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3章 针锋

第13章 针锋

        “你们看到了吗?”

        短暂的沉寂之后,有人虚掩着嘴尖叫出声。

        “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么快的速度——难道他真的进阶大剑师了?”

        公会大厅里的吃瓜群众们沉浸在震惊中,他们刚才还在为事情扑朔迷离的发展感到茫然,下一刻叶辰的身影原地消失,又鬼魅般出现在戴雅的旁边。

        那速度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在场的观众里除了玛瑞城和周边辖区的居民,还有那些来自各个学院的招生人员,两个天才主角的恩怨情仇、还有来自帝国四大剑师家族的大贵族小姐。

        这些足以调动起他们的八卦之心。

        不过,哪怕是有几位大剑师在场,他们都没看出叶辰刚才的动作是怎么回事——

        他们对视一眼,心中涌起些许寒意。

        戴雅却非常冷静,说完了那句足以让人爆炸的回答之后,还毫无波澜地站在原地。

        她知道,叶辰的速度并不是因为他的剑气或者体质。

        作为男主,魔武双修的光环之下,作者还给他加了一个极为罕见的魔法天赋。

        空间魔法。

        有这种天赋的人少之又少,凤毛麟角都不足以形容。

        在空间魔法中,短距离瞬移只是一种比较普通的低阶魔法,以男主这样的绝佳天赋,几个月的练习就能完美掌握,后来又逐渐能做到默咒瞬发——

        叶辰没有刻意隐瞒空间魔法天赋,毕竟在祈愿塔的魔法之塔里,有这天赋的人纵然很少,却也不至于找不出来,再加上他还要学习更多的魔法,要向导师请教问题,自然不能藏着掖着。

        只是,祈愿塔之外并没有多少人听闻罢了。

        戴雅知道这件事,因此没有感到很诧异,也不会害怕。

        在场的许多人反而对她高看一眼,认为她要么太有城府喜怒不形于色,要么就是也有什么隐藏的高深实力,因此见到这一幕也毫无俱意。

        “……也对。”

        出乎意料的是,叶辰摇了摇头,松开掌中略显纤细的手腕。

        “我如今哪里比得上你的那位大祭司阁下呢,他在哪里任职,帝都总殿?圣城?大概还是贵族出身吧?”

        戴雅讽刺地送了他一个白眼。

        “我理解,”他似笑非笑地说着,眼中浮现出些许了然,“像你这种人,自然只看得上强者,或是能为你和你的家族带来利益的人,哼,大部分女人也都是这样吧——”

        “不,你一点都不理解。”

        戴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不会因为生而无法改变的东西瞧不起任何人,种族,长相,家世,或者修炼的天赋,我想和你解除婚约的理由,已经说得相当明白了,你我不喜欢彼此——我不喜欢你,这个我自己心里清楚,你和凌曦在一起了,显然你也不喜欢我。我不会也不想指责你违背婚约,在我看来这样束缚两个人的契约本来就毫无意义,更何况我们互相没好感,难道解除婚约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叶辰愣了一下。

        他从小受到欺辱讥笑,全都是因为自己家境困难的平民身份、无能的修炼天赋,后来彻底翻身,也不过是因为他有了钱和人脉、还有了绝佳的天赋和力量。

        因此,某些想法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

        更别说,他接触到的世界里,许多人都赞同着一个强大的男人理应拥有很多女人的观念,哪怕帝国法律是一夫一妻制,但那也是为了减少遗产和继承权纠纷,还有很多人都不被这种规则束缚。

        甚至是他的父母,也曾隐约提到过,叶灵儿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对他有些异于兄妹的感情,他们隐晦地告诉他,要处理灵儿和凌曦之间的关系,让她们好好相处。

        所以他从来没想过,这女人竟然会因为凌曦的存在而提出解除婚约。

        ——这恐怕也只是借口吧。

        他觉得戴雅只是在嫉妒。

        嫉妒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而且还比她要更优秀,仅此而已。

        不过,叶辰忽然又想起对方那个大祭司情人,之前与凌曦聊天时,后者曾经说起迷雾森林出现恶魔行踪,后来许多高阶圣职者失散,可能被传送到了任何地方。

        也就是说,戴雅可能真的偶遇过一个高阶圣职者。

        至于其他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

        叶辰讽刺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暗指对方言不由衷,“那位大祭司阁下,他难道就只有你一个?”

