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新的一天,新的夜班。

        凌晨前,戴雅轻车熟路地钻进了总殿,在某座神殿的休息室里找到了同事们。

        如今已经是深冬时节,帝都气候温和,夜里才真正有几分寒意,湿润的雾气四处氤氲,将路灯的暖黄光泽融化成模糊的一片。

        夜间坠落的干枯黄叶尚未被扫去,丁香大道上一片萧瑟。

        戴雅照例和陆依聊天,顺便听听同僚们八卦帝都贵族圈的各种大事小事,“有个问题上次就想问你——你们为什么都不喜欢把阶位徽记露出来?”

        “战士徽记?”

        陆依看了她一眼,“我已经有两三年没去过剑师公会测试阶位了,按理说我可能进阶了,但是吧,现在也不太在意那个了。”

        戴雅不知道这位贵族小姐的阶位。

        然而之前战斗里的惊鸿一瞥,还有那种高度凝缩的剑气,感觉起码是个大剑师。

        战士总共也不过十一个阶位,每一次进阶都意味着战力的质变,意味着在金字塔更上一层楼。

        “你不想知道自己究竟几阶了?”

        “阶位的判定都是剑师公会制定的标准,”陆依摊开手,“给那些需要一个凭证去讨饭吃的人——你看翡翠王国的那位陛下,人家就没有阶位,还能杀掉剑圣。”

        “那不一样吧。”

        戴雅无语:“他是精灵,而且听说他很不喜欢精灵之外的任何种族,所以大概不屑用人类制定的阶位吧。”

        青莹小公主也说过,她以前在静语森林的时候从来不知道什么阶位,之后溜出来,完全是出于兴趣才去参加了魔法公会的考核。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都是圣职者了,我们的考核和升职,都是看业绩,看你掌握多少圣术,就算你真拿到个剑圣阶位,结果圣术还是只会最基础的四个,那也只能在最底层呆着。”

        陆依说着说着就笑起来,显然这事并没有真正发生过。

        “所以时间久了,也不太在意阶位了。”她摇了摇头,“不过嘛,我在剑气这方面天赋一般,而且有宗家的大小姐珠玉在前……当然,你如果在乎这个的话,那就去考核,不用受我们的影响。”

        戴雅默默点了点头。

        她确实在乎,毕竟男主进境一日千里,自己虽然也能感到在战力方面的明显进步,但是两人也没机会天天打架,除了用阶位大致判断一下差距,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其实阶位也并不准确,因为那家伙向来不会暴露真正的实力。

        “那边怎么回事?”

        队伍最前列的小队长微微扭过头,“戴雅,你去看一眼。”

        其他的圣骑士们都懒得动弹,似乎指使新人跑腿也算是惯例了。

        因为皇室和许多大贵族云集于此,所以帝都也算是存在宵禁制度,凌晨时分街上只有巡逻的帝**,总殿周围有圣骑士,除此之外几乎没人,偶尔有些意外晚归的人,如果碰到了巡逻的士兵,还会受到盘问。

        虽然如果是帝都居民的话,也就是例行被问话,很快就能被放走。

        凌晨时分夜雾弥漫,一阵凉风吹过,街边的灌木丛窸窣抖动。

        戴雅一言不发地从队伍里走出去,跃过黑漆漆的树丛,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

        几个帝**士兵在追赶一个男人,后者衣衫不整,几乎是在提着裤子跑路,他似乎也修炼过剑气,速度比常人快了一些,然而小半条街之后,他还是被追上然后按倒了。

        帝**里的战士占了绝大多数。

        普通士兵一阶战士居多,二阶战士就能当上低级军官,不过在帝都的京畿战区,这要求还高一级,夜晚大街上巡逻的士兵们也不乏二阶,小队长们通常都是三阶了。

        因此追上这种修炼过一点剑气、倘若去考核能勉强算个一星二星剑者的平民,是相当容易了。

        “跑什么跑?!大半夜出来逛窑子很有意思吧,啊?”

