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03章 第103章

第103章 第103章

        两人兜兜转转再次回到安息神殿。

        这时恰逢一批伤者传送回圣城,他们来自大陆各处的裂缝聚集地,    身上的伤口都是由恶魔或虚空生物造成——并非是简单的外伤,    否则他们自己就能处理。

        回廊里分外静谧,一扇扇虚掩的大门里流泻出乳白和淡金的圣光,伴随着痛苦的低吼和隐忍的喘息,    显然那些接受治疗和净化的伤者并不享受这个过程。

        戴雅在外面经过时,    恰好看到某个没关门的祈祷间里的情况。

        那个圣骑士四仰八叉地躺在祭台上,    手脚都被铁链紧紧束缚,    他身上看不到任何伤痕,    衣服也十分完整,    然而,他双眼紧闭,    整个人都在不断地颤抖。

        他身边站着两个大祭司,    两人的神情都很严肃,此时,    他们一左一右地用双手抓握着圣骑士的两条手臂,指间焕发出灿烂耀眼的白色圣光。

        戴雅稍微停住脚步好奇地看着他们。

        几秒种后,那个圣骑士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

        两个大祭司同时后退,而且他们的行动变得非常困难,好像四肢都捆上了负重一般,又像是牵拉着某种沉重的物体持续向后再向后。

        他们的手掌离开了圣骑士的胳膊,然而指间却抓握着一团不断蠕动的黑色雾气,    不断有尖细的触须从浓雾中伸出又缩回。

        那两人看上去倒是很淡定,    他们平静地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话,    手边相继燃起苍白的火焰。

        那一团黑球很快在圣火中分崩离析,似乎还发出某种惨叫。

        “一个梦魔的诅咒。”

        一个大祭司轻声说道,她垂眸看着祭台上的圣骑士,后者已经平稳地睡了过去,“真可怜,他可能已经几个月没睡得这么安稳了。”

        “有什么办法,幸亏他能撑到现在,才被上面批准回圣城治疗。”

        另一个大祭司头疼地扶额,“太荒唐了。”

        “别在那些人面前这么说,”他的同僚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他们会说,我的手下们自愿为光明神冕下而战,尽管牺牲也是光荣的——另外,你们这些只知道躲在圣城的家伙如果能出来支援我们,我们的人手也不至于这么紧张。”

        “哈,”那个大祭司讽刺地笑了,“说得好像我们不知道,他们一向把手下的战绩都算到自己头上,这才逼着手下们奋战到死,受了诅咒以后都不能及时治疗,说真的,这治疗时间连十分钟都不到,能耽误什么?”

        “啧,这话也别提,否则他们会说——你知道我们营地的传送阵开启一次要耗能多少吗?你愿意出这个钱?”

        她学着那些质疑的口吻,“也好像我们以前没在驻地任职过一样。”

        两个大祭司继续抱怨着。

        戴雅就站在门口,她很肯定他们看到了自己,但是这俩人也不当回事,可能没认为她是他们所吐槽的那种人。

        她默默地走回诺兰身边,“我想好了,我还是把烙印祛除吧,我不想和叶辰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而且容易生出其他的变化。

        毕竟男主那家伙在魔法一道上颇有天赋,他会的可不仅是元素魔法,再加上他戴着充满暗能量的戒指,万一能通过这个烙印再进行什么操作呢?

        毕竟自己要进入断层甚至找机会溜进失落之地,到时候孤立无援,还是减少风险比较好。

        “而且,你听到他们说的话了吗?”

        “我听到了,这些事千百年来几乎没有变过。”

        金发男人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如果你真想改变什么,说不定要当上教皇。”

        戴雅:“…………”

        她叹了口气,“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是那种……看到不公平社会现象,就会想着要怎样从本质上改变问题的人。”

        两人走进另一间空荡无人的小型休息室,这里铺着厚重的羊绒地毯,一组有软垫的布艺沙发,周围还有几座高高的铁艺魔晶灯,玻璃灯罩里散发着暖融融的光辉。

        戴雅二话不说地坐到了沙发上,开始解自己的扣子。

        说真的,作为在海滩穿过比基尼的人,她并不觉得在异性面前暴露身体有多么尴尬,更何况如果把这个场景想象成医院就更没问题了。

        ——如果在医生面前暴露**部位都无法忍受,那估计很多病都得不到治疗了。

        “我可能会尽力帮助我能帮的人。”

        她很利索地拽开斗篷的金属搭扣,然后将圣骑士制服外套丢到一边,再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但是改变这个世界——我其实没有那种想法,因为我还是最在意我自己,我觉得其他的事都没有我解决掉我那个未婚夫更重要。”

        少女冷静地脱掉单薄的衬衣,展露出雪白的赤|裸脊背。

        “我就是个自私的普通人。”

        她并不算瘦弱,也不是大骨架,身板极为匀称,肩膀宽窄恰到好处,背上覆盖着薄而流畅的肌肉,收拢的腰线极为清晰,皮肤如同羊脂白玉般毫无瑕疵。

        “所以我为什么要因为这个失望?”

        诺兰的语气依然十分柔和,低沉深邃的嗓音里似乎多了一点无奈,“你觉得我期待你是一个心怀高远志向、想要改变或者拯救世界的人吗?”

