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5章 启程

第15章 启程

        戴家父女离开之后,房间里寂静了一瞬。

        从帝都遥遥赶来的招生人员们,全都是来自剑之塔的天才战士,他们在毕业后选择为学院工作,这也是一份相当荣耀而且体面的差事。

        他们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天才,刚才走的这一位虽然算是个中翘楚,但也没有优秀到空前绝后的地步。

        纳兰彤轻盈地从沙发上起身,“我可没有说谎。”

        另外几个工作人员似乎和她都很熟,他们对视一眼,有个人想到了关键。

        “能在特定时刻强度越级的剑气?”

        她微微颔首,“这通常都有代价,类似的秘典很罕见,不过我刚才想起来,戴家家主已逝的妻子似乎是来自……”

        ……

        一回到府邸,戴雅立刻就被便宜父亲一顿痛骂。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戴扬看上去十分愤怒,“你知不知道纳兰彤是什么人?!我还以为你总算是长大了……没想到还是这么不知分寸!今天倘若她要杀你,你以为我护得住你?!”

        戴雅:“我以为你会拍手称快。”

        戴家家主冷冷地看着她,“我养了你十五年,不是为了得到一具尸体。”

        戴雅:“……”

        她总觉得这话听着有点诡异。

        “纳兰家也是四大剑师家族之一,她的哥哥纳兰殷是剑皇,不到百岁的剑皇,十阶战士,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戴雅死鱼眼:“一剑轰碎整个玛瑞城并且鸡犬不留?”

        “你知道就好,”戴扬声音冰冷地说着,接着又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关于他的私生活,有许多轶事传闻,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他连种族都不顾忌,更遑论出身。”

        戴雅:“……”

        你是想拉皮条还是怎么着?

        纳兰彤的哥哥也是原著里的反派之一,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类型,只是想要和叶灵儿出去约会,在舞会上也曾经向她邀舞、后来更是向她求婚——这个过程里并没有做出任何强迫对方意愿的事。

        不过,对于男主而言,这些已经足够让他把对方弄死一百次了。

        “总之,”戴扬用犀利的眼神看她:“你马上就要去帝都了,那里可不是玛瑞,有太多你根本惹不起的人。”

        戴雅敷衍地点点头。

        “……不过帝都的人基本上都不知道你是谁。”

        下一秒,便宜父亲将象征着录取通知的魔法校徽拍在了桌上。

        “今天只是初测,等你进入剑之塔以后,还有第二次测试,可能还要展示剑技——以实战的形式。”

        戴雅默不作声地听着。

        这家伙只字不提换秘典修炼的事,也不询问祈愿塔的人,为什么那个秘典的修炼会折损寿命——那是前身母亲留下的东西,并不属于戴家,但是他显然知道会有什么问题。

        原著其实并没有认真提及“戴雅”修炼了什么秘典。

        但她确实在剑之塔学习,说不定真的废去了曾经的剑气,换了更加安全无害的。

        毕竟剑之塔里也有不少提供给学生的天阶秘典,戴雅修炼的秘典只是天阶下品,倘若能得到中品或者上品,那是完全不同的效果,更何况她现在修炼的靠流血增加伤害的秘典,似乎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想换掉。

        叶辰那种类似吸星**的剑气,专门吸收融合别人的剑气,什么天阶上品中品照收不误。

        再说,纳兰彤说的大概是实话,但她真没有别的用意吗?

        “明天早晨安排人手送你去帝都。”

        戴雅正在思索着,忽然听到便宜父亲的声音,顿时摇头,“我今天就要走。”

        便宜父亲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只以为她是被之前的事激怒了,“现在安排人已经晚了……不过,有一队佣兵护送的队伍前往帝都,你要是能跟着他们也可以。”

        戴雅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原著里,戴家前往帝都的车队,遭到一伙强盗的打劫,双方打得难解难分,叶辰从旁边经过,他按上面具救了“戴雅”。

        也并非是出于好心,毕竟他从来不希望她死掉,死了还怎样报仇去折辱她呢?

        戴雅想到原著里“自己”被救下后还芳心萌动,就感觉一阵恶寒。

        “佣兵们熟悉道路,抄近道应该能少坐两天马车吧。”

        “他们确实会更快,现在还在酒馆休息,待会儿就要启程了,玛瑞是他们歇息的最后一站,你可以准备了。”

        说完,戴扬丢下一个有着金线刺绣的精美织锦袋子,转身离开了。

        金属钱币隔着布料与桌面闷声撞击。

        戴雅打开袋口,发现里面赫然是几十枚流光溢彩的紫金币。

        ——这种货币极为罕见,通常都是在大宗珍稀货物交易或是大贵族们参与的拍卖会上出现,因为一枚紫金币就相当于一百金币,换算成她熟悉的钱就是一百万。

        “你要走了吗?”

