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林晟带着那几位圣骑士大队长们离开了,他们似乎要回圣城开会,    在经过戴雅身边时,    几个大队长也忍不住向小姑娘投来好奇的一瞥。

        戴雅低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也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从花园一路走进神殿再到这里,    她已经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行礼了,毕竟是一个见习圣骑士,    在总殿里所有的圣职者都比她职阶更高。

        她并不喜欢这样。

        “很快就不用了,”谢伊似乎看出来她的想法,    在旁边慢悠悠地说道:“得到一个军团长的推荐,以你的实力,进入白银圣星骑士团没有任何问题。”

        少女抬起头,大神官微微一笑,    从刚才的失态中恢复了风度。

        他的手边流泻出一缕金银交织的光芒,纤细的光丝在空中雀跃飞舞,    最终变成六个浮空的图案。

        男人随手一指最左侧那两把交叉的长剑图案。

        戴雅顿时意会地回答道:“审判骑士团,负责清理叛徒和被圣城定罪之人。”

        一把剑倾斜置于盾牌前方。

        “裁决骑士团,    负责清剿逃离外域的恶魔,定期远征裂缝清理任何想要进入大陆的异生物。”

        裂缝远征军里不仅有裁决骑士团的人,不过大部分都来源于裁决骑士团,这里几乎是最容易建功立业、同时也是死亡更替率最高的骑士团。

        一面独立的盾牌。

        “守护骑士团,    在各地驻军,对抗兽潮。”

        一把缠绕着锁链的大剑。

        “秩序骑士团,    清理异教徒和黑暗神眷族以及各种异端。”

        最后银白色的六芒星,    以及黄金的十字徽记——

        “白银圣星骑士团,    黄金十字骑士团。”

        众所周知,这是普通的见习骑士们最难以进入的两个骑士团,因为绝大部分成员都是来自骑士团的调转,因为优异战绩和过人天分等原因。

        “负责守卫各大总殿和分殿,以及圣城瓦兰西亚。”

        谢伊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对此表示出满意,毕竟如果戴雅到现在都没弄明白这些基础知识,他大概会直接把人从窗户里丢出去,“我想成为教皇。”

        戴雅:“……”

        我知道,而且你会成功的。

        “那么,您还需要先当选红衣大主教吧。”

        “是的,不过……我对于这个比较有信心,我本来就是现任教皇陛下的学生。”

        谢伊停顿了一下,“过一段时间,老师会被光明神冕下赐福,得以进入神域,毕竟他早就是半神之体了。但是,他的学生不止我一个,我的几位学长学姐,已经在红衣大主教的位置上了,老师离开之后,也不会再插手我们之间的竞争。”

        戴雅:“你就直说你能利用我做什么吧。”

        等等。

        戴雅:“……”

        又用精神魔法玩我?太过分了吧。

        “你是有用的,不仅是投票,至于具体是什么,以后你就会知道。”

        大神官轻松地说道,似乎完全没有负罪感,“现在,先把你这个糟糕的徽记换掉。”

        他们很快进入了一间会议厅,里面有几个等候的圣骑士,全都穿着银白色的制服,胸口有着银白六芒星的魔法徽记,银质纹章戴在徽记正当中。

        其中有个人穿着斗篷,左肩垂下一道银链挂落在纹章边角上,那是小队长的象征。

        这些圣骑士早就被吩咐在这里等候新人,他们看上去都很平静,在见到大神官的那一刻纷纷鞠躬。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太高兴,我的学生,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十五岁小孩,能成为你们的同僚。”

        谢伊环顾几个圣骑士,“毕竟诸位都有着自诩不错的战绩和本事,现在很难接受一个被军团长推荐走后门进来的人,而且这人还没有毕业,如果只在预备役军团里也就算了,现在却跳过了这个步骤,直接分配到总殿……”

        “谢伊阁下,”那个小队长微微摇头,“我们绝对没有这种意思,再说,她是您的学生,还在祈愿塔学习圣术……”

        另外几个圣骑士也连忙应和。

        他们并没有任何人面露鄙夷或者排斥,不过戴雅也没觉得他们欢迎自己。

        无论谢伊还是林晟,一般人都得罪不起,所以哪怕自己是圣灵体的事不曾被宣扬出去,别人也不会看轻她——或者说至少不会表现出来。

        “再说,戴雅小姐怎么能是平平无奇,”小队长目光一转,“我要是有她三分漂亮,做梦都要笑醒了。”

        戴雅连忙送上一个甜美的笑容:“姐姐你太谦虚了,你也很好看。”

        “行了,别捧了。”谢伊微笑着打断了她们的互吹,“漂亮有什么用?漂亮就能打赢未婚夫吗?”

        戴雅:“……”

        扎心。

        几个圣骑士同时懵逼:“……???”

