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归向 > 37.13 救不了,那就尘归尘,土归土

37.13 救不了,那就尘归尘,土归土

        当白鈦星的政权处于被宙游、宙行网格化战争打崩的进行时中,芳明星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分裂战争已经进入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这两对纠缠了四百年的冤家咬着牙死扛了这么长时间,无时无刻都在等对方比自己先断气,然而“天道昭然”,双方竟然同时病入膏肓,连给死对头捅刀子的力气都没有。

        两方势力中那些思维元素化的意识体看到今天这一幕,能感到这是“天意”在讽刺斗争上方的命运。

        ……

        乱纪元469年10月20号(宙游刚打下翡翠宫)。

        浩洋板块,中央主基地中。现在是最高军事主席的孙思宏和诸多将军们的投影,目视着现在前线的战略地图。肃穆机械军装,无法遮掩地图上的窘境。

        孙思宏是浩洋板块原属于孙思琼麾下的将军们为了维持利益联盟推举的盟主。

        盟主不是统帅。军队这东西要的不是自下而上的选举,而是自上而下的提拔,最高位要保持绝对的权威,才能下达有效的战略命令。

        身经百战的孙思琼能下的命令,搞科技开公司的孙思宏却玩不来。

        例如孙思琼以总军事指挥的名义命令a部队坚守,bc部队必须在某某时限前赶到战场,逾期撤职。孙思宏就必须找军头商量。

        大本营无法下达强有力的命令,导致了浩洋板块的兵团非常‘面团’。

        北掠明抽调大部队已经在十月份逐步压制住了浩洋板块各个重要通道。在现在孙思宏面前的这个战略地图上,他们败势已显现。

        ……

        在大厅左侧,智能提示有来电。

        孙思宏看了一下来客是陆似,眉宇间闪过一丝的厌恶。——其实凡是联邦现在这些旧贵族子弟,即使是从燃轮经济得到好处,也会对燃轮现在在全球中收取好处感觉到不忿。

        人治就是这样人走茶凉,孙思琼对陆似是非常礼遇,但是孙思宏却没有这种态度。当下对他仅仅只是能不能利用的功利性关系。

        当陆似出现时候,孙思宏脸上挂上了笑容:“阁下无事不登门,可是我货架越来越少。”

        陆似:“燃轮可以是卖家,可以是买家。”

        孙思宏顿了顿微笑中带着冷意:有些东西我们卖不得。

        ……

        二人说的是从铁龙脊那儿叛变的雇佣军。

        孙思宏身为这个世界既得利益阶层,看不上机械人偶,更不放心会叛变的机械人偶。用这个阶层他们的道德观来说,脑有反骨,如同养不熟的狼,应该早点处理掉。然而燃轮愿意对这只机械人偶支持。只要孙思宏给与认可,燃轮会训练这只机械人偶势力。

        可如此的话,孙思宏(心中炽怒)“燃轮其心可诛。”二十年前靠着联邦某些人的支持上位,现在公然支持联邦不同的政治势力,如今更是妄想训练机械人偶的反叛意识,分裂联邦居心昭显。

        孙思宏眼不瞎,他知道如果自己要答应,必然是在联邦内遗臭万年。但是不答应的话,自己的势力灭亡就在旦夕之间。为此,他在言语上义正言辞,行为上,打马虎眼,不小心,不上心。

        面对孙思宏的怀疑。陆似摇了摇头,进行了更详尽的解释:“机械人偶能不能独立,在我们内部是有很大争议的。我个人不赞成燃轮扶持机械人偶。但是最高政治决策已经下达了决定。”

        孙思宏皮笑肉不笑:“你们想亲自下场了是吗?”

        陆似盯着孙思宏:“机械人偶到底能不能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并不是我们纠结的事情,我们现在只在乎一件事,”他看着孙思宏:“战后秩序中,不允许有机械人偶这种现代奴隶。”

        孙思宏沉默了数秒后,问道:“说的详细一点。”

        陆似:“最坏的可能是,燃轮直接支持机械人偶。”

        孙思宏讽刺:“最坏?难道不是最期待。”

        陆似:“由我们直接支持的机械人偶,未来是否能和我们承担相同的发展责任,这是个未知数。燃轮不需要附庸。任何附庸在时代发展过程中,都会因为制度相对落后,渐渐成为主势力在竞争中的包袱。”

        【附属势力只会在短期内提供军事战略优势,但是在长期经济,科技无法参与竞争会变成包袱,英法第一代殖民地帝国,以及美国,都在科技大爆发的时候,被全球战略拖累,因为全球的小弟都在前沿领域,纯粹躺着靠老大。】

        孙思宏似乎明白了试着问道:“所以?”