        戴岩走进大厅的时候,戴雅正在端详那个校徽。

        准确地说,那仿佛是一座缩小的剑之塔,漆黑冰凉的黑曜石上氤氲着魔法气息。

        在接触到她的手掌时,缓慢地融入到皮肤血肉之中。

        戴雅:“……”

        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便宜弟弟,发现对方也惊悚地看到了刚才那一幕,脸色苍白了一瞬,恢复过来后眼含嫉恨:“那是剑之塔,你被录取了。”

        是啊,毕竟我是那个要被男主打脸的女配,如果弱得连这学院都进不去,那也太没意思了。

        再说她只是拿到一个预录取而已。

        “这也值得你重复一遍吗?”

        “你,你!”

        戴岩似乎被她的态度激怒了,“你永远是这样,无论什么事,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凭什么你就能得到这一切?但你还那么贪心——你为什么就不能去讨好叶辰呢!你真自私!父亲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这一串指责简直语无伦次毫无逻辑可言。

        “我知道这些话是你那个母亲说的,但是——”

        戴雅其实很想一拳把他砸飞到外面,不过想想自己很快就走了,还不如让他更难受一点,就当是为前身出口恶气。

        对于面前这个脑残,她不想再说一遍自己有大祭司情人的谎话了

        “我得到了什么?”

        戴雅很稀奇地看着他,“从一开始就没人问过我的意见,是父亲给我退婚,也是他让我去跪舔叶辰,你要是觉得这些都没问题,要不咱俩换换,你去勾搭那些贵族小姐、或者叶辰的妹妹?当然,你如果更喜欢男的、想去找叶辰本人我也没意见。”

        当然,叶辰肯定有意见,但是关我屁事。

        戴岩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显然他还不知道那天议事厅里发生过类似这样的对话,“我喜欢女人!”

        他停顿了一下,更加恼羞成怒地说:“而且我是男的!我才不需要去勾引别人!”

        “哦,那你需要做什么?在家里专心修炼?还是学学怎么经营家族生意?”

        戴雅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修炼的怎么样?完全比不上十一岁时候的我。你了解我们家的地产田产都在哪里、每年进项的数字吗?你不知道,你根本不了解自己的钱都是哪来的,更别提再去赚钱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知道抱怨命运不公平,你说你是不是废物?”

        戴岩很少和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说话。

        他讨厌又畏惧着戴雅,如今也是看她快要走了,父亲似乎又改主意不让她和叶辰在一起——那个人变厉害了,万一因为这事而报复他们家怎么办?为什么戴雅这么自私呢?!

        他从小被母亲千娇万宠着,纵然畏惧父亲,但是戴扬也没有打过他,如今说不过对方,心里委屈又难受,想要打人又不敢,气得双眼发红。

        “你老老实实去嫁给叶辰就够了!叶辰和公爵小姐在一起了,以后肯定也会是贵族,你当他的情妇,攀上那样的人对我们全家都有好处不是吗?!”

        “……嫁给叶辰,当情妇,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戴雅幽幽地说,“总之就是希望我当不成继承人,然后你这个废物就能不劳而获地得到一切,还不用害怕他报复我们了,对吧?”

        话音未落,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已经回荡在议事厅里。

        “今天我过得很不好,一直忍到现在,你真不该撞上来。”

        戴岩连话都没来得及说,直接被抽飞出去,摔在了大厅的门口。

        他的脸上浮现出几道狰狞的血痕,整个左脸都在慢慢肿起,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疼得眼泪鼻涕直流。

        “你做了什么?!”

        王菡尖叫着跑上台阶,扶起惨不忍睹的儿子,泪水滚滚落下,想要触碰伤口又不敢。

        过去,戴岩在庭院里玩耍,手指被花藤擦破,她就恳求丈夫打死了一个佣人,如今看到这么一张面目扭曲的脸容,她几乎要当场昏厥了。

        “他还是个孩子!你为什么要和他计较?!”

        戴雅慢慢悠悠拎起自己的金币,指尖闪烁着的血红剑气光点逐渐湮灭。

        “还是个孩子就知道让姐姐卖身换取好处,你真是教育有方啊。”

        “你——”

        “再说,我也没成年,我也是个孩子,想打就打了,你为什么要和我计较?”

        “……”

        这场闹剧以她离开戴家的府邸而告终。

        戴雅简单收拾了行李,剩下的衣裙和首饰、以及一些书籍,以及各种方便快捷的治疗卷轴,悉数被打包进一个个青铜箱子,十几只箱子堆满了一个马车。

        在一旁观看的佣兵们却完全不觉得奇怪,甚至最后还问这是否是全部——大概是见惯了类似的场景。

        这支前往帝都的佣兵队伍途径玛瑞,他们护送着一些颇为富裕的、来自帝国西境的旅客,还有几个商人。

        这些人都不是本地的居民,因此,在戴雅加入时,并没有谁对她投以奇怪的注视。

        他们昨夜在城里歇过,今天中午重新启程。

        戴雅窝在自家提供的马车里安静地看地图。

        数十辆马车浩浩荡荡驶出玛瑞,她也未曾掀开车帘去注视远去的城市,只是继续盯着膝头摊开的新月帝国西部地图,这张兽皮绘制的地图上详细记载了每个城镇甚至小村庄的位置。

        车队穿过玛瑞东郊漫长的道路,驶入了黄昏笼罩的葱茏森林。

        戴雅听见有人敲了自己的马车车窗。

        她掀开帘子,一个满脸忧心的佣兵在外面,有些歉意地问道:“一个森林精灵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但她没有马车……她看上去和你差不多大,也许你愿意让她在你的车里歇一会儿?”

