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归向 > 19.9 青春期也要老谋深算。

19.9 青春期也要老谋深算。

        摆脱了一进入学校就被监视的不爽感觉。

        穿过多个绿化区。

        炽白从墙壁上跳下来,落在了大树上,然后手腕上弹出陶瓷抓钩,犹如壁虎一样爬下来。

        走下大树后,咔嚓一声,钩爪弹回了手腕的机械结构中。炽白拍了拍手。

        炽白瞅了瞅四周,从容自语道:“好的,安全了。”随即沿着这条没布置监控的树荫道行走。

        而此时呢,学校的领域塔还在漫无目标地搜索,但是现在炽白没开领域,学校的领域塔在泛泛的扫过几轮后,都没有发现炽白。

        炽白小跑着通过了学校的绿荫走道,戴上了墨镜混入了人员较为密集的学校区域,然后预备朝着机械院的地方走过去。炽白心中如此盘算:“我拿完机械院的测试分,过了每年考评合格的关,就走。”

        然而走到了半路上,一个声音叫住了炽白:“喂,那边的那个……机械院的那个小个子。”

        炽白愣了,看了看声音传来的方向,那边站着一个身着红色不知名学校校服的家伙,炽白又看了看,确定是个女孩。

        【至于为什么会在人群中被选中——定体术练得好的人,通常都比较养眼】

        炽白自己指着自己,颇不高兴地问道:“叫我吗?我现在一米六七,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白惙箐(又名枪焰心悚)比划了一下个头,示意她个头上比炽白高出三厘米,随后语气里带着理所当然道:“你,举星的家伙,带我去你们学校的四号机械实验室。”

        炽白盯着面前这个银色长发及腰的女孩,直接目光向下,盯着她的鞋跟脚看。

        抬头认真地教育道:“你穿恨天高了,所以就别冒充高个子,只有展现真实的自己,才能收获真诚”——对身高的话题,最近在邯民城习惯性怼人的炽白,是很容易争论的。

        白惙箐目光不善:“说你矮,你就是矮,顶什么嘴。带路。”

        炽白眼睛闪过恼火,眼睛打量了这位不知名的少女后,盯上了胸脯,嘴角闪过报复的弯曲,反怼道:“说你平,你就平,不接受反驳,飞机场自己喊飞机去。”

        白惙箐迅速抬起脚,朝着炽白两腿中央踢去,用强劲的力道表达了愤怒。

        然而炽白则是灵活退了一步,手轻轻抓住脚腕向前一拉。炽白有心让这个女生自食其果劈叉。

        但是炽白一握脚踝,就发现了这女孩的身上是蜂鸟级别机械服,心里一咯噔。

        【前面说过,未成年人是在生长阶段,就算是一件衣服,穿几个月就小了,必须要换掉。而机械服这种东西非常昂贵,未成年人的机械服很罕见。】

        向来是炽白自己这个未成年人给自己上战服,让对手大吃一惊,惊讶竟然少年人身上有战服。而这真是天道好轮回。

        白惙箐眼睛中闪过狡狯,战服的功率是能以一力降十会的。

        常人脚踝被拿捏,剩下一只腿金鸡独立必然会平衡不稳,而白惙箐独立的那只脚掌上铿锵一声,弹出了抓地的钢钉,被炽白捉住的脚踝猛然发力。

        这条修长的腿发力很强,但不算刚猛,谈不上歹毒,显然是只想把炽白送到绿化带上去。

        然而呢,炽白自小定体术的功底,反应何等灵敏,直接顺势一跳,以白惙箐的腿为单杠翻了过去,然后欺身向前,扬起拳头向下一锤,所击部位是大腿根内侧。

        就这样四十公斤的女孩原本占据绝对力量优势,却因为用力过猛,突然失去平衡倒了。

        她脸上原本得意,转变成惊诧(炽白体操般定体术动作),以及最后摔到惊呼,非常多变。而炽白的脸上的表情只要一种——得意,得意,还是胜了的得意!

        白惙箐摔到的原因很简单,战服大腿根部这个位置是有平衡陀螺仪的,对这里猛敲,战服计算下盘平衡的系统就失效了。

        为什么,平衡陀螺仪放在这呢?

        当年枪焰秉核就是这么设计的,——大腿内侧本来就是要害,平衡陀螺仪需要稳定也是要害。需要让弱点变少,那就让要害位置重叠。

        敲击这里也就能形成打穴位的效果。不过呢,平时想要打击平衡陀螺仪是很难的,也就白惙箐这种跆拳道的动作会这样暴露要害。

        炽白面对倒下的白惙箐,竖起食指摇了摇,教育道:“穿战服是用来冲战的,下盘一定要稳哦!”

