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剑之塔。

        戴雅看着眼前的一堆年轻人:“这个前提是我依然想在这里学习,  如果我不在这里呆下去了,  没有人会抓着我,非要废掉我的剑气吧?”

        她面前的引导者们面面相觑,然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几个男孩倒是有些可惜地看着她,不过他们大致也能猜到其中有什么问题,想想也就释然了——何必要修炼那种要命又痛苦的剑气呢?

        “毕竟她们大部分修炼包括来这里学习,  就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找个更厉害的男人嫁了。”

        “的确是,不过这位恐怕已经有目标了。”

        “她倒是不再需要镀金了,看看她那张脸吧。”

        “真是个乡巴佬。”

        周玲满眼嘲弄,  “重修很麻烦,  清洗剑气必须有你的配合才能做到,没有人能强行废掉你的剑气,在你不同意的前提下。不过,  那样你就真的需要从这里滚出去了,  毕竟如果你通不过测试,就说明你的剑气——”

        “有问题?”

        戴雅打断了她的话,“难道你们战斗的时候都以这个标准来鉴定输赢?如果某个一身重伤满头是血的人打赢了对手,  你们会因为这人身上有伤口而判定他输了?这是谁定的规矩?”

        “如果你对我们制定的规则有异议——”

        大厅倏然寂静下来。

        人们纷纷向门口望去,只见一群佩戴着导师纹章的中高阶战士们,  他们眼中蕴藏着精光,举手投足间仿佛都澎湃着力量,  纳兰彤赫然伫立在其中,  剪裁贴身的裙装勾勒出火爆的曲线,  深棕卷发散在肩上,面容艳丽生辉,顿时吸引了无数目光。

        不过,更引人注意的,是这些导师们共同簇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刚才开口的人正是他。

        那人满头华发却精神矍铄,而且声音中气十足,“你可以离开剑之塔。”

        新生们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已经有许多学生姿态谦逊地欠身行礼,戴雅转身时听到几个姑娘小声议论道:“竟然是副院长阁下!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九阶强者……”

        剑之塔的几位副院长全都是九阶战士,毫无疑问的顶尖强者,可以随手毁灭城市乃至小的王国。

        然而,不久前戴雅还与几位军团长“相谈甚欢”,所以她现在内心毫无波动。

        这时,有个人急匆匆地走进大厅,向副院长身边的纳兰彤低声说了一句话,后者微微愣了一下,接着就惊疑不定地看向戴雅。

        “什么?她坐了教廷的马车从总殿来到这里?”

        纳兰彤低声重复了一遍,“看清楚了吗?”

        那人点头,“车里还有林晟军团长阁下的侄女陪同,林嘉儿前段时间晋升了祭祀,被调到总殿来轮值。”

        纳兰彤轻哼一声,“新晋的祭祀居然就能在总殿侍奉,白银圣星那群人真是……”

        他们两人的谈话都是用剑气传音,学生们自然无法听见,旁边的几个导师却不乏七阶以上,因此。

        戴雅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她也无所谓了。

        “如果有异议就离开学院?这听上去不太像是您这样身份的人应该说出的话,一个学院,就算不需要接受所有意见,至少也该鼓励人们提议,否则哪来的进步?”

        大厅里一片死寂,安静得只剩下人们越发轻浅的呼吸。

        卡多作为剑之塔的副院长,有着六星剑皇阶位的高阶战士,又有数百岁高龄,通常来说,他不会也不屑于去为难一个小女孩。

        不过,他本人也是纳兰彤的导师,而且因为爱徒的缘故,也结识并且颇为欣赏叶辰,那年轻人称得上智勇双全,而且也算有情有义——虽然有些风流,不过男人嘛,卡多自己也有不止一个女人,他自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至于叶辰那个藕断丝连的未婚妻,他们之间的婚约尚且存在。

        自持美貌天赋、背誓毁诺的人,在如今这世上多如过江之鲫,只是在他看来,招收这种人,就是侮辱了剑之塔的门楣。

        “剑之塔,是神迹大陆历史最悠久的战士学院。”

        老者负手而立,闻言微微一愣,幽邃的眼眸里精光大盛,“如你这等忘恩负义、恃才傲物之辈,又何来资格提议?”