        陆似:“机械人偶必须独立的参与战争,证明自己在未来是否有发展的资格。”

        ……

        浩洋板块西部,冰海峡谷中。

        该地区由于现在的全球暴雨,北方的坚冰顺着高地势而下,形成了一条缓慢流动的碎冰河流

        目前脱离铁龙脊的机械人偶集群就驻扎在这里。宙踏(大脑仅仅发育了七年的萌新)蹲在椅子上。

        目前宙踏的大脑完成了大学级别的学习,能实用部分高等数学,能用手势编程计算。算是神童。但是神童一般都是超前发育某个领域的知识,在某些方面却显得有些不正常,宙踏呢——就是显得非常大胆。

        目前机械人偶的驻扎区域这算不上绝对安全区,在几个月前经常有战机光顾,投掷炸弹,刚刚脱离控制的机械人偶经常出现被炸死的。

        为什么选这里,因为机械人偶比正常人要佛系,如果没有压迫力,整个机械人偶集团曾残留的社会性会迅速解散。对于所有机械人偶来说,这是最危亡的时候,退缩的话可以赢得几个月的宽恕。一旦政客们确定缴械后的机械人偶没有再度反抗的能力,一定会彻底清除永绝后患。

        嗯,孙思宏其实战时就想消灭变节的机械人偶,奈何宙踏选的这个位置战略位置非常关键,在完成防御和兵力部署后牢牢地嵌在前线,挡住了联邦东北方向迂回进攻的通道,孙思宏在将军们的劝说下不敢妄动。

        宙踏的战略眼光以及军事部署能力明显超过一般的机械人偶,并且性格显得颇为独立自主。如果说普通机械人偶是被驯化的,宙踏就一点没有驯化痕迹,路子非常野,关于宙踏的来历,其实的孙思宏集团对此有点怀疑。因为这胆大心细的风格和燃轮教育下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像了。

        刷的一声,孙思宏的投影出现。

        宙踏从的椅子上跳下来对他敬了一个礼——毕竟目前自己所在的机械人偶集团所在的兵团名义上率属于他。

        孙思宏一张死人脸看着宙踏,鼻腔中微微发出气。数分钟后,脸色扑克般地宣布命令:“再生军团,在8月3日在北方建立独立司令部,人事,经济自行解决。”简短地宣布完这个命令后,就直接离开了。

        宙踏关好投影通讯后,嗖的一下跳上了桌子,昂首挺胸的地道:“欧耶!天高任我飞,海阔由我跃。”大的战略地图出现宙踏背后。

        ……

        孙思宏刚刚的命令就几句话,其实是默许机械人偶在浩洋北部争取生存权。

        当然孙思宏可不是照顾晚辈的大哥哥。

        当下浩洋这些垄断科技集团已经败像显著。虽然孙思宏还有十三个基地,大约二十四万陆地载具,两百七十万军队。相较而言,北掠明这边兵力部署达到,六十八万陆地载具,六百七十八万部队。——差不多是柏林之战,德苏兵力的对比。

        孙思宏的部队在质量上落后,大量的陆地装甲载具普遍只有十五吨的重量,而在他周围的那些敌军陆地基础作战载具是36吨,而且还有大量昂贵的超级单位。更要命的是,这些兵团孙思琼只能指挥动三分之一,浩洋板块内部的资本势力见势不妙已经开始鼠首两端了。

        孙思宏做出的判断是专精,偏安一隅,为了执行好这个过程,会丢“香蕉皮”拖延时间。

        【人踩到香蕉皮固然会滑倒,但是香蕉皮则会被彻底踩扁。孙思宏想丢的这个香蕉皮,就是机械人偶变节者】

        宙踏所在的机械人偶军团在获取自主的许可后,首要面对的就是残酷战争。——自由?如果奴隶主会轻松给予,那自由还算的上宝贵吗?