        谢伊沉吟了一声,“向他们证明一下吧。”

        他不紧不慢地摘掉一只手套,露出修长骨感的五指,指尖流转着灿烂的金绿光雾,那色泽璀璨至极,却也蕴藏着令人胆寒的危险和死亡的气息。

        大神官微笑着抬起手,拍在了学生的肩头。

        “……”

        戴雅捂着伤口溃烂的右肩跪倒在地上,脑海中一片空白。

        ——伴随着不断抽搐的、向周边扩散开来的剧痛。

        单薄的布料被烧灼殆尽,腐蚀性的毒雾吞噬了一大块血肉,森白的骨骼甚至都被腐蚀。

        她疼得全身都在颤抖,冷汗涔涔落下,这种剧痛甚于她此前的每一次自残,而且比剑气爆体而出造成的刺痛更加猛烈。

        伤口在不断扩大,外翻的血肉一片模糊,而且其中氤氲着星星点点的金绿色光雾,正逐一融入血肉中消失不见,不过,凡是被光点所触碰到的地方,都被无形的力量所侵蚀,开始向周边腐烂裂变。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她的治愈术水准,不逊于任何一个祭祀。”

        谢伊轻描淡写地说着,“戴雅,给他们展示一下。”

        展示你妹啊!

        戴雅一手撑在冰凉的黑曜石地面上,一手捂着自己不断腐烂的伤口,照这个程度下去,不出几分钟,恐怕她的右臂都要掉下来了。

        白银圣星的圣骑士们一个个屏声静气。

        两个最年轻的脸色发白,显然都没想到这位大神官阁下如此狠厉,修炼的剑气是这种剧毒属性也就罢了,出手还毫不留情,比他们曾经在训练营的教官都要恐怖。

        一个牧师能转职成祭祀,哪怕是最天才的那些人,也起码需要三五年的潜心修炼,对于资质平凡的人来说,大概还要乘个十甚至二十。

        他们知道戴雅是今年祈愿塔的新生,神恩三式都是在圣光之塔里完成的,结束那三个仪式到今日也不过只有十几天时间,这小姑娘在十几天时间里就能练成堪比祭祀的治愈术?

        开玩笑吧。

        圣骑士们满心怀疑地想着。

        但是,谢伊多年前就有九星剑王的实力,如今恐怕已经是剑皇级别了,一个十阶战士的剑气,如此惨烈的伤口,如此迅速的侵蚀——

        尽管谢伊已经严重放水了,但假如这小姑娘的治愈术达不到那种程度,可能很快就要死在这里了。

        “……”

        戴雅不知道教廷会不会专门借来一些死刑犯做实验,还是通过什么别的途径把某些倒霉鬼当做牧师们的考试道具,但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导师真是好样的,避免无辜的牺牲——反正如果她失败了,死的就是自己。

        她感到浑身冰冷,剑气甚至都开始流散起来。

        然而,既然谢伊说要祭祀水准的治愈术,那么也许真的只有那种程度才能治愈这个伤口,毕竟始作俑者多年前就是九阶战士了!

        看这个该死的伤!

        戴雅浑浑噩噩地想着,终于被新一波的疼痛唤回了一点理智。

        “我主伟大的光明之神——”

        少女清甜的声音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破碎,她艰难地喘息着,肩上的森森白骨都在崩裂融化,大滴的汗水渗出顺着颌线滑落。

        “我以虔诚信徒之名——请您赐予我力量——治愈伤痛——”

        圣骑士们纷纷睁大了眼睛。

        戴雅撑着地面保持着跪倒的姿势,身上已经闪烁起耀眼的淡金色圣光,温柔的光芒如同流水般冲刷过伤口,被剑气吞噬的血肉骨骼正飞速地生长。

        在圣骑士们震惊的目光中,她慢慢站了起来,撕掉手臂上衣服的碎片,声音还带着一点颤抖,“诸位见笑了。”

        谢伊弯起嘴角,显然很满意这一幕。

        “戴雅。”

        半晌,那个小队长上前一步,将新的圣骑士纹章递给了她。

        冰冷坚硬的白银六芒星,蔓延着咒文而棱角锋利,映着窗外的阳光折射出一道寒芒。

        “欢迎加入白银圣星骑士团,你现在在第三军团第一大队第二中队第十五小队任职,”小队长拍拍她的肩膀,“后天晚上轮到我们巡逻了,我们的时间是午夜到日出,别迟到了,衣服在这里。”

        说完他们几个就都离开了。

        只剩下一个装着白银圣星骑士制服的箱子,戴雅严重怀疑这是十几天前就开始按着她尺寸订做的,毕竟当时教廷的人就曾经询问过她的身高三围,送了她一身新衣服。

        戴雅:“……”

        这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事太多了。

        她一边思索着一边将新的徽记烙印在手背上,然后替换了自己见习圣骑士的纹章,顺便默默地换了新的制服,毕竟身上的衣服已经毁了。

        “阁下,”她犹豫着看向一脸若无其事的谢伊,“我以为……我需要先成为预备役成员,在毕业以后才能正式分配?”

        “你不用,因为你是关系户,”谢伊很直白地说,“第一和第二军团都在圣城,林晟的第三军团和尤瑞的第四军团负责新月帝国京畿即帝都辖区,很多队伍都没有满员,而且工作轻松,你们小队三天才轮一次值班,其他时候想干什么干什么,当佣兵接私活都没人管,很多贵族子弟也在这里挂名。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加入白银圣星了吧?”