        有你这种是非不分、一叶障目的老不死,这学院才是吃枣药丸。

        ——戴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涌动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叶辰在这里显然很受欢迎。

        导师喜欢他,副院长也喜欢他,女的和他搞在一起,男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妹妹学生都嫁给他,他们如此宠爱的学生,却曾经被自己这个“有眼无珠”的女人嫌弃退婚,这些人自然对她一肚子火。

        不过,她也不需要这些蠢货的喜欢。

        戴雅在内心发誓,总有一天,无论是剑皇还是剑圣,只要他们敢惹自己,她都会把更难听的话怼到他们脸上,最好能把这些人原地气死。

        在她能够和他们战斗的时候。

        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在关注他们,无数道火辣辣的视线落在戴雅的脸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因此附近响起了一片科普的声音,他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关于玛瑞,关于那场婚约,还有两年前背信弃义的戴家——主要是戴雅,所有人几乎都默认那是她的主意。

        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嘲讽或不屑,看到她现在的处境又十分满意,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杀父仇人正在被公开处刑一样。

        “好吧,虽然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不过显然这里不怎么欢迎我。”

        戴雅摊开手,展示出掌心里的黑色剑塔信物,“我就不强人所难了吧。”

        狂暴的剑气灌入手掌。

        腥红的光辉溢出指尖,在手边缭绕飞旋,它们愤怒地呼啸、疯狂地撕扯——

        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坚硬的黑曜石上绽出一道裂纹。

        紧接着,这看似坚不可摧的魔法信物,在一声脆响后分崩离析,化作无数溅射的碎片。

        少女甩掉了手边的残渣。

        “她疯了!”

        身后传来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不知道是在惊叹她竟然能毁掉信物,还是她居然会选择这么做。

        除了新生之外,在场的学生们大多都在祈愿塔修炼了数年,他们见过许多人哭天抢地满脸泪水被退学,却还没见过哪个人主动离开,只为了不愿意被废掉剑气?

        至于那些嘲讽的话语,大部分人都不觉得它们是不能被忍受的。

        假如真是因为这个——

        不少人投向她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轻蔑。

        剑之塔是新月帝国乃至整个神迹大陆最优秀的战士学院,秘典剑技甚至千金难求的武器数不胜数,倘若这小女孩只为了赌气,半点委屈都不能忍受,以后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周玲和身边的同学们对视一圈,隐去了眼中的得意。

        ——她也是贵族出身,早就得到了消息,叶辰和戴雅在玛瑞城剑师公会大吵一架,那些话她知道得清清楚楚。

        以这小姑娘的脾气,今天受到如此遭遇必然会不堪其辱。

        纳兰彤也曾提起过,这个来自西边小城的女孩不过十五岁已经突破剑师,如此优秀的天赋,心性也算坚韧,纵然她不喜欢戴雅,却也难免有几分欣赏,天才总是赏识天才。

        周玲暗自冷笑。

        她从小生长的贵族圈子里,从未有过叶辰那样的人物,初识自然觉得新奇有趣,不过仅此而已了,她觉得凌曦的想法大概和自己差不多,那位还是出身于新月帝国最有权势的家族,看到叶辰这种人恐怕是觉得无比新鲜,再加上公爵小姐人傻钱多见识少,就掏心掏肺地对他好。

        纳兰彤倒是不管这些事,她自己也有不少关系很好的“朋友”,只是比她那个风流成性的兄长低调一些罢了。

        自家导师无所谓,但自从被凌曦放过狠话周玲就歇了心思,凌曦是谁——行吧,凌曦可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她的父亲还有兄长都是惹不起的角色,自己可不是什么精灵公主,几条命都不够赔的。

