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事实上,    偷袭者乍一出现时,绝大部分圣骑士都没把他当回事。

        ——白银圣星的圣骑士们分为两种,    一种是从其他骑士团调入,    一种是在天赋优秀的基础上托关系走后门而被录用。

        无论是哪种,都有着超过其他骑士团同等头衔的人的实力。

        这个职责只是在神殿外围巡逻的小队亦然。

        陆依因为站位离暗精灵最近,所以率先受到袭击。

        两人正式交手的前一秒,她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实力比自己还弱,无论是精神力波动,还是剑气强度,    最多是有些战斗经验罢了。

        出身大族的贵族小姐心里嗤笑。

        ——她的手指掠过腰间的剑柄,    剑刃出鞘时带起一抹璀璨的流光,    中心悬空的四角菱形的长剑上,从两侧的剑刃再到中间的镂空边缘,赫然泛起妖异的紫色光雾。

        偷袭者速度极快,    他未必不能闪过这自下而上撩来的一剑,    然而,他却扬起自己手中的大剑,    实打实地接下了对方盈满剑气的一击。

        诡异的空虚感顿时弥漫了整条手臂。

        陆依脸色大变。

        她能感觉到自己输送到剑刃上的剑气迅速流逝。

        甚至,    在她尚未来得及丢开手中的长剑时,手臂上的剑气都源源不断地向指尖涌动,    然后又钻入武器之中,被对方吸得干干净净。

        “……”

        但凡是世家大族,    都有着家传的剑气秘典。

        陆家作为新月帝国四大剑师家族之一,    自然也不例外。

        陆家的秘典颇有辨识性,    而且作为比较罕见的毒属性剑气,从某种角度上说,其实更适合杀手刺客们使用。

        而且,修行这种秘典的人,身上剑气量都偏少,因为他们并不靠狂轰滥炸式的剑技取胜。

        刚才甫一接触,陆依身上的剑气几乎被吸干了一半。

        圣骑士踉跄着后退两步,偷袭者尚在半空中,手中的大剑上甚至都充盈起紫色的光芒,毒雾丝丝缕缕萦绕着巨刃。

        那是她的剑气。

        “后退——”

        陆依猜到对方要做什么,却只来得及呼喊身边的人后退。

        下一秒,偷袭者用力挥下手中大剑。

        ——炸裂的紫色剑光,如同被刺破的水球般,猛然向四面八方爆发出来!

        毒属性秘典的修习者身上剑气很少,不适合直接大量输出,但这也是相对来说,倘若一击就消耗身上半数剑气,依然能打出极为恐怖的效果。

        紫色的剑芒划出千百道森冷又阴郁的光弧。

        无数带着剧毒的利刃,尖啸着冲向附近每一个逼近的圣骑士。

        金色的光盾在剧烈的毒性中融化,护盾碎裂之后,那些剑气利刃继续迸射而来,直接烧穿了外衣,在皮肤上烧蚀出恐怖的伤痕,森森白骨依稀可见。

        ——这他妈?

        圣骑士们一边给自己治疗,一边迅速思索着对方的战术。

        刚才这一击,偷袭者借用了陆依身上半数的剑气,然后将它们全部用自己熟悉的剑技发射出来,倘若换成陆依本人使用的话,她一共也只能使出两次这样强度的剑技。

        因此瞬息之间打伤周围的六个人,也是很正常的。

        “……”

        戴雅也想明白了。

        她和小队长以及另一个同僚站得稍远,并不算是重点攻击对象,只有数十道鬼魅的紫色光刃,前后有序地森然袭来。

        显然前面一波是要打碎他们身上的护盾,后面才是真正能伤害到本体的攻击。

        那个暗精灵的同伴在仓促之下使出的攻击,都如此漂亮得控制了节奏——

        同伴个鬼啊!