        就算投降,八瓣花联邦正规军同样不会放过这只变节的机械人偶军团,因为——作为联邦币的抵押物,过于熊,不稳定,不服从社会需要的错物品,是需要销毁的。

        所以这样严峻的情况,宙踏不知道吗。

        ……

        孙思宏通讯结束后,巍山启的通讯响了。

        投影器上再次刷的一下出现了一个人,巍山启看着宙踏,深呼一口气说道,我听说孙思宏那边已经放开你们的限制了。

        【宙游现在一直是不知道巍山启熟悉自己来历】

        宙踏点头。

        巍山启:“整个神临板块的机械人偶会逐一送往你那儿。”

        宙踏手指了一下罗天,缓缓道:“罗天的我也要。”

        巍山启看了看宙踏带着机械手套的手指指向的区域,——明白宙踏是让这场斗争在整个北半球上飞扬。不过,巍山启并不乐观。

        巍山启:“一个阶级,族群的解放是漫长的过程。”

        宙踏睁大眼睛看着巍山启,在自己的印象中,巍山启有这么的温文尔雅吗?

        巍山启笑了笑:“我执着于心理,脑芯片,但是并不代表我冰冷。”说到这,他面色一黯然徐徐道:“有时候,冰冷只不过是为了保护。”

        宙踏跟随的点了点头。巍山启见状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呢,谨慎一些吧。”

        ……

        白鈦星上,在隆重的仪式中,两个环形山宫殿中内部庞大的虚拟运算世界被停止了。

        在虚拟运算内部,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天空陷入了灰暗,一个个村庄,人畜都抬头看着这个惊慌失措的场面,一个个金碧辉煌的门派势力也都飞到天空中看着这个煌煌的天劫,而丛林中的大妖怪,巨兽们则是惶惶出逃想要寻找庇护。

        在虚拟世界外的视角中,虚拟世界的人,牲畜,动物的大脑都在培养槽中收缩。——尘归尘,土归土。在构建的世界中威武屈,富贵淫不是生命智慧应有的姿态。

        宙游默默地等到这个过程结束,当所有大脑们全部平静后,金属的地下大厅中,暗蓝色变成了明亮无比。

        投影在宙游身边旁观的皎清恍然无措地自语道:“一切就这么结束了。”然后直挺挺地看着宙游:“你灭掉整个白鈦的人类。”

        宙游:“在宏观历史来看,一个族群不在于死了多少人,而在于活下来的人到底是什么姿态!接下来,白鈦要做很多事情,留下理性反思,丢掉情绪的包袱。其实,青草革命前,还是有一些人活着的,当选择虚拟世界开放这种最省事的方法,安抚矛盾,其实活着的人就不多了。”

        皎清呆立了数秒后,对着宙游斥责道:“你就是想斩断一切退路,让我们走你指的道路!”——气愤的说完了这句话,就轰然离开了。显然这是情绪的发泄,理性上根本不敢辩论。

        宙游默默地站立大厅中,

        这时候在前方战场,宙行通过矩阵信息链察觉到了主体中分自我的情绪,请求链接。

        在接入后,

        双意识融合的宙游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外貌上看自己依然是年轻的,但是不可否认,这个大脑自钟声文明风之星诞生起已经度过六十年了。自己不自觉的部分思维成熟了。

        宙游心情沉重的自审:“当知识和阅历完善,在救人上,我就也挑剔。”

        说到这缓缓摇头:“客观来说,不是什么人都能救得了,有的拯救,需要的代价太高昂了。”

        ……

        实质上,在此之前

        宙游也给了虚拟世界的人选择。只要里面的人主动开启末法时代,取消物质能量等级运算,那么宙游会给他们存在的世界增添自然法则多关联运算程序。为此宙游恳请了矩阵系统,申请一颗白矮星作为高仿现实世界的处理器,来帮助白鈦星虚拟世界的人恢复自然常识。

        但是,里面的“仙妖魔”不愿意,里面的凡人趋向于超凡,也不愿意理解更复杂的相互关联的武力规则。

        宙游无法导引,甚至链接虚拟世界后,发现自己很难理解缸中脑的思维。至于——变成缸中脑来理解然后再去救他们。嗯,劝人戒毒,是绝对不能以身试毒的。而宙踏那植入机械人偶用的碳基器官,已经是其他天体智慧眼里不可理喻自我亵渎了。

        数分钟后。

        宙游情绪平缓过来,摊了摊手自我平复到:“哎,作为顶梁柱,在情绪出问题的时候,是要扛着点,男子嘛,不能落泪的。”

  http://www.bsl800.com/xs/240349/502029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