        一个脾气暴躁的士兵用力地抓住那个男人的头发,“而且给钱都不能给得痛快点,闹得我们两条街之外都听见了。”

        男人连声求饶,吓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各位大人放过我吧,我不想进监狱,我有妻子有孩子——”

        “结了婚你逛什么妓院?呸。”

        有个士兵冷笑一声,这群人都戴着头盔和护面,不过这人听嗓音似乎是个年轻的姑娘,“我看这个人有问题,先关他几天再说!”

        “我说的是真话!”

        男人又惊又俱地大喊起来,“都是真的!但是我老婆刚生了孩子,她那里太可怕了,看着就倒胃口,我一点都不想碰她——”

        “闭嘴。”

        某个士兵一脚踢断了他的肋骨。

        “教廷总殿离这里不到不过百多米的距离,如果惊扰了那边巡逻的圣骑士——”

        旁边的士兵忽然给了同事一肘子,“嘘。”

        十多米开外的地方,黑发灰眼的圣骑士伫立在树下的黑影里,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

        与此同时,那个男人疼得死去活来,控制不住还想哀嚎,某个士兵眼疾手快地抓住脑袋,把他按在地上敲晕了。

        “队长听到了声音,让我来看一眼。”

        戴雅默默地围观了这一场闹剧,她的声音在护面后有点失真,“各位辛苦,我不打扰你们了。”

        她一边转身离去,一边听到身后脚步声响——

        之前那个女性士兵跑过来,“您才是辛苦,已经这么晚了,真不好意思打扰您和各位大人。”

        她又快又急地说了一长串话,手上动作也颇为利落,很干脆地将几枚金币塞进戴雅的外套口袋。

        戴雅:“…………没什么。”

        她看这群人好像还在期待什么事,于是犹豫着点点头,接着看到这些士兵们似乎都松了口气。

        “……”

        圣骑士转头纵身跃过树丛,动作无声又迅疾,几个纵跃就消失在雾气弥漫的大街上,似乎去找自己的队伍了。

        塞钱的士兵倒吸一口冷气。

        “她看上去很年轻,有没有成年都不好说……刚才还以为是个法师,没想到,这,这恐怕是大剑师了吧?!”

        帝**士兵们面面相觑。

        “正常,”有个年纪稍大的摇了摇头,“这么年轻能进白银圣星,还是第三军团……纵然再有背景,也得有真本事才行。”

        “……”

        戴雅已经走远了,她在非全力感知状态外,也听不到太远的声音,因此对背后的议论一无所知。

        “梅里阁下。”

        少女急匆匆追上自己的同僚们,她在口袋里还捏着金币,“我回来了,没事。”

        圣骑士们闲着无聊,纷纷问她那边发生了什么。

        戴雅讲起刚才的经历,刚说到士兵们发现了自己,同僚们就纷纷乐了,“这次给了几个金币?待会儿请我们喝酒啊。”

        戴雅:“……”

        她摸着有六七个金币,如果只是出去喝一顿,怎么可能用的了这么多?

        “你们是想去玫瑰天堂喝酒吗?”

        少女沉默了几秒钟,半晌憋出这么一句话,“也行,反正我带魔晶卡了。”

        在街边喝酒最多用几个银币,但如果是帝都第一销金窟,十个人组团去寻欢作乐,六七个金币也不够了。

        同事们纷纷笑出声来。

        “什么啊,当然是两条街外的那个酒吧——”

        “还玫瑰天堂呢,你想去?”

        “话说小戴雅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玫瑰天堂里无论男女都能把她吃得一干二净,你们想什么啊,”陆依伸手揽住了旁边的小姑娘,“她还没成年呢。”

        “你比她小的时候就去玩过了吧……”

        “我是帝都人,当然不一样了!”