        别人不知道这个偷袭者是谁,戴雅心里却一清二楚。

        “……”

        梅里站在她旁边,随手将新入队的小姑娘往后一拽,另一个队员也安生地站在小队长身后,似乎并没有想要上前硬扛的意思。

        蓝白色的电光在空中网罗交织,纤细的光丝迅速穿插,其中还混合着淡金色的圣力。

        瞬息之间,雷元素和光之力凝聚的护盾在空中砰然闪现,将所有毒雾翻滚的紫色光刃阻隔在外。

        毒刃如同箭雨般前仆后继射落,都像是落入了沼泽泥潭,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吸收掉所有攻击后,护盾也达到了极限,在一阵剧烈颤抖中猛然爆炸,炸成漫天细碎的蓝白色光点。

        这一声动静不小,正要拎起暗精灵同伴的偷袭者甚至都微微停顿了一下,下意识扭头回望。

        梅里挡下了这看似不可阻碍的一击,脸上也没有任何得意。

        小队长侧过头,对旁边早就跃跃欲试的女孩轻声说:“你去试试,你的剑气……”

        尾音被剑气的风浪所吞没。

        “……好的。”

        黑发少女手边浮现出血红的利刃,腥红的剑气嘶吼着席卷了长刀,强劲的风吹起垂落的发辫,吹开脸侧散落的发丝,露出被银白色金属面甲遮挡了半边的脸容。

        戴雅现在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兴奋中。

        按理说,看到刚才叶辰打出的那一招,她应该迅速认识到对方与自己的差距,并且陷入沮丧和疑惑等等糟糕情绪而无心战斗。

        事实上,她确实很清晰地意识到两人的差距,却并没有为这事感到绝望。

        因为这是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气息狂暴的剑光席卷而出。

        “……”

        叶辰第一时间分辨出了这个剑气的主人。

        这些圣骑士全都穿着制服,脸上也带着金属护面,然而,这个剑气!

        这剑气并不算弱。

        但要说强,他也见过更强的人。

        然而,只有一个人的剑气,会如此狂躁暴虐,那样露骨的破坏欲,仿佛要将所有拦路者都轰碎成灰烬。

        再联系性别身高体型发色,答案呼之欲出。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戴雅。

        某个名字在他脑海中腾起,又在唇齿间咬碎。

        另外六个圣骑士,以及被吸收了一半剑气的陆依,大家都没有第一时间上前。

        并不是他们面对一个会吸收剑气的对手就没招了,而是他们习惯了直接近战,如果要避免与对方有肢体或者兵刃的接触,就必须拉开距离。

        不过片刻的分神,剑气凝聚的红色长蛇已近在眼前。

        ——两条剑气长蛇在空气中急速游走,如同水中穿行的游鱼,泛着血光的冰冷鳞片,血盆大口獠牙贲张,身上的每一寸部位都蕴含着凝缩的剑气,极度的疯狂和危险。

        双蛇绞?

        叶辰满头问号地认出了这个剑技。

        他见过凌曦使用,但那时是两条冰蛇,凌曦也曾说过,这是她的长兄凌旭随手创造出的剑技。

        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其他的圣骑士们纷纷出招了。

        空中荡漾起淡金色的光圈涟漪,数十条金色的圣光锁链翻卷而来,分别袭向他的手脚四肢,还有无数蕴含着强劲威力的剑技,炽热的火焰、凛冽的风刀、暴躁的狂沙等等元素剑气,被凝缩成利刃或是光球,不要钱一般向他砸了过来。

        “……要不先把这个暗精灵带走或者弄死吧。”

        在一片混乱中,叶辰听见戴雅隔着面甲有些失真的声音。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手中的大剑上猛然暴起一轮烟青色的强光。

        ——因为特殊的剑气,以及经过苦修锤炼的身体,他最不怕的就是浪费式消耗剑气,因此,要想摆脱现在的困境赶紧救走墨瞳也并非很难。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空中爆出肉眼可见的强劲气浪,所有的攻击悉数粉碎。

        尽管如此,叶辰也用掉了许多剑气,短暂的乏力感涌上身体,他强压着不适,一手拎起昏迷不醒的暗精灵,同时手腕一转,大剑猛地压下悄然袭来的冷酷刀锋。

        “你的实战真是差得可以啊。”

        青年微微低头,看着被自己逼退后险些摔倒的黑发少女。

        他们两人距离最近,周边涌动着混乱的劲风,像是结界般暂时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戴雅抬起手,下意识挡住了雷霆万钧劈落的一剑。

        巨剑里蕴含的力量极为惊人,她无法形容这感觉,并非仅是剑气的交锋,仿佛那武器已经和对方彻底融为一体。

        麻痹感从虎口一路蔓延到手臂乃至肩膀。

        “这些圣骑士也是废物。”

