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79章 第79章

第79章 第79章

        “我不知道。”

        少女有些迷茫地说着,“我确实有点害怕,但怕的也不是很厉害,我……有天曾经做梦,梦里看到自己变成了别人的奴隶,我最初恐惧过,后来就只剩下愤怒,醒来后我不断地想,我要变得很强,或者就干脆死在变强的路上。”

        戴雅这番半真半假的话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谢伊见多识广,也很少看到她这样的漂亮的小姑娘——这种程度的美貌,无论在男人还是女人身上,倘若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后台,都会招致祸患。

        这不是他们的错,是这个世界的问题。

        然而去考虑谁该为此负责没有意义,他这么想着,显然戴雅对自己的长相很有数,她害怕发生这种事很正常。

        尤其是谢伊见过叶辰窥伺自家学生的目光,那眼神甚至让他都感到火大。

        “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能变强的机会,吃苦受累也好,可能付出生命代价也好,都没关系吧。”

        戴雅想了想,“所以,我只是迷惑那些同为圣灵体和超高等精神力的人,为什么会失败,我想看看我该怎样努力去避免。”

        诺兰似乎已经给了她一个不知道真假的答案。

        “这个问题我其实也问过老师。”

        谢伊作为早就有意问鼎教皇位置的人,当然也考虑过这个。

        如果他能承受光明神的降临,这事几乎就板上钉钉了,他和其他的红衣大主教比起来差不了很多,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资历也许稍差一点,毕竟他是最年轻的那个,但这一点可以被神降补足。

        他从不担心戴雅如果完成了神降会威胁到自己。

        毕竟资历差得太远,他前后参加过数次远征,过去在神殿也任职数年,这小姑娘差得太远,在教廷里,拥有力量就可以获得地位和尊重,但未必是那种有权力的地位。

        再说,还有专门为他们这些天才准备的三一圣礼。

        “再加上我自己的感受,我觉得你可以这样想,神降其实是两部分,一是身体承受力量,二是灵魂承受神的意志。”

        新任的红衣大主教慢慢解释道:“前者很容易明白,后者嘛,一定程度上说,你可以理解成性格或意志相契合。”

        戴雅:“……”

        之前诺兰大概也是这么个意思。

        她纠结地问道:“那您和天琴座殿下算是契合吗?那又是怎样的状态呢?”

        “我不敢说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但是——”

        谢伊十指交叉,露出一个回忆的表情,“我们初次对话时,曾经聊了许久,从音乐聊到文学,又谈起打牌和出千。”

        戴雅:“…………”

        她顿时死鱼眼,“这,这只是爱好吧!”

        “至少天琴座殿下认为我是一个谈得来的信徒,也不算很弱,以我的年龄来说,她看了我的记忆,也很欣赏我的赌技水平。”

        戴雅开始怀疑这家伙当圣职者之前,是不是个混迹赌场的流氓,“看记忆这部分是必须的吗?”

        “当然不是,你以为神都那么闲的吗,”谢伊凉凉地说,“只是我给她展示了几次我觉得还算精彩的牌局。”

        戴雅实在无话可说,她想了想诺兰的话,觉得实在没有头绪,“……你还没回答之前的问题,阁下。”

        “哦,对了,差点忘了。”

        谢伊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是这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开启一场神降仪式,要全部的红衣大主教投票表决,你的资历会被他们每个人传看,现在这样是绝对不行的,有几个傻瓜会认为你没资格进行神降。”

        戴雅恍然点头。

        这大概就是教廷吧,厉害的人和天才都太多了。

        “另外,你的剑气进步空间还很大。”

        谢伊眼中异色一闪而逝,“你的秘典和寻常稳扎稳打的天阶秘典不同,打基础的那些年已经过了,现在,你需要更多的战斗去强化它,虽然它要你付出一些代价,但你的进步速度会非常快——”

        他停顿了一下,“让你当个普通的圣骑士只是换个工作地点也可以,但你还在祈愿塔上学,有几个圣术最好学会,天梯赛也能让你增长和恶魔与暗裔之外过招的经验。边境那些裂缝活跃的地方条件都很艰苦,只有当上主教,我才能派人在你的私人休息室——普通圣职者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在里面放一个传送魔阵,方便你回祈愿塔听课。”