        “哦,我确实还不知道他是否同时和两个人交往,或者做过什么其他令我感到不适的事。”

        戴雅说着大实话,因为她几乎对诺兰一无所知,“但假如他这么做了,我也会离他远远的,至于你,你拒绝在那张纸上签名,叶辰,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

        其实戴雅知道,他就是想亲手把休书扔到自己的脸上,但是她当然不会说出来。

        “但是你的做法对凌曦小姐和我,都非常非常不尊重,你的这种行为让我感到恶心。”

        戴雅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回过头看了一眼神情晦暗不明的凌曦。

        凌曦正低头咬着嘴唇,注意到她的视线,也抬起头,强撑着投来不屑的目光,“你看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挑拨离间吗,我相信……”

        这位公爵小姐走上前来,抓住了叶辰的手臂,犹豫了一下,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

        戴雅:“……”

        想起原著某些剧情,她的心情很复杂。

        ——凌家声名显赫,只是除了凌曦之外,这家族里的大部分人,后来都变成了反派角色,甚至凌曦的两个兄长都死于叶辰剑下。

        即使如此,她也无怨无悔地与男主在一起。

        戴雅扯了扯嘴角,“你是否在乎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又不认识你,就算你当场自杀我也不会拦着。”

        三观不同,无话可说。

        她扭头继续向楼上走去。

        “戴雅。”

        叶辰握住了凌曦的手,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看着阶梯上少女的背影,沉声开口:“你敢接受和我的决斗吗?”

        戴雅:……啧。

        原著里就是这么一场战斗,彻底毁掉了这个角色的人生。

        “我不怕你,也不怕战斗,但是——”

        少女扶着栏杆回身俯瞰,透着蓝灰的深色眼眸中一片冷静,“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决斗?”

        “无冤无仇?”

        叶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俊美的脸容上出现一丝讽刺的笑意,“你还敢说无冤无仇,你戴家当年——”

        “曾经去你家杀人放火?还是抢夺了你家的财物、亦或者说脏字辱骂过你一句吗?”

        戴雅不等他说完就抢着开口,“都没有吧?至于我父亲和你爸妈有什么口角,或者说是他想让你我解除婚约,假如这就算是有了冤仇,那么天底下分手的情侣、解除婚约的未婚夫妻和离婚的夫妻,还有那些发生争吵的人,就都有需要决斗的血海深仇了吗?如果这样,神迹大陆上一天要发生多少次决斗?”

        公会大厅里寂静了一瞬。

        有人轻轻吸了口气,“这小姑娘我见过几次,她之前来公会测试的时候,都不声不响的,没想到这么牙尖嘴利!”

        周围的人都心有戚戚。

        人群中的叶灵儿默默捂上了眼睛:“……”

        她昨夜还告诫叶辰,假如遇上戴雅,要么直接动手,要么就当没这个人,千万不要和她理论这些有的没的,尤其还是在大庭广众的场合——

        可惜叶辰一点都没听进去。

        叶辰不觉得一个涉世未深、整天在家闭门修炼到小姑娘,还能说出什么让人下不了台的话。

        最多就是一些逻辑混乱的指责、或是带着高傲意味的辩解求和,他几句话就能把她说得掉眼泪。

        现在,他既没法指责对方背信弃义随意毁诺、也没法要求一场光明正大的战斗去打败她,反而弄得自己有些狼狈。

        “而且,你想说我戴家当年如何?两年前,我父亲送了你们家三箱金币,一箱低级洗髓灵石,三把银器剑,两张中低阶魔兽血契卷轴,还有一本玄阶的剑气秘典。”

        在三箱金币之后,戴雅每说一样东西,公会大厅里几乎都会响起一阵惊呼。

        改善体质的洗髓灵石,哪怕是低级,一箱就足以让那些难以突破的人进境剑士、魔兽血契卷轴——能强行使魔兽屈服于契约,成为与人有血契的伙伴,对于那些实力不济的人来说,这几乎是唯一能得到魔兽的途径。