        左手的刀被打飞出去,化作一团模糊的红影消失在空中。

        灵器可以自动重新归位,然而这需要一点点时间,在那之前,另一把长刀也脱手而出。

        戴雅刚才匆忙之间连挡数剑,现在双臂几乎失去直觉,震破的虎口鲜血直流,骨骼和肌肉仿佛都濒临崩溃。

        “……他们一起封印了那个暗精灵,消耗了不少力气,否则就算你会吸别人的剑气,也早就完了。”

        叶辰动作一滞。

        然后,戴着面罩的青年轻声笑了起来。

        他不觉得戴雅认出了自己,因为小姑娘眼里并没有他们见面时的厌恶和嫌弃。

        ——明明双手淌血臂骨震裂,却没有眼泪没有惊慌,只有火焰般燃烧汹涌的战意。

        “所以,不如来和我试试吧。”

        黑发少女摊开双手,鲜血在掌心蔓延出妖艳诡谲的花纹。

        她控制着自己的神情,假装只是在面对一个激起自己战斗欲的敌人。

        “我本来也不是很会使刀。”

        两把灵器刀化作精致红色手环,尺寸比起平日要宽松了许多,就那么松松地垂落下来,挂在骨骼折裂、刚刚被治愈术修复的手腕上。

        叶辰饶有兴趣地放开了暗精灵,顺手将剑刃深深插进地面,“好啊。”

        他也不惧空手就是了。

        两人的身影轻轻一晃,距离一瞬间消弭无形。

        戴雅不擅长用刀,也不擅长空手,但是,她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人面前低头。

        此时此刻,叶辰也再不需要掩饰自己真正的实力,他心里清楚,自己表现得越强,包括戴雅在内的圣骑士,越不会联想到他真正的身份。

        那个三年前还是废柴的自己。

        青年在心里冷笑。

        他看到少女手边暴起的剑气,色泽如同燃烧火焰般的瑰丽,又糅杂着鲜血般的惨烈气息,强悍的破坏力又散发出令人不适的狂暴感。

        很久以前,叶辰就听闻戴雅修炼的秘典与戴家其他人不同。

        ——有血缘要求的剑气,即只有秘典创始人的后代,或者说传承着血脉的人,才有资格修行。

        戴家大小姐本来就是天才,又从来自高门大户的母亲手中继承秘典,她轻易得到了其他人梦寐以求的一切,优异的天赋和高等的秘典。

        这一刻,叶辰奇迹般地忘记对方的秘典是如何燃烧生命而折寿了。

        “你的剑气很厉害吧?”

        拳掌相交时,如同上一次战斗的重演,场景该死的熟悉。

        “你就是因为有了这种力量——”

        “因而傲慢骄矜,肆意践踏他人的尊严——”

        拒绝了我。

        一次又一次拒绝了我。

        他的剑气高密度地聚拢在掌心,与对方接触的瞬间,就将那骇人的血色剑气源源不断地吸入。

        “假如你没了剑气——”

        少女微微仰起头,金属护面泛着冷光的边缘上,一双深灰色的眼眸里盛开血色的光丝,像是染血的重瓣花悄然绽裂。

        她的发丝在风中向后飘飞,“随便吸啊,垃圾。”

        叶辰感到不太对劲。

        下一秒,一阵钻心的疼痛在左臂间蔓延开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如同一条毒蛇从掌心钻入了血脉,如今在手臂的千万经络间翻腾撕咬,又像是烈火在焚烧血肉,似乎要将血液生生炙烤干涸!

        叶辰:“…………”

        他吸收过各种属性的剑气,各种异样感已经是家常便饭,然而从没有哪种剑气,能造成这样剧烈的疼痛!

        这特么是什么见鬼的剑气?!

        “这就是燃烧生命的感觉。”

        黑发少女冷漠地凝视着他,眼中的笑意在血光里变得狰狞起来,“是……从六岁开始修炼,每分每秒,都在享受的。”

        血环秘典有损修炼者的寿命,而且在修炼和使用时极为疼痛,身上但凡有血管分布的地方,几乎都会有痛感。

        “现在,我的身体已经习惯了。”

        戴雅幽幽地问道,“但是你呢?”

        话音落下,叶辰的手臂爆发出一阵血雾。

        他的血管纷纷破裂,肌理仿佛被无数把刺出筋肉的尖刀撕开,骨骼甚至都被巨力扭曲,森白骨碴刺破皮肉。

        整条胳膊瞬间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无力地垂落在身边。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5214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