        戴雅:“……”

        原来重点是休息室啊。

        “区区一个子殿主教的任命,我完全可以说了算,也并不需要仪式。”

        谢伊投来一个你知道还问的眼神,“你不用担心任何人来找你的麻烦,乌云城领主等着圣职者们解决恶魔,至于神殿里的其他人,你也不用费心和他们相处,他们会知道你是我的学生,再者,你们有太多麻烦需要解决,事多了就没时间勾心斗角了——在小神殿里,那些都是闲出来的。”

        戴雅:“……”

        您真是深有体会。

        她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一段异常忙碌的时间。

        不过也没关系,叶辰在祈愿塔的几年间,也并非只是在学院听课和打比赛,他还四处偷地图残片准备前往遗迹,期间不知潜入了几家地下室几家藏宝阁。

        虽然戴雅很不愿将自己和他相提并论,然而不得不说,每次她信心动摇觉得撑不下去——包括曾经在训练室里被凌旭暴揍的时候,她想想叶辰,就立刻能爬起来再战一百回合。

        当然,也可能只是被恶心到了。

        回到总殿后,她抽了个时间和小队里的人一一告别。

        大家对这件事都很习惯,他们知道这小姑娘不可能总是浪费时间在这里混日子,十个人到外面酒馆吃了一顿。

        这时还是清晨时分,他们刚刚结束巡逻,圣骑士的制服都没脱下来,酒馆老板早就认识他们倒是很自然,其他的客人们也算习惯了这里常有值夜的圣职者,只是有些推门的旅客胆战心惊地喝了点东西就跑了。

        戴雅本来想付钱,不过被他们制止了。

        “你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了。”

        陆依放下酒杯,“你一周有几节课要听,要回祈愿塔几次?”

        戴雅算计了一下,她不是天天都有课,有些课的时间也安排在一起,“有时候三次有时候四次吧。”

        “谢伊阁下愿意找人给你安放传送魔阵,但是,任何一个魔阵启动都要耗能,除非是少部分大师级手笔,而且乌云城距离帝都那么远,恐怕魔阵启动一次就要消耗一个中阶魔兽晶核,你知道那东西的价格吧。”

        戴雅:“……几十金币到几百金币?”

        在佣兵公会常见的魔兽晶核其实都是初阶,因此酬金从几十个金币到十几个金币都有,中阶魔兽的战斗力就是另一个等级了,一般只有五阶或者最好是六阶的战士法师才有把握接下这类d级或者c级任务,因此酬劳也很高。

        “不知道谢伊阁下会不会给你提供这个……要是没有的话,你就要省钱了。”

        同僚们煞有介事地说着。

        事实证明,大家的担心有那么一点道理。

        谢伊确实没有为她准备魔阵消耗的晶核,但是这不代表戴雅要自己掏钱。

        因为,当她从祈愿塔的寝室传送到乌云城的教廷子殿时——没错,魔阵已经装好了,看来那些人为红衣大主教服务的时候十分高效。

        这间在神殿高层的宽敞休息室角度极佳,两个大窗台一边对着阴云笼罩的萧条城市,另一边对着森林葱茏的高山,绿意绵延不绝向远方延伸,一直消失在天际。

        休息室一角放着书桌和梳妆镜,中间铺着四柱双人床,另一角像是会客厅般摆了一组布艺沙发,不同功能区间隔都有一段距离,倒像是一个把墙壁拆掉的大公寓。

        传送阵被放置在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那里以前是储存酒的地方,现在还放着几桶没来得及开封的葡萄酒。

        她在休息室的门口发现了一个没上锁的箱子。

        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还有当地佣兵分公会的印章,字条内容大致就是,这箱子里装着送给新任主教大人的礼物,是当地的土特产。

        戴雅打开一看,里面的数十颗五彩斑斓的晶核顿时放出一片光芒。

        她默默合上了箱子。

        戴雅心情复杂地坐到桌子前,把桌面上的地图展开,那上面有相当详细的标注,乌云城的城市在地图中间,周边辐射状分布着几个小城镇还有数十个村庄,都归属于此地的辖区。

        “……”

        她明明是来负责管理神殿的,怎么现在感觉仿佛是来当领主的?