        银器兵刃这种只在拍卖会里出现、而且价值高昂的东西,公会大厅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眼红,因为他们手里大都是铁器和铜器,上品铜器都算罕见了。

        至于秘典——

        这才是最让人动心的礼物。

        剑气秘典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阶,每个等阶有上中下三个品级,市面上能买到的全都是黄阶下品,上品的黄阶秘典就已经价值千金,而且几乎没有市场,除非是一些没落贵族想要换钱的时候,才会将它们出手。

        玄阶秘典更是都被藏在世家和贵族们手中,如果没有这样的出身,那就必须进入优秀的战士学院,才有机会接触到。

        在场的人一边倒吸冷气一边感慨戴家的财富,不过作为一个普通的世家,拥有这些东西确实也算正常,也比不了那些大贵族。

        然而即使人们知道这一点,看着自己手里的垃圾武器,想想自己修炼的黄阶秘典——

        许多人在心里默默爆了粗口。

        戴雅对大家的反应相当满意,“你是不是觉得他送的东西太少,所以才退了回去?”

        叶辰:“…………”

        妈的。

        两年前戴扬上门退婚,还如同施舍乞丐一般带了这些东西,那样盛气凌人的态度、并不粗鲁却十分刺耳的话语,自然让他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但是,此时此刻,公会大厅里吃瓜群众们指责的目光,羡慕嫉妒恨的声音,他知道假如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恐怕没人能理解他。

        “哼,”凌曦浑然不觉,“就凭这些吗,你们这帮没见识的穷——”

        叶辰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如果今天两人的谈话是在帝都,像是凌曦这样大贵族出身的人们,都会觉得那些东西不过是地摊货级别而不以为然。

        可惜,他们是在玛瑞。

        玛瑞只是新月帝国西部一个普通的城市罢了,连要塞都算不上,领主也只是个子爵。

        戴雅向他摊开手,“你要是觉得这些不够,那我们也没办法呀,毕竟我们也拿不出更多了。”

        她何尝不知道这是在玛瑞,假如今天是在帝都,那她也会换个方向攻击对方,毕竟在大庭广众下吵架,本来就要去考虑观众们的身份差异。

        譬如说,男主那种作为强者理应左拥右抱的想法,在许多普通人眼中也是作风糟糕私生活混乱的表现。

        “戴家做到这个份上也可以了……”

        “是啊,这小子有了凌公爵的女儿还不满足,现在也不退婚,难道让人家公爵小姐当情妇吗?可见人品不怎么样……”

        “啧,我还以为是什么英雄人物,贫民就是贫民,再有本事也改不了骨子里的毛病……”

        “怪不得我爸爸之前还说,住在下城区的那些人,都是些偷抢嫖赌的贱民——”

        叶辰:“……”

        他听到某些话,猛地攥紧了双手,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怒意。

        戴雅歪头看着他,满眼幸灾乐祸。

        纵然少部分人会认同那什么“强者见一个爱一个也无所谓”的屁话——别侮辱这个字眼了,那他妈根本不是真正的爱情好吗?

        但是大部分淳朴的人民群众,遵守规则生活的人,却还是会谴责这种行为,而且很容易就会变成人身攻击。

        下一秒,她就感到了对方身上若有实质的杀气,甚至有种似有似无的压力扑面而来。

        戴雅心中一凛,负在身后的双手悄然凝聚剑气,暖融融的剑气在四肢百骸间奔流,很快汇聚向手掌,只差一线就会冲破出来。

        “你还有什么话吗?”

        半晌,面容英俊的青年倾身靠近。

        “你这张嘴——”

        他眼中的怒火消退,反而闪烁起诡谲的笑意,杀气更是无影无踪。

        叶辰抬起手,幽深的眼眸一片暗沉,他的目光在少女脸上逡巡下落,凝视着那宛如粉红蔷薇花瓣的薄唇。

        “倒是很能说。”

        “你过奖了。”

        戴雅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缓慢又嫌弃地推开他的手,剑气只差毫厘就会溢出指尖,“不是我能说,本来我就占理而已。”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31558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