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叶辰有空间魔法天赋并非秘密,    毕竟他要在魔法之塔学习,    还要向导师请教问题,假如藏着掖着,    连借书都无法光明正大。

        再者,空间魔法的天赋,虽然比元素魔法天赋罕见数倍,    但是祈愿塔天才云集,有这种天赋的学生,也能多少数出几十个。

        “当时我还在奇怪,你似乎是个挺厉害的人,更何况你上过战场,不至于在战斗时做出错误判断,用那种看似特效惊人、但实际上完全可以给敌人留时间跑路的圣术——你就是想把人放走。”

        中队长冷冷地看着她,    “你太多事了。”

        戴雅冷笑,“你才是有病吧!你放走了潜入神殿的人,还想把责任推到梅里阁下头上!怪她不出手才导致人跑了。”

        “她只是得了别人的吩咐,    但凡有机会,    就让你多历练一下。”

        纳兰丞的声音毫无温度,他看了看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的少女,“你知道?”

        “我能猜到。”

        戴雅回想起来,自己冲过去之前,    小队长说了句话,    大意是知道她的秘典比较特殊,    那个能吸收剑气的家伙未必可以得手,    倘若她不害怕的话,不如上去过两招。

        梅里从哪知道自己的剑气特殊?

        她是个魔法师,看出来的可能性真的不大,八成是有人和她说过,是林晟军团长本人也好,是别的什么上级也好,梅里肯定都听进去了,而且努力地执行命令。

        戴雅当时还有些愧疚,小队长故意不出手而导致人跑了,希望林晟能看在这件事的份上别罚得太重,如果只是扣点工资的话,自己就找机会还给她。

        “为什么?”

        妈的,叶辰凭什么那么好运,走到哪里都有亲戚?

        “他身上有我们宗家家主的信物。虽然看不到,我们分家的人却都可以感应。”

        纳兰丞闭了闭眼,“只要他佩戴着那样东西,我们必须要保他平安。”

        “可是,”戴雅简直无语,“有人事先通知过你吗?而且万一那东西是偷来的怎么办?”

        “其实我并不知道那人是谁。”

        纳兰丞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他的信物是怎么来的,但我必须照办,否则一旦那人出事,我今夜轮值又不是什么秘密——那样的话,我全家性命难保,而且有几个人有本事从宗家偷走信物?”

        纳兰家家主是纳兰彤的哥哥,也许是他将信物给了妹妹,或者是纳兰彤主动要来的,然后又把信物给了叶辰。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叶辰专门挑了纳兰丞在的时间。

        如果没有自己搅局,他必然能无惊无险地离开。

        “你嘴上说不知道那人是谁,但你心里能猜到他的身份,毕竟他是个男的,你们家主虽然是个花心大萝卜,但只喜欢妹子。”

        纳兰丞沉默不语。

        戴雅抱着手臂沐浴在对方的杀气里,“所以这信物是纳兰彤给出去的几率更高,纳兰彤的炮|友虽然不少,空间法师大概也就一个吧。”

        她倒是相信对方说的话,这人和叶辰未必是一伙的,事先也不知道叶辰会来——最多只是叶辰知道他在这里罢了。

        如果他们俩提前就商量好,恐怕还能计划得更加周密。

        “我确实有些想法,就像你说的,这很好猜,但你太多事了,”纳兰丞扯了扯嘴角,“不过,若非你们俩有那样的关系,你也不至于如此穷追不舍!”

        灰色的剑气在他指间扩张流转,隐隐闪烁起几点爆炸的火星。

        他的蓄力完成在眨眼之间。

        下一秒,尖啸的灰光如同箭矢般撕裂空气,挟裹着高度浓缩而亟待释放的力量,眼见着就要触碰到几步之外的少女。

        一道瑰丽的金绿色霞光出现在视野里。

        它从楼梯上方飙射而至,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直接撞在了那几道灰色剑气上,然后无声无息地将之溶解。

        碎裂的光点砸在了护盾上,很快消弭于无形。

        空气里沉重的威压汹涌相撞,整个走廊似乎都晃动了一下。

        戴雅眼前一花,纳兰丞已经跪倒在地上。

        他的双手悉数被削断,缠绕在伤口上的金绿色剑气如烟似雾,不断侵蚀着血肉骨骼。

        不过两三秒时间,将他的整个小臂都融化得一点不剩。

        地面上甚至也没有滴落的血液,只有袅袅升腾的烟雾。

        一身大神官风衣制服的男人幽幽走下楼梯,他手中的利刃甚至已然归入细长的剑鞘。

        “第一天上班的感觉如何?”