        ……

        白惙箐依靠着一只腿支撑,另一只腿踮着,缓缓站了起来,她瞪着炽白,脸颊气出了酒窝。

        当然不仅仅是气的。更是大腿内侧那个部位被打了一下,感觉非常,非常,不适,而这比跌倒还要让她发烧。

        此时周围的人的已经纷纷停住脚步,一道道目光看过来。

        在众人的目光中。

        白惙箐红着脸指着炽白啐道:“你,流氓。”

        炽白不屑地摆了摆手:“切,没发育的小女孩,只有变态才感兴趣。”

        白惙箐:“你就是变态。”

        炽白转过身,一边离开,一边甩手说道:“小孩子,不要乱想,这是大人才有资格想的事情。”

        在炽白身后白惙箐激将道:“你是举星战职者吧,敢接受来自翠屿学院的挑战吗?”

        炽白不屑:“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

        心里嘀咕道:“怎么跑来个外校的,呵呵,难道玩什么学院争霸赛这类奇葩的东西。”

        白惙箐:“懦夫。”

        炽白:“哈。”继续朝着宿舍区走去。

        白惙箐:“登徒子,色胚。”

        炽白:“呵呵。”根本没管这不实指词,继续走远。

        白惙箐:“比女人还矮的小矮个。”

        炽白猛然转身返回,气势汹汹走过来的样子,让白惙箐不由顿了顿。

        炽白:“你再给我说一遍。”

        盯着白惙箐,炽白极凶斥威胁道:“以后,我要是低于一米八,我就把你胸打平。”说到这,用手指敲了敲她额头,

        然后雄赳赳的离开。丝毫不顾身后那小姑凉,眼角汪汪,气的撕叶子的模样。

        炽白心中自辩道:“叛逆期到了,这无论怼谁,我都要赢!否则心情不好,影响身高发育。”

        ……

        第二天,在学校宿舍。

        炽白看着面前举星学生会机械部、电子通讯部两位非常重要的学长联袂来访。

        所以炽白刷门禁卡的时候,企图来找炽白的是学校的人,并非校长来下马威,而是举星学生会要凑齐比赛的人选。

        炽白心里吐槽道:“哎,冲动,冲动啊。”

        炽白看着两位学长:“两位前辈,呵呵,我这次是来考试的,恐怕没有多余的行程安排这种比赛。”

        宸琻:“我听说您昨天好像也和翠屿学院的人遭遇了,感觉如何?”

        炽白内心吐槽:“感觉嘛吗?白毛,还有脾气不好,对了。长什么样子来着?”——长什么来着,炽白真的没记住,而现在想起来,那脸蛋好像有点熟?

        心里吐槽一套而表面上炽白脸上挂着笑容说道:“那个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本校本就应该拥有主人的豁达风度,我做得不好,给学校丢脸了。”

        宸琻和宣璐相视,纷纷觉得情况有些棘手。

        宣璐:“可是,他们要挑战最强制造师,那么您?”(炽白去年破了几个记录。)

        炽白:“他们找举星学院最强制造师,与我何干。”

        宸琻:“这?”

        炽白:“我不习惯擂台赛,擂台赛选不出最强。”

        炽白不喜欢擂台赛的重要原因:“你永远不知道擂台下面,不上台的人中有啥。”

        炽白内心尊崇统一标准的公考制度。“因为这才知道自己各个方面在大众中处于什么位置,因为在堂堂正正与众竞争,拿到的名次,才是最权威。”

        当然现在炽白不愿意去和翠屿港的学生打擂台,并非单纯喜好,而是根本不清楚擂台背后有什么利害关系。

        一无所知中,被人当成棋子在棋盘上比!这是让炽白很不爽的。

        而现在宸琻和韩璐很显然也不知道擂台背后是什么情况,他们只知道这是学校的名誉之战。所以要赢!

