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3章 邂逅

第3章 邂逅

        在一片窸窣声中,树林中的小动物们纷纷逃走了。

        它们看似慌不择路,向四面八方奔跑,却全都是在远离道路的方向,很快就消失在深林的阴影中。

        郊外的大道上越发安静,唯有微风吹过绿叶响起一片吟唱般的沙沙声。

        戴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悔恨中。

        在刚才那些强盗还没被烧干净的时候,她就该立刻走人,而不是像个傻瓜一样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完了全过程,才后知后觉到这是个多么可怕的角色。

        红发男人还面无表情地盯着她,闪耀的赤金色眼眸中光焰燃烧,凶戾的黑色竖瞳让他的眼神特别吓人。

        戴雅:“……”

        虽然这个人真的很帅,但她完全不想过去。

        假如她靠近过去,很大概率也会被那些火烧得尸骨无存,变成对方的回血药剂。

        少女艰难地咽了口气,“直接这样说话不行吗?虽然有点远,但你我应该都不耳背吧。”

        红发男人微微眯起眼睛,他没好气地抬起一只手,暗红的鳞片在手掌上簇生蔓延,五指悉数化作筋骨狰狞的利爪,爪间翻腾着漆黑的烈焰。

        一簇黑焰顿时化作疾如雷电的利箭,从戴雅的耳边激射而过,钉穿了她身后的树干。

        那棵树顷刻间被熊熊燃烧的黑火包围,不过几秒钟就化为乌有。

        戴雅:“……”

        她沉默地看着对方,只觉得自己命该如此,不过这脑残作者创造的脑残世界,也确实了无生趣,死就死吧,说不定还能回家。

        “你干什么那样看着我,我和那些强盗不是一伙的,我不欠你的。”

        少女冷笑一声,“还是你以为我怕死?我要是怕死早就去跪舔我那个未婚夫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来吧。”

        ——其实男主倒是没想过杀她,但是那种结局和死有什么区别,甚至比死还难受。

        戴雅以英勇就义的姿态闭上了眼睛。

        “你是不是有病?”红发男人也很烦躁,“如果老子想要你死,你还有说这些废话的机会?”

        ……也是哦。

        戴雅睁开眼,“那你要干什么?”

        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眸中的赤金色火焰黯淡了些许,似乎已经懒得生气了,“你过来,就当我欠你一次行吧?”

        两人僵持了十秒钟。

        “行。”

        戴雅知道自己也可以转身走人,但那样可能真就被一支黑火箭钉死了。

        她赌气一样走到对方面前,“你好啊,这位先生。”

        “我一点都不好。”

        红发男人很不给面子地说,这人身材高大,坐在地上也气势不减,他暴躁地抬起爪子,猛地攫住少女纤细的手腕,将后者拉近到自己身前。

        戴雅踉跄了一下,险些摔进对方怀里。

        男人瞥着少女手上的伤口,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他在对方莫名的眼神中扯掉了少女的外套,随手丢在一边后,攥住精巧的腕骨稍稍用力,“你别乱叫。”

        戴雅手边翻腾的红光猛然暴涨,本来若隐若现的剑气,此时变得汹涌澎湃,在白皙皮肤上蜿蜒的淡青色血脉里,也开始充盈着骇人的红光。

        她痛苦地闷哼一声,手心和五指都渗出点点血迹,“你在干——”

        下一秒,整条手臂传来无数道刺痛,血红光影翻涌,雪白的肌肤上爆出无数血花,狂烈的剑气冲破皮肤爆体而出!

        戴雅:“……”

        戴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疼死了啊!

        红发男人被她喊得脸色越发难看,“说了别乱叫。”

        戴雅的整个右臂都沉浸在难以想象的剧痛中,就好像有几百根被缝在肌肉里的针,此时悉数被扯了出来,先前白皙的手臂,瞬间变得千疮百孔。

        她疼得头晕目眩,鼻涕眼泪一起往外冒,而且这根本是不受控制的,“淦!”

        对方白了她一眼,“你肯定做不到。”

        戴雅恍恍惚惚地缓过来,正瞥见自己手臂上剑气翻腾,从体内源源不断地溢出。

        “你是怎么——”

        前身的阶位是九星剑士。

        在这个世界里,修炼出剑气的人就可以被称为剑者,是战士等级里的一阶。

        一旦剑气可以从体内发出,就可以晋升成剑士,这意味着二阶。

        然而,剑士要想让剑气出体,必须伴随着特定的剑技,在他们施展技能之外的时间里,不能或者很难保持剑气出体。

        假如能做到,譬如说在手边缠绕这种状态,那么就意味着已经进入了三阶的门槛。

        因此那些劫匪才会确定她是剑师。

        不过,戴雅还不能完美控制自己的剑气,尤其是现在,被对方用了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刺激导致剑气出体,整条手臂都快废了!