        纳兰丞跪倒在楼梯间里,脸色惨白如纸,然后被另外两个圣骑士锁住,他们还往他身上设置了某种封印,保证他不能用剑气自爆。

        “还好吧,梅里阁下还有诸位同僚阁下们都很照顾我。”

        戴雅仰起头去看自己的导师,她至今都没看过对方真正出剑的样子,刚才本来有机会,但是这家伙动作太快了。

        少女不由多看了几眼过分细长的雕花剑鞘,“谢谢,我有话对你说。”

        梅里站在楼梯间的尽头向戴雅笑了笑。

        ——纳兰丞走了以后,她就觉得不太对劲,高阶圣职者们平时都不住在神殿里,她咬着牙亲自去了一趟谢伊的府邸,幸运的是大神官刚刚从圣城回家,然后就被喊来了。

        谢伊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让纳兰丞感知到,只是给他亲爱的学生传递了某种精神讯号。

        所以戴雅才敢直接出手攻击,也不怕被灭口。

        纳兰丞被别的圣骑士带走了。

        经过梅里身边,他忽然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然后开始痛骂梅里蛇蝎心肠。

        谢伊不在意这些圣骑士的爱恨情仇,他只是看了一眼旁边陷入沉思的小姑娘,“想去听听吗?”

        戴雅不明觉厉地点头。

        他们远远跟着那伙带走纳兰丞的人,穿过楼梯间一直向下走,然后来到某间审讯室外。

        大神官打了个手势,这里的负责人就停止了隔音魔阵的运行。

        走廊里灯火幽幽,显得有些昏暗。

        戴雅站在门外,下意识地凝神去听时,一声恐怖至极的惨叫打破了寂静。

        “……”

        这声音凄厉痛苦无比,这里本来就安静,因此尾音还久久不散地回荡,尚未消逝时,新的惨嚎又一声接着一声地响起,让听者都忍不住脊背发凉。

        戴雅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揉了揉耳朵。

        “我没有——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应该是彤小姐的——”

        房间里传来纳兰丞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着痛苦的喘息和呻|吟,分不清是哭声还是哀嚎。

        “我曾在宴会上见过一个人,和彤小姐举止亲密,他们绝对上过床了,不过彤小姐的入幕之宾多的是,一定要说的话,空间法师也都不止一个,只是那些人现在年纪都大了,而且他们都没有修炼剑气,当然也可能是我不知道——”

        接下来他又开始惨叫。

        戴雅感觉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她知道纳兰丞帮叶辰也有原因,但她对这人的所作所为气得要死,一点都不想体谅对方,现在内心毫无同情,甚至还有点暗爽。

        审讯室里传来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可能是他摔在了地上。

        “——叶辰!那个人叫叶辰!”

        纳兰丞声音虚弱地说,“和彤小姐有关系的修炼剑气的空间法师——我只知道这么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来做什么,我甚至都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他,这只是我猜的!我就见过他一次,我他妈又不喜欢男人,我怎么能记得他的身形和声音!!”

        审讯室的门打开了。

        戴雅瞥着里面奄奄一息的中队长,后者仰面朝天,躺在冰冷的石砖地板上,房间里一片昏暗,借着走廊上的灯光,勉强看清他是七窍流血的状态。

        他闭着眼睛,嘴边和眼角的血迹一直淌到地面上。

        ——然而,除了断臂的伤口之外,这人身上再没有别的伤痕了。

        审问他的人走了出来,一男一女,看着都很普通,就像大街上随便两个路人甲。

        他们走出来的时候,戴雅下意识抬头看,却发现,这两人的眼中都蕴藏着奇异的光彩,像是黑洞又像是无尽的漩涡。

        她明明站在地面上,周身却泛起诡异的失重感。

        ——这是某种精神魔法高手的象征。

        当然,并不是所有高手都会像他们这样,将自己的力量明显地表现出来。

        那两人向谢伊欠身。

        “希望您已经得到您想要的东西了。”