        在魔晶灯的照射下,年轻女孩半裸的**完美无瑕,每一道线条都精致又不失力度。

        他这么说着,唇边露出微妙的笑意。

        “我完全理解你的想法,可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能?”

        戴雅微微侧过头来,瀑布般的黑发从肩上滑落,鲜明的对比下,肤色被衬得更加雪白。

        “好吧,无所谓了,我的情况严重吗?米萝说那个贱人可能用了什么神赐的暗属性物品,会不会很麻烦?”

        她看到诺兰点了点头,又开始毫不矜持地自夸,“她说对了,不过你也找对人了。”

        戴雅:“……”

        以前,她曾经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人。

        每次她对诺兰的性格下了定义或者作出总结的时候,这家伙总能用意想不到的言行将她的结论全都掀翻。

        所以时至今日,她已经不再惊奇了。

        无论他再表现出什么新的奇奇怪怪的属性,她可能都不会觉得有违和感了,因为这大概就是这个人的属性——属性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少女一边腹诽着一边保持着回首的姿势,尖俏的下巴压在肩头,脸颊微微鼓了起来,大眼睛亮闪闪的。

        “真高兴我认识了你,这世上唯一能解开黑暗神器烙印的人。”

        “我也很高兴认识了你,不过我不是唯一一个。”

        诺兰一脸坦荡,“你要是那些主神的话,他们也能做到。”

        戴雅:“……”

        她忍不住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看来米萝无法祛除烙印是因为有神器力量作祟,然而对于圣职者们来说,可能只要是个高明的光之力使用者就能解开——

        所以废话,主神们当然可以。

        你怎么不直接说光明神本人呢。

        “说得好,”戴雅一本正经地点头,“下次我有困难就去找我的主神朋友们。”

        “嗯?他们一定会很愿意帮忙的。”

        金发男人优雅地抬起手,温暖的指尖触及光滑细腻的皮肤,宽大的手掌笼罩了半边裸背,漂亮而脆弱的脊骨灼亮透光,仿佛稍一使力就能捏得粉碎。

        “人类的身体——”

        戴雅尚未说话,一阵滚烫灼热的触感从背上蔓延开来。

        她未曾来得及闭目,因此视线里充盈着炽热灿烈的光线,一道道线条般的强光呈辐射状向外散发,层层堆叠的光线开始向内扭曲,形成一个逆时针的诡异螺旋。

        然后,这些被扭曲变形的光芒开始缓慢地旋转。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

        戴雅并没有疼痛或者任何受伤的感觉,然而她确实感到某种东西在从体内被抽离出去。

        “——有很多限制。”

        戴雅眨了眨眼睛,被强光刺激后略有些混乱的视野渐渐清晰,她扯过衣服穿上,一边系扣子一边回身。

        诺兰已经坐到了她旁边,“这是神语。”

        一团漆黑线条构成的复杂图案,正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

        ——那个组合图案只有寸许大小,而且十分繁复,看上去像是由多个分开的符号、共同堆叠在一起而组成,因此乍一看线条凌乱不堪,仔细分辨却能看出哪些线条彼此勾连、哪些则是分属于不同的字符。

        戴雅看了半天,发现自己确实一个也不认识,“限制?”

        “是啊,毕竟你的身体属于这大陆上最平凡的种族。”

        金发男人姿态随意地倚在沙发上,黯淡的光芒影影绰绰明灭着,投落在瞳孔中,让他的眼神一瞬间宛如幽邃不见底的深渊。

        “今天如果换成别人,你很容易在祛除烙印的过程里死掉,因为身体的脆弱。”

        戴雅并没有生气或者感到受蔑视。

        对方大概只是实话实说,如果这就是事实的话——

        不过,她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你这么说的话,难道这还是一件可以被改变的事?”

        诺兰并没有直接回答,“或许你可以去问问你的导师。”

        好吧。

        大多数时候,戴雅做不出那种死缠烂打的事,对方不想说就不说吧,而且他刚刚帮自己解除了一个大|麻烦。

        她认真向对方道谢,然后停了停,“你不是人类对吧?”

        诺兰阐述他对于人类身体所限的想法时,并没有明显或者隐晦的傲慢,他十分冷静,像是在谈论人类和自然精灵的魔法天赋差异一样,就像在说那种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也是戴雅丝毫没有反感的原因。

        总不能因为别人毫无恶意地说了一个对自己不利的事实就生气吧。

        对方微笑着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立刻回答,“你觉得呢?”

        ……

        两人告别后,戴雅尽量以快而不过分失礼的速度,一路狂奔向圣城中心。

        在红衣大主教的星之塔办公室里,她见到了面露诧异的便宜导师。

        谢伊似乎不太明白她怎么会这么着急,鉴于距离出发还有一天时间,他放下羽毛笔,“怎么了,亲爱的?”

        “……”

        戴雅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你知道,如果一个圣职者看上去像人类,但又不是人类,那是怎么回事?”

        这说得有些含糊,她决定如果对方没听明白,那就再换个表达方法。

        出乎意料的是,红衣大主教立刻恍然了。

        谢伊都没掩饰脸上的了悟,“那不是什么问题,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不是人类了。”

        戴雅:“……???”

        “你可以认为这是光明神冕下对我们中部分人的赐福。”

        谢伊慢慢地说着,同时观察着少女脸上的表情,“你只知道一部分——那就把答案留到你回来,别急,到了那时候,这也会发生你身上。”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089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