        两位学生会成员干部劝说无果,他们叹了一口气离开。

        但是炽白没有胜利,接下来有人出新招了。

        ……

        第三天,学校大厦。第十七楼。

        学校导师办公室,咚咚咚的敲门声,让走道上的学生侧目。

        因为这个敲门有些大声。之所以敲得这么大,是因为这位海人类导师很不地道地,没让自己一些成绩过。

        走道上,敲门渐渐变成了,锤门,“啪啪啪”变成了“咚咚咚”。

        炽白:“瀚睛导师,瀚睛导师,在里面吗?我知道你在里面。还有三个战造者阁下,麻烦出来一个开门可好。”

        此时炽白顾不得领域塔,直接展开了领域对内部进行窥探,然而如此堂而皇之地违反校规,几分钟后领域塔的反击来了。

        但就顶着领域塔的压制,炽白依旧能保持四十米范围的领域,将办公室里面窥探得一清二楚。

        ‘’咔嚓’一声,大门打开了,一位带着面甲的战造者走了出来,对炽白礼貌地说道:“融新先生,我家主人正在有事忙着,过几日后,我会亲自来邀请您。”

        炽白单手甩出了投影术,投影术出现了房间内的一切。

        炽白丝毫不给面子地说道:“他在喝茶!嗯,是忙着,找不到茶壶?还是找不到电炉?请转告他领域也是可以加热茶壶的。我在这候着。”

        炽白顿了顿,抬起手,对着墙体另一侧的茶壶。随着领域的隧穿效应,来自领域塔的领域能量压制产生摩擦微波,被炽白传导到了办公室内玻璃杯,保温杯,以及水壶中,这些液体迅速被微波加热,开始冒出气泡,热气腾腾。

        坐在办公桌上的瀚睛金瞳闪烁了一下,光谱术观察到了这些红外现象,无奈地摇了摇头。在房间内喊道:“晴棉,让他进来。”

        门口的战造者女士听到这话,抬起手预备将炽白请了进去。然而她胳臂刚刚抬起,炽白就从她腋下直接钻了过去。

        炽白走进了这个办公室内,一眼就看到正在喝下午茶的瀚睛。

        炽白对着瀚睛鞠躬一下说道:“导师,我今天来此是为了考试的事情。”

        瀚睛笑哈哈说道:“考试?这是学生最讨厌的事情了,为了让大家今年愉快,我决定今年进行试验改革,将课堂分调高到百分之七十。”——课程学分一般是考试占七成,课堂学分三成,今年炽白今年恰恰没有在瀚睛的课堂,缺了不少课。准备全凭期末考试来过关。

        炽白深吸一口气,遏制住情绪,不冷不热地回应道:“您的教育革新精神,让我敬佩。但是请问,那么我该怎么合格?”

        瀚睛故作思考了一番,然后提议道:“嗯,你可以重修这门课。”

        炽白上前一步,双手放在了桌子上,拄着身体说道:“导师,你不妨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认为我脱了几节课,就得到你这样对付。”

        一旁的战造者女仆为瀚睛奉上茶水,把炽白往旁边推了推,倒完水后,又端着炽白的两个肩膀把炽白摆了回来。

        炽白对这位战造者怒目而视:“你摆猫呢?”

        瀚睛看着吃瘪的炽白,从容地对茶杯上吹着,飘着的茶沫散开,露出了里面晶莹的茶水。

        吸了一口茶水微笑道:“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情况,翠屿学校和我们的学校最近的学术交流,你可以去参加一下,这种校务活动,学分很高。”

        炽白盯着瀚睛,收起了愤怒的表情,眼睛中闪过了得逞的微笑,仿佛刚刚的情绪都是装出来的。

        一边点头一边故作乖巧道:“我不参加和翠屿学院的比赛,是因为不清楚到底是谁搞出了这种比赛。我要听融阿姨的话,所以不能随随便便上人的当,不过呢,身为权玺的导师大人这明显的暗示,嗯,我明白了,应该给导师的面子,那么我就好跟融阿姨交代了。我这就打电话汇报一下,明天就参赛。”

        瀚睛伸出手:“你等等,别扯上我,好了好了,我把这事和你说清楚。”

        炽白强行解释的行动逻辑,让他头疼。

        ——炽白未来可是军团长,学校高层不对炽白进行正式邀请,也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炽白在同学的要求下进行参赛,那是个人赚取声望的行为。而若是受到学校某些大人物明确的邀请参赛,那就是邀请炽白背后牵涉到的那些集团的介入,而这次翠屿港和举星之间学生的比赛,背后是关乎到重大利益决策。

        而各个集团在关乎利益的时,都不是轻易站队的。

        【炽白一开始就猜到学校这突如其来活动有问题。毕竟大多数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地球上学校每次重大活动都不是应学生要求,而是领导来访。而千川的学校就能清高到哪里去?】

        瀚睛打开抽屉,从里面深处拿数据储存器甩给了炽白。

        炽白将其插在手臂上接收器中,看到掌心释放的投影后,愣了愣说道:“人造兵武?”

        瀚睛放下茶杯,诧异道:“嗯?你听说过?”

  http://www.bsl800.com/xs/240349/39365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