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02章 第102章

第102章 第102章

        戴雅好歹注意着自己的身份形象,才没有直接窜上台阶,    而是颇为显眼地走在一堆祭祀和少数大祭司当中,    慢悠悠地拾级而上,走到了神殿门口。

        这周围没有圣骑士,因此偶尔会有人投来一瞥。

        她还披着华丽的队长斗篷,    银色玺链闪耀着光芒,    远征军的剑与圣火徽记烙印在身后。

        这样的打扮象征着身份和实力。

        因为年龄所限、哪怕经历过血腥厮杀,    也尚未完全褪去稚气的少女,    此时竟然也成熟了不少。

        “阁下。”

        小姑娘高兴地走到他面前,    “我要出发去断层了。”

        按理说,    她不该这么欢天喜地的,毕竟每次远征,    先锋军团的伤亡率都很惊人。

        不过教廷里满心想要斩杀恶魔的大有人在。

        无论是逮住一切机会战斗变强的修炼狂、还是极度憎恨虚空种族的狂热信徒,    对于这些人而言,能去断层大杀特杀的机会都是十分珍贵的。

        毕竟,    那些不缺实力的人,更愿意面对同时涌来的无数恶魔,而不是几个在城镇间流窜的恶魔——那种战斗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追逐上,还要顾忌其他脆弱的居民们。

        戴雅看上去并不像个战斗狂或者狂热的信徒,然而这种事永远都不能用“看上去”去猜测。

        因此,她这话一出,周围的许多祭祀都投来各异的目光。

        “……”

        旁边和诺兰谈话的大祭司也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脑补了什么,    很快就闪人了。

        附近的祭祀们稍稍走远了,    然后低声和朋友议论起来。

        “我刚才看清了,三条链子,是大队长。”

        “还是来自白银圣星的……”

        “看着真的好年轻啊。”

        “我觉得不是看着年轻,应该年纪不大。”

        有人小声解释道,“一般能维持容貌的都是保持原状不再衰老,要是能重返青春到十几二十的模样……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可不多,我们不至于认不出她是谁,她大概真的就是年轻。”

        “……”

        那人附近响起几道抽气声。

        戴雅却没心情听他们哔哔了,因为诺兰已经习惯性地伸手揉她的头发,“你还好吗?”

        周围的圣职者纷纷侧目。

        ——大概是他们还没见过一个大祭司摸另一个大队长的脑袋,哪怕是父女关系,似乎也有点不对劲,毕竟能成为大队长的人,应该也不会愿意承受这种有**份的抚摸。

        戴雅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她从来没想过在诺兰面前维持一个怎样的形象——当然,有些奇奇怪怪的脑补最好别让他知道,否则他可能以为自己是个神经病。

        至于其他的,什么高位圣骑士的威严和脸面之类的就不是事了。

        毕竟他们初遇时,对方已经看尽了自己狼狈又崩溃的样子。

        不过——

        “我还好。”

        戴雅若有所思地说,“但是每次都是你摸我的头,我觉得有点不公平。”

        她望着面前英俊的大祭司,后者伫立在阳光里,浅金的发丝上流淌着细碎的微光,发梢微微卷翘略有点蓬松,看上去手感应该相当不错。

        诺兰似乎没想到她会忽然提出这种抗议。

        不过,他一贯地很好说话,因此倾身凑近,看上去非常体贴地、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他们之间悬殊的身高差。

        “这样吗?”

        “……!!”

        戴雅觉得自己可能也是下意识垂涎那头美丽的金发,于是她真的上手摸了。

        软硬适中的发丝流过指间,如同散碎温暖的金丝,暖融融的触感在掌心蔓延开来。

        少女有些眷恋地揉了揉对方的发顶、最后又像是抚摸宠物般撸了两把。

        周围经过的祭祀们:“……”

        他们已经渐渐变成了死鱼眼。

        秀恩爱滚去别处好吗!

        ——这是无数人心中的想法。

        不过,再看看那个圣骑士姑娘,年纪轻轻就要去断层了,这指不定是和情人——或者丈夫的最后一次见面呢。

        大家这么想着,心里就平衡多了。

        戴雅浑然不知他们都在脑补些什么。

        她拽着诺兰远离了人群,来到内城外围的居住区,沿着林荫道散步。

        “……我杀了一个我想杀的人,但是我身边的人也因此而死。”

        半晌,她犹豫着说道,“严格来说也不是因果关系,当然,如果那时我没在和她战斗,凌旭……”

        如果她有参与凌旭和叶辰的战斗,或者干脆就替代凌旭和叶辰干架,那么他可能也不会死。

        不过凌旭究竟怎么回事,戴雅更想在这里打个问号,包括他是否真的死了。

        “但是话说回来,凌旭和他也有仇。”

        戴雅简单讲述了一下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所以,我也知道我没资格拦着他去战斗,他选择了战斗,那么他也应该自己承担后果,如果我总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反而很矫情很蠢。”

        原著里凌旭因她而死,却和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同。

        她叹了口气,“抱歉,我知道总向别人宣泄负能量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听到这些话你的心情也不会变好,而且这也不公平。”

        “没关系,”诺兰声音柔和地安慰她,“如果向别人诉说这些事能让你高兴一点,我不介意的,反正我听过之后也不会觉得困扰。”

        戴雅:“……”

        也对,毕竟他可能不认识或者至少没见过自己说的人吧。

        “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好,不如我们轮流来吧,我向你说一些糟糕的经历,然后我也听听你的烦恼,呃,或者关于某些事的抱怨?”