        她这番作为,只是不愿多一个竞争对手。

        倘若纳兰彤没开口要收学生,她才懒得折腾这些,不过还好,挑唆同学说了几句话而已,再加上有副院长的神助攻,那小孩就自动放弃了。

        也有几个年长的导师面露不忍,“只是个小姑娘而已,当年退婚的时候她也不过十三岁……”

        “是啊,听说当年叶辰那小子完全看不出天赋,女人嘛,喜欢强者都是正常的,也犯不着这么苛责她……”

        “没错,听说她现在也后悔了吧,所以才追到帝都来?”

        “等等,我怎么听说她在帝都还有别的情人,似乎还是圣职者——”

        戴雅听着他们的议论声,顶着各种满怀恶意的视线,脚步轻快地走向大厅的出口,她挺胸抬头,脸上没有失落或者愤怒。

        虽然在别人看来,她完全是强撑着才没有落泪罢了。

        “等等!”

        戴雅刚一走出大厅,面前人影一闪,有人抓住了她的肩膀。

        青年英俊的脸容近在咫尺,眼中满是惊愕、还带点莫名其妙的愤怒,“你在干什么?就为了你那个与自残无异的秘典?”

        戴雅冷淡地甩开他的手。

        叶辰本来不想放开她,然后他能隐约感觉到,指尖所触及的地方,隔着单薄的布料和皮肤,正涌动着那嗜血狂躁的剑气——

        上一次的交锋难免给他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

        “也许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获得足够的尊重呢?”

        戴雅没好气地说,“我犯不着舔着脸去讨好任何看不起我的人。”

        大厅里一直极为安静,两人在入口的对话,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学生们面面相觑,导师们则是神情各异,纳兰彤还在思索着刚才得到的消息,毕竟一旦牵扯到教廷,什么事都会变得复杂。

        卡多副院长冷哼一声,“让她走,叶辰,她不配待在这里。”

        叶辰看到面前的女孩讽刺地扯了扯嘴角。

        她脸上毫无羞愧或者恼怒,仿佛这一切对她而言只是一场笑话。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整个新月帝国,乃至整个神迹大陆,有无数的战士做梦都想要进入剑之塔,她如同儿戏般放弃了这个机会,只为了那个该死的秘典,还有几句口角之争?

        “这不是开玩笑的。”

        叶辰语气冰冷地说道,他完全没看到纳兰彤投来的幽怨眼神,也没注意周玲不断上扬的嘴角,“如果你是怕我会在你剑气重修期间做些什么——那你未免太小觑我了。”

        叶辰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戴雅不愿意废掉剑气,毕竟那本秘典很明显就是有缺陷的,此时他却终于想通了,原因恐怕还在自己身上。

        在她眼里,他就是这种人吗?!

        想到这里,叶辰就恨不得掐死她,不过,看着这张脸,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让她死掉,“你不需要用这个和我赌气,回去。”

        戴雅:“…………”

        什么鬼?

        “太可笑了吧,”少女嗤笑出声,“你真的完全不了解我,叶辰,剑之塔学生这个身份,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就像我和你的婚约一样,没有任何值得人留恋的地方,既然不适合我,我就都能放弃。”