        戴雅:“……”

        戴雅面无表情地点头。

        大神官对于她没有破口大骂或者一脸怨毒还比较满意,哪怕他刚刚出手毫不留情,“如果是在战场上,或者是在决斗里,敌人也不会耐心地等着你完成圣术。”

        戴雅:“那我要怎么办?你的剑气很厉害,如果我不吟唱的话——”

        “我知道我很厉害,”谢伊很淡定地说,“那几个人都能看出来,刚才我用了杀招。”

        戴雅:“啊?”

        “就是说,如果治不好的话,你全身都会烂掉,”大神官若无其事地解释道,“最合适的是大治愈术,不过对于神赐体质的你来说,完整吟唱的治愈术就够了——我不是让你去掉吟唱的过程。”

        “那究竟是什么?”少女疑惑地看着他,“而且,万一哪天他们发现我的真实水平没那么高呢?”

        以她的圣灵体体质,会让所有自身的治愈效果都翻倍,唬住那些圣骑士是没问题的,然而如果她去给别人治愈,效果肯定就不是那样了。

        “他们不会发现,发现以后也只会更尊重你,但是,你的目标不是成为祭祀,所以不能用祭祀的标准要求自己——”

        “祭祀的标准?”

        “你之前练习治愈的时候都是在自残吧?然后一边掉眼泪一边释放治愈术,这个循环只能强化你对治愈术的掌控,加快速度和提高效果。祭祀们从不独立战斗,他们治愈的主要对象是伤者而不是自己,所以他们可以全神贯注地去施术,但你不行。”

        戴雅:“我没掉眼泪……至少不会每次都哭。”

        “那都是一样的,疼得哭出来也好,龇牙咧嘴也好,大声喊叫也好,脑子一片空白也好,”大神官露出一个假笑,“都表明你不能在承受伤害时继续战斗。这样不行,你懂吗?”

        戴雅确实懂了。

        祭祀们可能是在战场或者团队后方,亦或者任何被人保护的位置,大部分时候他们不需要亲身面临敌人的锋刃,负伤几率也比较低——纵然敌人知道打人先打奶,己方也会专门派人保护治疗。

        所以祭祀们在治愈时,通常都是自己状态良好,只要专注释放圣术至于他人就够了。

        但是,她想要将自己发展成单刷方向的圣骑士,就必须能一心二用甚至三用四用,在战斗的时候给自己回血或者加持各种状态。

        “很多年轻人,受了伤就变成傻子,什么都忘了。”

        大神官满脸嫌弃地摇摇头,“你的目标是打败你那个未婚夫对吧,一对一的话,如果他认真起来,你会死得很惨。”

        戴雅不觉得这是在危言耸听,她知道叶辰藏着很多杀手锏,剑气暂且不提,叶辰还是个全系法师——并不是说他会所有元素系的所有魔法,而是每一个系别他都掌握了几个杀伤力很大、或者实用性很强的魔法,再加上莫测的空间系力量,正面冲突的单挑团战或者偷袭暗杀,他基本上是全能了。

        现阶段来说,他的剑气和魔法威力都是有限的,那些六阶七阶的强者就可以轻松吊打他,但是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的实力会坐火箭一样直线上升。

        ——当然,轻松吊打不代表就能杀了他。

        毕竟他是个空间法师。

        戴雅猜测凌旭派了杀手却没有亲自上阵就是因为这个,他修炼的剑气很容易泄露身份,一旦让对手跑掉麻烦就大了。

        “我相信,我没傻到觉得自己把他打飞一次,就好像真的赢了他。”

        戴雅郁闷地说,“谢谢您,阁下,我会试着一边保持战斗状态一边治疗,或者日常多几次自残什么的。”

        谢伊很满意,“我没空长时间训练你,不过毕竟是你的导师,你有问题的话来问我也可以。”

        他想了想,当年自己的导师,也就是如今的教皇陛下,对他们这些学生也是散养放养政策,没把谁圈在身边手把手指导,只是偶尔修理一下,感觉差不多了就全都送到断层战场上,长时间和恶魔们打架,但凡能活下来的就没有废物。

        ——现在还差得太远了。

        大神官看了看身畔整理制服的小姑娘,默默摇头。

        被嫌弃的戴雅走在前面,很有礼貌地开了门,等着后面的导师阁下先出去,这时外面恰巧经过两个满脸鄙夷的祭祀。

        戴雅:“……”

        为什么人人都嫌弃我啊!

        “谢伊阁下。”

        两个祭祀连忙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他们纷纷行礼,其中一个满怀歉意地解释起来:“神殿里有人闹事,说是让救治死者,都已经断气那么久了,哪怕是大祭司的神愈术也未必有效,而且阁下们都回圣城开会了。”

        “那个姓叶的怕是脑子有问题,还说如果不救他的朋友,就拆了神殿,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45314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