        红发男人一手紧扣着女孩纤巧的腕骨,手爪间冰冷的暗红鳞片吸纳了剑气,隐隐闪烁起诡秘的流光,光芒向上流转,在肌肉坚如磐石的臂膀上缠绕,然后悄无声息没入强健的身躯。

        听到对方的问题,他不屑地哼了一声,“是你太废物,连自己的力量都不会控制。”

        戴雅心中涌出无数脏字,“……”

        她泪眼模糊地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臂,剑气飞速汇聚向两人皮肤相接的地方,无数道血红的光晕从那些伤孔中跃出,身体仿佛迅速被掏空。

        然后,她眼前一黑,终于晕了过去。

        “……”

        在她昏迷不久后,空中倏然落下一道灿烂的白色传送光柱。

        几个人影从中闪出。

        他们的面容靓丽耀眼,黑银红金发色各异,身上的穿着十分华美,衣袍上的系带和镶边都流淌着光芒,更别提那些斑斓的宝石和闪耀的彩钻,缀在缠绕发丝的金圈银环上,那些本该叮当作响的繁复饰品,在他们行动间却是寂寂无声。

        这些人头顶有着各色犄角,有的尖锐有的钝圆,向内或向外弯曲,上面的横嵴花纹也各有区别。

        充沛的魔力在他们周身洋溢,方圆数十里的元素精灵奔腾而来,却停留在这群人外的某个地点,再不敢向前一步,倘若有某个法师经过,会发现它们几乎汇聚成一圈彩色的壁障。

        这些人看到眼前的场景大吃一惊,同时也跪倒在地上。

        “冕下,这——”

        红发男人适时松开了手,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昏厥的少女,脸色阴晴不定,“我输了。”

        说出这句话,他又暴躁起来,“假仁假义虚伪无耻的混蛋,还好意思整天摆出一副恶心的嘴脸,没想到这么能打,我他妈——”

        在场的人中,唯有他衣衫褴褛毫无饰物,然而惊人的气场却并未被压倒半分。

        跪在地上的两男两女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主人辱骂的是谁,因此也不敢插嘴,只能保持沉默,却在对方说起这场战斗时面露惊骇。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疑惑地询问。

        “……这个人类?”

        “你们怎么不早点来?”

        红发男人低头俯视着地上昏睡的小姑娘,“那个贱人打断了我的腿,还把我困在这该死的肉虫形态里……”

        另外几人立刻明白了,“您用这个人类的力量疗伤了?”

        “她是无属性剑气,可惜太少了,没什么用,我得回去睡一觉。”

        ——话是这么说。

        他心里想着,这点力量虽然微弱,却足够自己暂时站起来,否则还要被手下扶着回去,那也太丢脸了。

        不过,也不是任何一个人类都能有这样的剑气,或者说,也不是任何人的剑气都能为他治疗。

        红发男人若有所思地收回视线。

        “我欠她一次。”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戴雅恍恍惚惚地醒来。

        ——混蛋!

        即使长得帅也不能原谅他,她龇牙咧嘴地想着,刚才苏醒的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这场穿越只是梦境。

        可惜,刚才那个红发男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躺在草地上,手臂的血止住了,然而伤痕密集还隐隐作痛,体内的剑气之前都被抽空了,现在恢复了少许,感觉仍然有些乏力。

        不过——

        戴雅爬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草屑,随手一挥,整条右臂顿时笼罩了腥红的剑气,只是又一阵疼痛,血液不断从伤口里涌出。

        她连忙收回了剑气。

        之前只能做到手部剑气出体,现在好像已经能扩展到手臂了?

        戴雅望着自己的手陷入了沉思。

        要回城吗?

        不,她一点都不想看见那些讽刺的眼神,也不想听见满是嘲笑意味的话语,更不愿被家族逼着去见男主——他们是脑残吗?在出了那种事故后还要上门?

