称‘小女子’——不敢以同为城池的身份自居。

  http://www.bsl800.com/xs/240349/36594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