        大厅里顿时又响起一片抽气和低语声。

        他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或者说那个姑娘的话语是否含着自己理解的意思。

        毕竟如今的传闻五花八门,有人说戴雅有了圣职者的情人,也有人说她跑来帝都是为了叶辰,想要重修于好,也有人说她其实只是来攀附那些大贵族。

        不过无论如何,以她现在的态度而言,第二种情况似乎是不可能了。

        戴雅的耳边回荡着那些密语声,数道如同芒刺在背的视线紧随其后。

        她目不斜视地穿过长长的过道,进入了连通着下层的升降梯,在无数人的注视中,随着悬索和直梯摩擦的声音,少女的身影消失在下方。

        原著里,“戴雅”确实是在剑之塔学习。

        她与男主的决斗发生在两三年后,那场战斗中,“戴雅”使尽浑身解数,放出各种令观众震惊的杀招,人们一次一次感叹她的天赋惊人——然而这些都是为了烘托叶辰最后的胜利。

        毕竟,放倒一个在人们眼中无比厉害的对手,才能让读者看得更爽。

        战斗的最后,所有的杀手锏都被化解,“戴雅”完全抵不住对手的攻势,输得一败涂地。

        ——剑之塔这个鬼地方,给不了她想要的东西。

        自己与叶辰之间势必有一战,哪怕对方占尽优势,而且满身外挂——

        事实上,叶辰的外挂许多都来自他身边的女主女配们,她们大多都是非人类,还有一个神裔在他的戒指里。

        虽然叶辰看上去总在勾三搭四,但她看过原著,知道这家伙修炼极为拼命,又有女主女配们送挂,运气也相当好,所以自己关起门来闷头练级恐怕是干不过他的。

        戴雅也不想就此认命。

        她不相信剧情是不可以改变的,因为自她穿越以来,已经做了许多与原著里截然不同的事。

        魔法,天赋太糟。

        剑气,以目前的程度来说,杀敌一千自损一万。

        不过,还有一种不曾被叶辰涉及、也无法被他克制的力量。

        少女穿过连接主塔的漫长的天桥,玻璃回廊四周雾气缭绕,如同漫步在云端之上。

        天桥的尽头,早就有人在安静地等待,他们外衣上烙印着圣职者纹章,在阳光里蔓生出璀璨的金辉。

        “欢迎来到圣光之塔,戴雅小姐。”

        为首的导师说道,眼中满是欣慰,“看来您决定了?”

        圣灵体这样的外挂放弃太可惜,然而倘若要用起来,要么自己学习圣术,要么带个随身治疗——

        后面这选项显然不怎么靠谱。

        最初她没考虑成为圣职者,只是因为觉得教廷是反派组织最终会输。

        但既然决定了要和叶辰死磕下去,这些就都不重要了,反正原著里自己也没什么好结局,假如就这样畏惧以后会发生的事,她还不如早早去向叶辰投降好了。

        现在的问题,就只有那个该死的仪式了。

        “是的,”戴雅这么说着,“我想成为圣职者……追随光明神冕下。”

        ……

        外域。

        浮空的神殿笼罩在强烈的罡风中,呼啸的烈风宛如无数嘶鸣的刀刃,遥望又如同一片粘稠连绵的浓雾,模糊了那片轮廓巍峨、色泽惨淡的青白宫殿。

        目力所及之处,根本没有任何恶魔或者虚空生物。

        他们都远远避开了这片蕴藏着恐怖威压的神殿,因为自从被击败后,虚空之王就在神殿深处沉睡,等待着恢复力量,只有几位恶魔王才有资格与他“交谈”。

        几个魅魔惴惴不安地徘徊在神殿外围的阶梯上。

        他们面前是尖啸肆虐的狂风,风流组成了壁障将人隔绝在外。

        没有任何恶魔想去尝试强行突破这道屏障——哪怕他们的身体很难死亡,但是这种不敬的行为,会让他们尝到比生不如死的痛苦。

        外域是一个混乱无序的位面,恶魔们大多狂暴好战,力量几乎象征了一切。

        ——作为数量最为稀少的高阶恶魔的一种,魅魔们自出生就有了中低阶恶魔不可企及的力量,他们能轻易掌握高深的精神魔法,哪怕肉身强度逊于其他的高阶恶魔,但在绝非普通的恶魔可以比拟。