        “……”

        戴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陷入争论,话题从自己的性向一直说到他们的猎艳经历,还有帝都和诸多大城市的娱乐场所大比拼,譬如哪里的质量最高,哪里会有那些异族和混血提供服务等等。

        幸好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否则一定会认为圣骑士们的生活就是这么糜烂**。

        ——其实这些贵族们也差不多就是这样。

        清晨时分天色蒙蒙亮,不曾消散的雾气横亘在街道上,庭院里碧绿的草叶上垂落了露水。

        戴雅抬起头,第一缕温柔的曙光撞入视线中。

        早起的信徒已经来做祈祷了,在外面晃了一晚上的圣骑士们也准备收工。

        “戴雅。”

        散队之后,小队长有些关心地看向她,“你心情不好吗?”

        戴雅其实只是在发愁自己的圣术进展,大多数的圣术她学得都很顺利——当然并不是说一学即会,而是完全能跟上或者超过导师讲课的进度,她已经因为这个被夸过无数次了。

        只是,如果换成惩戒的话,她就没什么头绪了。

        虽然大多数人也是这样。

        她去蹭了几节关于惩戒的课,事实上,除了第一堂课的内容是有益的,而且请了一位大贤者来讲课,后面的课程都换成了别的导师,而且无法再提供特别有效的帮助。

        戴雅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想到之前发生的事。”

        同事们也有不会惩戒的,她不好说觉得自己不会惩戒很难受这种话。

        梅里愣了一下,完全误会了,“是那个被士兵抓起来的家伙吗?你只是没见过太多那种社会底层的渣子,如果他说了什么让你感到恶心的话,不用在意。”

        “呃。”戴雅将错就错,反正她说的也是心里话,“……差不多吧,我确实被那个人恶心到了,已经不太想结婚了。”

        在这个该死的世界里,她本来也没想过好好生活。

        周围还没有走掉的圣骑士们纷纷乐了,“人渣总会有的,不能因噎废食吧。”

        “而且你是什么身份啊,你不会遇到那种人的——”

        “哪个阶层都有人渣,没钱的男人找地下的暗娼,有钱的在外面包养情人,”陆依翻了个白眼,“别结婚了,说真的,只会徒增麻烦。”

        “也不止有男的会包养情人好吧?”

        “要不你去做个调查看看包养情人的已婚贵族的性别比例?我赌一个紫金币是男的多。”

        “……”

        他们已经进入了神殿,很多下夜班的圣职者在附近准备收拾回家,熟人们互相打招呼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微小的混乱,议论声从前向后传来,似乎是有什么身份很高的人来了。

        “从迷雾森林回来……”

        “我的天,那位大神官阁下好漂亮!”

        “那是白银圣星第二军团的军团长阁下吗——太帅了吧,听说他都快一百岁了。”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有一群看打扮颇为显眼的高阶圣职者从二楼经过,他们被手下簇拥着穿过高高悬空的长廊,身上的徽记闪耀着灿烂的光辉。

        总殿的几位大人物和他们走在一起,双方正低声交谈,旁边架起了隔音屏障。

        戴雅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忽然发现有个熟悉的人走在他们当中,正微笑着向自己看过来。

        金发男人温柔地向她眨眼,隔着遥遥数十米的距离,晨光从窗外倾泻在他们身畔,整个人如同置于神圣的光环中,美好得不可思议。

        戴雅:“……!!”

        她差点蹦起来。

        她太惊讶了,因为两人几个月没见面了,所以也就完全没在意,在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中,似乎并没有谁的注意力落在诺兰的身上——

        “忘带双面镜了!”

        戴雅下意识懊悔地嘟囔了一句,注意到对方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小声开口,“我待会儿能去找你吗?”

        诺兰似乎读懂了她的口型,微笑着点头。

        那一刻,周围的喧嚣吵闹似乎都随风远去,世界都变得安静下来。

        “……我们走。”

        戴雅回过神来,立刻对身边的同事们说:“不是要喝酒吗,现在就去,快点快点!”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63406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