        “是的,辛苦两位。”

        大神官慢条斯理地说,“他还要接受公开审判,留他一命,省得那些人又说我滥用私刑。”

        戴雅:“……虽然你确实在这么做,但我觉得至少这回挺不错的,而且,他们又没动手打人。”

        两个审问者顿时为之侧目,那个男的率先忍俊不禁,“肉|体上的折磨是下乘的,我保证,他感受到的,比你能想到的最严酷的皮肉之苦还要惨烈十倍。”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

        谢伊拍拍戴雅的肩膀,“跟我来。”

        两人重新上楼。

        “纳兰丞和梅里……就是我的小队长,他们俩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以前是夫妻,梅里的兄长死时并没有留下继承人,所以该由她的孩子继承家族,纳兰丞不愿自己的孩子冠以妻子的姓氏——”

        谢伊耸了耸肩,“他们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

        “幸好没被他拖累,”戴雅松了口气,“我觉得梅里阁下挺好的。”

        他们回到了那间塔楼顶上被进入的储藏室,之前的大队长和其他圣骑士都走了,也许是回去琢磨写报告了。

        大神官轻松解开门上的封印魔阵,“现在你想查看什么都可以了。”

        戴雅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她掀开几个箱子看了一下,有一些特别罕见的魔兽的晶核或是骨骼,还有一些看上去似乎是某种器物的残骸。

        “我听说失窃的东西都无关紧要,仿佛来者只想要财物,这也许是那些人不愿惊动像您这样大人物的原因。”

        “那不代表就没事了。”

        谢伊一脸你太年轻了,“假如那只是障眼法,他们留下了诅咒,或者是什么范围伤害的魔阵,准备在信徒们前来祈祷时伤人怎么办?这房间被进入可能也只是个幌子。”

        这当然是有可能,假如那人不是叶辰的话。

        男主虽然脑子不正常,但他也不会胡乱杀普通人,哪怕他对那些信徒嗤之以鼻。

        叶辰的主线任务是什么?

        复活藏在暗之戒里的女神艾蕾尔,黑暗神的遗孤,最后为了封印光明神而牺牲的女一号。

        究竟如何复活,大概是要制造某个物品,先四处收集一些东西,最后将它们拼凑起来,为女主重塑肉身。

        “虽然没什么真正的贵重物品被偷,仓库里那些金币和卷轴不值得冒险潜入总殿——他既然有本事,还有暗精灵配合,随便找个分殿子殿,一样都偷到圣术卷轴啊。”

        戴雅努力地开动脑筋,“所以,假如说,他进来的目的,是为了某个只有总殿有的,又不需要偷走的东西呢?”

        谢伊用目光示意她继续说。

        “比如说这个。”

        少女伸手一指玻璃柜中悬浮的羊皮纸,“这好像是个地图,或者地图的一部分?如果他将这上面的内容抄下来再离开这个房间,他就不需要再把里面的东西拿走了。”

        大神官扫了一眼那个地图,“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戴雅真的不知道,上面是乱七八糟的路线示意图,还有许多注解文字,但这只是地图残缺的一部分,因此也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上面所示的地点位于断层,教你如何寻找并进入三大遗迹之一,据说有着火神遗族的失落之地。”

        谢伊若有所思地说,“那里之所以被称为遗迹……就是因为它已经毫无价值了。”

        妥了。

        戴雅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指还指对了。

        三大遗迹,全都是叶辰的主线物品收集地点。

        而且遗迹并非没有价值,至少叶辰在那里面会有奇遇。

        “如果这是入侵者的目的。”

        戴雅绞尽脑汁地想着,尽管她已经确定叶辰就是为了这个图,但这事没法直接说出来。

        “首先,他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地图的?这应该不是任何一个总殿圣职者都知道的事吧。”

        “这是凌家向总殿献上的东西,当年凌旭亲手交给我的。”

        “我认为凌家的人应该都很可信,除了某些……年少无知的人,也许会不小心说漏嘴,那么谁会这样做呢,又会说给谁听呢?”