        少女头疼地盯着地图。

        这张羊皮纸全都铺开还是很大的,长宽差不多都超过一米,中间的大部分都是城市和周边辖区的城镇村庄,然而在地图外围的一圈,越过那些城郊葱茏的森林,在乌云城的辖区之外,赫然是熟悉的名字。

        乌云城坐落在新月帝国南部,外面的落日山脉一部分就在迷雾森林范围内,而跨过那些高山,就会进入翡翠王国的境内。

        “……”

        她盯着那片象征着精灵国度的绿色地图区域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卷起了地图。

        戴雅本来以为自己至少要和乌云城的领主一家吃个饭。

        ——单论面积,这座城市比前身的家乡玛瑞还要小了许多,因此玛瑞城的领主是子爵,乌云城的领主只是男爵。

        然而,她根本没见到当地的领主,只是收到了后者派人送来的一箱金银财宝。

        戴雅不太确定这是新主教上任的福利,还是只有少数情况才会这样,于是她想和神殿里的其他圣职者聊聊天。

        她在神殿底层的大圣堂里找到了他们。

        此时正值清晨,乌云城里一片冷落萧条,居民们对于晨间祈祷也没那么大热情,因此神殿还没开门,这已经远远晚于第一批帝都公民们抵达圣堂的时间了。

        事实上,帝都的总殿彻夜都不关门,以防那些晚归的受伤的人得不到及时救治。

        不过以总殿的人手,所有人都可以轻松地轮班,除了那些学徒性质的牧师比较忙碌之外,其他人每隔几天当值几个小时这种安排屡见不鲜。

        戴雅和这里的圣职者打了一圈招呼,发现导师阁下所说的没有勾心斗角十分正确。

        这里的圣徒们完全就是一群老弱——病残倒也不至于,毕竟圣职者们的身体都比较好,因为圣术甚至可以再生肢体,所以残疾也基本上不存在。

        只是大家看上去都无精打采,一个白发苍苍的祭祀刚从家里赶来,戴雅下楼时,正听他们在议论,说这位老先生的孙子孙女都到了上学的年纪,然而乌云城里根本没有像样的学院,去往最近的大城市也要走几天的路,还要穿越一片魔兽活跃的山谷。

        花钱找佣兵,这里根本没什么靠谱的佣兵队伍,他倒是愿意自己护送孩子们前往,然而神殿里有许多事物都离不开他,所以最近非常发愁。

        所有人似乎都忧心忡忡,无论是为了自己家里的事,还是为了乌云城辖区里流窜的恶魔。

        “上次的怒魔找到了吗?”

        “没有,刚才我还和外面的圣骑士聊了,他们在南郊转了好几圈……”

        “怒魔就无所谓了,反正只是个低阶恶魔,我最怕那个狼魔再次出现,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只有一条尾巴,上次竟然变成了两条,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嘶,那可是中阶恶魔啊,怎么会进化的这么快?!”

        “我还是担心那个怒魔,它之前烧了一个村子呢!”

        低阶恶魔和中阶恶魔有鲜明智力差异,前者许多时候都会进行各种范围攻击,无差别地想要干掉自己感受到的一切大陆生物,后者除非被激怒否则不会采用这种方式——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是有目标的。

        譬如说吞噬某个他们看中的强者。

        “这里有个狼魔?!”

        戴雅也有些震惊,她不由自主地加入了谈话,“上次你们见到它的时候已经两条尾巴了?”

        中阶恶魔也有许多种,狼魔是里面最好辨认的一种——毕竟另外的链魔和巨魔都可能伪装成普通人,妒魔还会以各种各样的姿态现身,不但能伪装,甚至还能变成人们的好友亲人。

        狼魔就不同了。

        他们看上去基本就是放大一倍的狼,只是尾巴数量更多,而且——

        戴雅想起自己看到过的魔法图册,说真的,他们看上去其实更像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7272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