        原著里男主回到玛瑞,是想将父母妹妹接去帝都居住,没想到那一天恰好碰到大佬互殴。

        ——没错,刚才天上风云变幻威压爆炸,就是两个大佬打架而造成的。

        整个玛瑞遭受了无妄之灾,楼房倾塌街道陷落,因此增添了不少伤者,而且,在地震刚开始的时候,男主的母亲就意外被石头砸伤。

        叶辰见多识广,瞧出这天灾般的祸患实乃人为。

        他悲愤中咬牙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两个不顾凡人死活的罪魁祸首,让他们付出代价。

        至于这两个大佬究竟是谁——

        答案大概在小说的后半部分。

        哪怕购买了全文,戴雅也只看到原著里同名女配沦为奴隶,再往后的剧情她都是粗略速读,还频繁跳章,只是大致知道结局和部分主线。

        这也导致她错过了前面很多伏笔的解谜,以及大半个主线的故事走向,大概还对很多重要角色都一无所知。

        而且,如果男主的母亲在事故中受伤,他大概连怼人的心情都没有了,当然会对主动找来的前未婚妻拒之门外。

        戴雅只犹豫了一秒,就捡起自己的外套穿上——谢天谢地那混蛋扒掉了自己的外衣,虽然这话有点奇怪,但如果当时没脱掉,说不定袖子都会被剑气弄破,那现在的姿态就太狼狈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朝着与玛瑞相反的方向走去。

        玛瑞郊外的道路四通八达,连接周边数十个小城镇,这些地方都归属于玛瑞辖区,领主也是只有骑士爵位的低级贵族。

        半小时后,她走进一座安静的小镇。

        这里没怎么受影响,只有几座木棚在地震中塌了,楼房基本上都完好无损,少数的士兵和村民在忙碌。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阳光黯淡下来,细雨从灰蒙蒙的天幕中洒落,环绕小镇的清澈河流里涟漪圈圈,街道和小广场上的人来去匆匆,似乎是急着归家了。

        “大姐姐,你买伞吗?”

        戴雅心情郁闷地走着,本来想找个酒馆进去吃点东西,一个抱着几把花伞的小姑娘走过来,小心翼翼地拉住她。

        小女孩似乎只有六七岁,身上穿着打了补丁的棉布裙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过来。

        这样的小雨并不真的需要打伞,不过,戴雅还是摸了摸外套口袋,“……多少钱呢?”

        小姑娘的眼睛亮了起来,“十个铜币!”

        作者设定很方便代入,这世界最主要的流通货币,金银铜三种以百进制,一个铜币大概等于现实中的一元,一个金币就相当于一万元。

        戴家作为整个玛瑞最大的战士世家,玛瑞城子爵的夫人还是戴家家主的妹妹,纵然戴家没有爵位,也绝对不缺钱,甚至比许多低级贵族都要富裕。

        哪怕前身深居简出沉迷修炼,不会像是别的小姑娘一样经常逛街购物,戴雅身上的钱袋里也依然装了几枚金币和一堆银币,还有用于储存钱币的魔晶卡——

        不过没有铜币。

        她一边怀念着二维码和支X宝,一边掏出枚银币塞给小姑娘,“不用找了。”

        小女孩拿着银币开开心心地道谢跑了。

        戴雅打开了纸伞,漫无目的地在雨中散步。

        匆忙经过的路人偶尔会投来惊艳的一瞥,在盛开着鲜艳葵百合的纸伞下,少女容貌清甜精致,鸦黑发丝被雨水沾湿,薄唇红如蔷薇花瓣,眼神忧郁又失落。

        有几个年轻的男孩看得眼都直了,甚至不小心撞到了路边的树上,他们红着脸转过头去,急匆匆地跑了。

        戴雅:“……”

        她的心情渐渐转好了。

        这里的人并不认识她,他们也不会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态度,去说那些糟心的话,去评价和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和事。

        戴雅沿着河畔漫步,一侧是潺潺流淌的碧蓝河水,水中飘落着碎叶和残破的花瓣,一侧是平整的青石板路,路边有几座木制长椅。

        “……”

        她忽然停住了。

        前方有个金发男人倚在长椅上,脸上还盖着本书,似乎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多么美好的邂逅(并不

        ——

        谢谢凛月祭、小丹  的地雷~

        谢谢褰裳  70瓶;倾诉佳人  40瓶;萘柚、沧海沉年  20瓶;扇子君。、九十九丸子  10瓶;大橘为重  5瓶;19233624  3瓶;你加更的样子真美  1瓶的营养液~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31558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