        此时,聚集在阶梯上的魅魔们一个个脸色难看,他们无论男女都容颜俊俏,黑发金发银发相映生辉,小巧的犄角半掩在发丝中,一双双腥红的眼眸里写满了恐惧。

        忽然,魅魔们跪了下来。

        他们身后细长柔韧的漆黑尾巴垂落着,末端的桃心状尾刃惊慌地划过地面,发出一道道刺耳的摩擦声。

        风流凝聚成的壁障倏然打开了一个缺口。

        有人满脸愤怒地走了出来。

        她漆黑的长发在风中纷飞飘舞,暴露出额际一对尖尖的黑色犄角,腥红的眼眸宛如烈焰燃烧,艳丽生辉的脸庞溢满怒火,身后骨刺尖锐的鳞翼流淌着血光。

        空气中布满了沉重的威压,几乎要碾碎魅魔们的魂魄。

        ——虚空之王座下的诸多恶魔王们也有分级,四大上位恶魔王之一、万众魅魔之主的芙露殿下,现在看上去心情相当糟糕。

        魅魔之王似笑非笑地走下台阶,“真好。”

        她身姿高挑曲线火爆,裸露的皮甲堪堪遮住重点部位,大片雪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精巧的手腕上挂着累累金环,白皙修长的手指隐藏了利爪,指尖却泛着嗜血的暗红色。

        “你们看上去相当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嘛。”

        她微微抬起手,指尖点在下巴上,隐藏着愤怒的笑容逐渐扭曲。

        空气里划过一道锋利无形的气浪,伴随着一丝渗出鲜红的血线,跪在地面上的魅魔们身形不动,头颅却悉数掉落在地上。

        鲜血迟了一秒才狂喷而出。

        “抓几个精神力强的大陆种族有这么难吗?”

        芙露俯身下来,伸手拎起一个脑袋,脸上还在微笑,腥红的眼眸中却蛰伏着怒火,“很疼吧?”

        那个孤零零的脑袋被她抓着一头长发,就这么悬吊在半空中,闻言连忙否定:“不疼不疼,芙露殿下,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你害我被那群蠢货嘲笑,还有雷迦那个混蛋——”

        魅魔王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头扔了出去。

        许多脏话涌到嘴边,但是考虑到自己身在何处,以及周围看似无人,但不知道有多少贱人在暗中围观,等着看笑话。

        “你们干什么?还要我帮你们捡起来吗?”

        先前如同泥塑木雕的魅魔们迅速动了起来。

        恶魔们快而准确地捡到了自己的脑袋,并放回了原位,熟练得像是已经做过许多次了。

        他们脖颈上的伤口正在迅速愈合,刚被切掉的脑袋很快就牢牢地长住了。

        “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芙露咬牙切齿地说,“既然猎物是精神力高的大陆种族,为什么要让夜魇去抓?你们——算了,茜茜,你的宠物搞出的动静最大,连教廷都惊动了,现在他在哪里?”

        “在新月帝国帝都西郊——”

        芙露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被点名的魅魔立刻闭嘴了,她挥了挥手,面前立刻出现了一片色彩斑斓的魔法地图。

        ——地图上有着壮美的群山和奔流的江河,还有茂盛的绿林和广袤的草原,只是一切景物都被缩小,依稀间能分辨出那是一整片大陆。

        在大陆中央的某座城市外围的树林中,一个光点正在不断闪耀。

        芙露皱起眉,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那只夜魇在原地徘徊,“他在那里干什么?”

        “他发现了一个美味又有趣的灵魂。”

        魅魔低头望着地图,声音变得有些迷离。

        她与自己的夜魇宠物能够共享某些记忆,后者的所见所闻所感悉数能体会。

        “真是非常特别的灵魂啊。”

        魅魔捂着嘴巴,鲜红的眼眸中似乎都莹出亮光,脸颊上更是泛起兴奋的潮红,纤瘦的身躯甚至都微微战栗起来。

        “我追随您征战了所有已知的位面,无论是神的国度,人和龙的大陆,还有那些无趣的遗迹,都从未感受过那样的气息,就好像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35537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