        戴雅纠结地组织语言,“虽然你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烦恼的事。”

        金发男人不置可否地反问道:“是吗?”

        “或者是有烦恼也不会告诉别人的类型。”

        少女抱起手臂,“当然我不是强制要你和我分享什么秘密,我只是,如果你想要一个聆听者的话,我责无旁贷——毕竟你可能已经听够了我的废话。”

        “你说对了。”

        诺兰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大部分时候我不太在意身边发生的事,因为我觉得那些没有意义,一切都很无聊。”

        戴雅理解地点点头。

        以前他还说他不想活在这个世界里呢!

        “少数时候遇到麻烦,我也不愿说出来,因为那也没有用。”

        他轻声叹息道,“如果你对我诉说烦恼会让你感觉好一些,那就这么做,但我遇到的那些讨厌的事,现在告诉你也不会让我好过,只会给你增添麻烦。”

        “啊。”

        戴雅有些明白了。

        她并不是真的想去刺探对方的秘密,只是觉得自己不能将诺兰当成心灵垃圾桶——不是说有科学研究表明,总是接受负能量对健康也有所损害吗。

        忽略这个世界的种种不科学,总是对朋友宣泄负面情绪而自己从未关心对方,这种举动太自私了。

        “好吧,我们来换个话题!”

        戴雅当机立断地改变谈话内容,“我身上有个暗精灵留下的烙印——你能感觉到吗?”

        “可以。”

        诺兰毫不犹豫地点头,“那对你没有伤害,不过会发出某种特定的魔法能量波动。”

        戴雅顿时献上敬佩的目光,“……你知道吗,我之前一直在想,我遇到了很多厉害的人,包括龙神,嗯,那是另一个故事,总之他都没发现这个!显然你比他厉害多了!”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金发男人顿时莞尔,“每个人身上都可能有很多魔法能量,譬如说你的武器,你的戒指,还有你的圣职者制服,这些力量交错之下,很容易掩盖细微的波动——另外,玄焱应该是能发觉的,但是既然对你无害,他恐怕以为那是你自己搞出的东西。”

        这是真的。

        就龙神冕下的脾气和智商综合来看,他可能真的这么想。

        “是啊……他看上去就是这种人。”

        “所以”,诺兰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相处还愉快吗?”

        “啊?”

        戴雅愣了一下,“龙神?其实不太愉快,我感觉我们一直在吵架,我和他都对彼此非常不满意,他觉得我应该打败叶辰,因为他比叶灵儿要强,但是他凭什么去议论我的输赢,他还打不过——呃,我是说,他的火焰几乎把我弄成三度烧伤了,而且其实是我赢了!”

        等等。

        戴雅意识到正常人肯定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毕竟叶灵儿似乎只是男主的妹妹罢了,不过话说回来,诺兰应该也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他看上去只对龙神有点兴趣——也对,一般人大概都是这样。

        “总之,我一直对他印象很差,他长得还可以外加身材不错,其他的就没什么值得肯定的地方了!不过他之前曾经为了回报我……反正阴差阳错地我使用了他的神降。”

        诺兰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嗯?”

        后者停了停,“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讨论过,关于承受神降的情绪或者精神状态吗——你说雷迦的降临要求承受者满怀憎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猜龙神可能是愤怒,或者杀戮欲之类的,因为当时我真的就莫名其妙地变身了。”

        “好吧,那可能不是件坏事。”

        诺兰风轻云淡地说着,视线下落时,浓长的金色睫羽低垂,掩盖了眼中变幻的情绪。

        “至少你是能承受神降的,有过第一次,下一次你使用其他神明的力量,应该也会更自然。”

        “是啊,不过光明神比他强——”

        戴雅差点冲口而出说强多了,然而他们都是至高神,在外人眼中起码是实力相近的,“应该比他强吧。”

        该死。

        她今天怎么总是说错话。

        诺兰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应该是吧。”

        戴雅:“……”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再次转移话题:“你说我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东西吗?”

        诺兰依然很贴心地跟随她的节奏,“你想怎样解决呢?祛除?还是做个反向追踪?”

        戴雅睁大眼睛,“可以吗?那我还是想去掉,带着他们的东西太恶心了。”

        “可以,所有的魔法都构建于能量架设上,可以顺流就可以逆推,”他轻笑一声,“走吧,找个没人的地方——或者你愿意在这里脱衣服?”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79603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