        其实吧,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森林精灵,少说也有二百岁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佣兵继续说:“抱歉,我只是问一下,我们也可以分给她一匹马。”

        高等自然精灵们寿命漫长、而且体质极佳,几乎都可以成为优秀的战士和法师,在马上风餐露宿也不在话下。

        不过,那大概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因此让这个佣兵于心不忍?

        “没问题,但是,”戴雅随手在纸张里插了一个书签,“你可以说,我还没见过木精灵,对他们一直很仰慕,所以想冒昧与她聊一会儿,用这理由邀请那位小姐过来。”

        佣兵愣了一下,接着恍然大悟,向她比了个大拇指。

        戴雅合上书。

        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某个头顶长角的红发混蛋以外,还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其他种族,她确实对精灵们有些好奇。

        马车前方的帘幕被风吹卷而起。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跃入车里,在对面规规矩矩地坐好,顺便整理了一下裙摆上的褶皱:“……”

        窗外暖红的晚霞倾泻入车中,森林精灵扬起初雪般清隽的脸庞,浓黑如墨的发辫在风中漾起,细碎的刘海下,隐约露出额头上蔓生的碧色藤蔓刺青。

        精灵们有着微微向外生长的尖耳,耳廓长于人类许多,却显得非常可爱,顶端又不过分尖锐,反而是一个稍显圆润的尖角,那层薄薄的皮肤下透出发亮的软骨,耳朵还会小幅度一颤一颤微微晃动。

        戴雅呆滞地看着对方的耳朵,险些几乎控制不住罪恶的手了,“你好。”

        后者抿着嘴,神情还透露着一点不安和局促,似乎在为某件事感到纠结。

        年轻的精灵穿了一件漆黑的双排扣皮质短外套,黑色百褶短裙和长及小腿的皮靴,越发显得腰细腿长。

        “抱歉……我刚才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其实不是一位小姐。”

        少年的声音清越明朗,像是初春的风吹过融雪的河流,带着满满的生机和活力。

        “还有,”他迟疑了一下,大概是在思索为什么对面的姑娘一直盯着他看个不停,“我出门的衣服在兽潮里毁掉了,这些是我在途径村庄的居民手里买来的,是不是不太合身?”

        戴雅连忙摇头,“不,你为什么要道歉,我觉得你非常可爱,你的裙子也是。”

        “真的吗?你是第一个夸我的人类。”

        精灵少年露出笑容,“谢谢,我叫青樾,来自静语森林。”

        静语森林在翡翠王国的腹地,是木精灵王族的居住地,但是并非所有定居在那里的精灵都是王族,也有许多贵族或者实力不错的普通精灵。

        其实,他应该至少再说一说自己是法师还是战士——

        高等自然精灵们,无论是森林精灵还是草原精灵,熔岩精灵或雪山精灵等等,一定都有修炼剑气或者魔法,亦或二者皆有。

        极少部分人也会选择成为圣职者,但是,即便不刻意修炼,他们天生也能掌握一些魔法,绝对没有毫无战斗力的存在。

        不过,青樾没有提到这个,可能是他不太熟悉这些环节,也可能他就是不想说。

        戴雅倒是不这么觉得,因为对方看上去就有点社交苦手。

        她也就只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你也要去帝都吗?”

        “是啊,”精灵少年用力点了点头,“我去找我的姐姐,她在帝都学习。””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揍脑残很爽,但我还是需要可爱的反派角色来洗洗眼睛(

        马上开新地图,想看的兰兰的可以倒计时了x

        ——

        感谢在2019-12-29  17:03:43~2020-01-02  14:44: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谢谢迷路每颗、我爱煲仔饭、laurel、赤瑊、巳也、蝈小龟  的地雷~

        谢谢脑浆炸裂学渣  50瓶;AIMO  33瓶;彤彤彤彤彤、未开海棠  20瓶;卿尘  14瓶;夜绝殇、安素叶、咸鱼、锦瑟弦、未央丿繁华、爱上你哦、猫主子、Lucifer、南城zfj、哈哈哈  10瓶;江生余我、君住长江尾  7瓶;天保九如苏沐秋、阿梨与猫、蓝夜  5瓶;23491181  3瓶;舞夜玄、朱褚  2瓶;蜜桃雪山、令尹、迷路每颗  1瓶的营养液~

        感谢在2019-12-31  18:21:34~2020-01-02  14:4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aurel、赤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脑浆炸裂学渣  50瓶;AIMO  33瓶;锦瑟弦、安素叶、未央丿繁华  10瓶;阿梨与猫  5瓶;23491181  3瓶;舞夜玄  2瓶;蜜桃雪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3155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