        虽然不能连贯地回忆原著剧情,但是哪怕用猜的也能知道,仅凭叶辰一个人,所获的情报必然十分有限,他身边的女主女配们也会提供信息。

        毕竟她们之中充满了贵族和身份地位极高的人。

        叶辰想要得到前往遗迹的地图,以凌曦对他的死心塌地,肯定会不惜一切地帮他。

        谢伊看了她一眼,“我可以告诉你,有人在监视叶辰。”

        戴雅十分惊讶:“啊?”

        “叶辰从天黑到现在都没离开过祈愿塔。”

        大神官平静地说,“这是监视他的人回报的动向,当然,如果我是他的话,我有无数种方法骗过别人,自己去干别的事。”

        戴雅没想到事情变得这么复杂。

        她心里蹦出无数脏字,因为她知道今天这家伙绝对是叶辰,“监视他?他在祈愿塔里也可以监视他?而且是你的人在负责这件事吗?”

        “圣光之塔里的人配合起来就很容易了。他敢在总殿闹事,谁知道他是不是有所图谋?闹事后让他平安离去,不代表事情就这样了结,一旦监视他的人找出什么蛛丝马迹,证实他和异端有关——”

        分分钟把他抓起来用精神魔法洗脑,保证他把所有的秘密都吐出来,剑之塔也护不住他。

        这当然是教廷的作风。

        “遗憾的是,负责这事的人并不是我的手下,”谢伊无奈地说,“那人和我关系还很糟,所以,他绝对不会在我面前承认,他的手下有被人蒙骗的可能性。”

        戴雅深吸一口气。

        内斗,斗来斗去都是敌人占便宜!

        “万一这就是叶辰希望的呢?”

        谢伊不置可否地挑挑眉,似乎也不意外,只等着她继续说。

        此时此刻,那些圣骑士们还在数百张魔法画像间一一辨认,暗精灵的身份尚未揭晓。

        戴雅并不急着过去,倘若他们没找到,她再去也不迟。

        “如果,他知道自己会被监视,而他恰好有某种手段,能在监视下脱身,造成自己还留在祈愿塔的假象——所以他故意闹事,一边留下传送阵,一边引得我们派人监视,到时候哪怕被怀疑,也会有另类的不在场证明。”

        叶辰那家伙精神魔法也不差,而且幻术就是精神魔法的一个分支,如果他在闹事前就布置了幻术呢?!

        戴雅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或许那个佣兵的死亡只是一个契机,叶辰可能早就想要找个机会在总殿闹事,留下传送阵的同时找人监视他……所以他早就设置了某种幻术,为了骗过监视者蓄谋已久。”

        谢伊一脸淡定,“你就这么确定是他吗?而且是暗精灵配合他,为什么不是反过来?”

        戴雅忍住送他个白眼的冲动,这家伙绝对心知肚明,还装模作样地问自己。

        “那个暗精灵跳出来偷袭我的时候,我正和同事们聊起叶辰。”

        她简短讲述了自己和其他圣骑士在当时的对话。

        “暗精灵说我侮辱了她的主人,这似乎是她攻击我的理由,但是,因为这对话发生在幻境里,没人能证明这句话。”

        谢伊沉吟一声,“你和叶辰有怨,还容易被说成是你栽赃陷害他。”

        戴雅摇了摇头,“不止如此,另外叶辰此前曾在总殿闹事,假如我们没有证据,还会被说成是我们蓄意报复他,把这事强行安在他头上。”

        两人对视一眼。

        “尽管分析很有道理,但你不能证明他来这里是为了地图——纳兰宗家也可以坚持说是他们的信物失窃,他们都不知道。”

        这是真的。

        戴雅无奈地叹了口气,“而且他在祈愿塔,还是个空间法师,想逃跑很容易,除非我们设下陷阱诱他出来,然后请您这样的高手将他秒杀毙命,虽然我觉得这种事,教廷应该也没少做——”

        “说什么呢?”谢伊一巴掌呼到小姑娘头上,不过声音带着笑意,“我这样的高手就是用来偷袭别人的?”

        “呃,我没说偷袭啊,你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陷阱里——只要别让他看见就行,不然他肯定会跑的。”

        戴雅苦恼地托下巴,“我们把他抓走,用精神魔法逼供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只知道,等到天亮以后,纳兰彤是肯定要被精神魔法逼供的。”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5560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