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10章 第110章

第110章 第110章

        鲜血甚至都没来得及喷涌而出。

        紫色的光点没入血肉之中,    不断吞噬着组织筋肉,连骨骼都轻而易举地腐蚀。

        紫色的光尘弥散成梦境般的烟雾,朦朦胧胧地笼罩了这一片地方。

        ——过去,叶辰曾经在新月帝国总殿外和那些圣职者交手,也曾吸收过毒系剑气。

        准确地说并非吸收到体内,只是将剑气吸入武器内,然后立刻释放出去。

        彼时那个人来自陆家,    理论上说,她修炼的剑气秘典和陆静言一模一样。

        此时此刻,叶辰却完全无法吸收对方的剑气。

        因为那家伙太快了,    而且一句话都不说,    让他也无法借助声音定位。

        他只是依稀间看到有谁的身影闪过,快得来不及捕捉,    直到对方停下来,    他才能确定自己刚才真的看到了她。

        现在,那位军团长伫立在倾倒断裂的树干上,    手上轻飘飘地拎着空心剑。

        ——那样的剑刃是为了切入肉|体时更多扩散毒性,    然而相比之下,能灌注剑气的部分少于其他武器,    因此韧性更低,其实很容易被毁掉。

        只是到了这种境界,    那些就都没什么意义了。

        ……

        另一边,    戴雅靠近了这片诡异的战场。

        她没有立刻插手便宜师姐和叶辰的战斗,    因此也没进入烟熏雾绕的紫色世界。

        附近的湿地上堆积着被摧折的树干,    碎叶散落灌木藤条凌乱纠缠。

        那个魅魔小女孩躲在阴影里,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红色眼眸,满脸无辜地看了过来。

        “好了,废话不多说。”

        余光里那边的战斗尚未结束,戴雅直接走到魅魔面前,保持了一点距离,尽管这对两者来说都没什么用。

        “……如果一个人类的身体曾被恶魔占用,后来这个恶魔离开了,那么这个人类依然会在圣术里化成灰烬吗?注意,我说的是圣术,不是圣火。”

        魅魔:“……”

        小姑娘看上去有些困惑,可能是没想到这个圣骑士打扮的少女会蹦出这么一句。

        一般情况下,对方不该是审问一下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或者直接圣火招呼的吗?

        不过联想一下对方说的话,她微微歪过头,“怎么?你的小情人被降临了吗?”

        下一秒,她的脖颈一凉,然后视野猛地拔高。

        魅魔看到自己失去头颅的、裹着破烂衣裙的身体,正渐渐地歪倒然后直接摔在泥浆里。

        圣骑士一手拎着她的脑袋,“我看上去像是在心平气和地咨询你吗?你知道我身上的圣火徽记意味着什么吗?”

        被割头的魅魔:“……”

        她当然知道。

        准确地说,就是因为知道那么大一个圣火徽记意味着什么,她才没敢对这个人类出手。

        她并非是领主级的恶魔,比起领主手下的勇士们也差了很多,远远没有半神的力量,只是想来吃几个落单的圣职者,或者那些和教廷对抗想要搞破坏的异教徒——反正有的吃就好。

        如果用神域的分级来划分恶魔,勇士们和半神相似,领主们差不多就是准神,领主当中少数强悍的大领主们,就是次神级别。

        在此之外,还有很多普通的恶魔。

        哪怕是高阶恶魔,也并非任何一个挑出来都是神级。

        戴雅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也敢去割魅魔的脑袋,而且还毫无意外地成功了。

        拎着一个头的感觉其实很糟糕。

        但她杀过的恶魔实在太多了,多到令人感觉麻木,再想起凌旭和桃子——

        少女一手抓着魅魔脑后的发辫,一手燃起白色的圣火,“回答我的问题。”

        其实她也并不真的期待对方能回答,毕竟没有神级实力,意味着这家伙不可能降临到别人身上。

        不过,戴雅目前也没有能力去逼问任何一个神级恶魔。

        “……呃,”魅魔苦恼又害怕地说道:“是的,我是说,我没降临过别人,但我知道过程,将一部分灵魂塞进某个身体,并不像是把水倒进空瓶子里一样简单——如果要比喻的话,更像是把一种颜色的水倒进另一种颜色的液体里,前者是降临者的灵魂,后者是被降临的身体。”

        也就是说,被降临的那个身体,会一定程度上被灵魂影响融合。

        然而这不是什么新鲜的言论。

        “另外,可能这个比喻也不太对,”魅魔看到对方神情不太友善,赶忙开口补充道:“因为被使用的身体会渐渐腐坏,因为灵魂的力量太强,身体承受时间是有限的,而且这过程不可逆转,没有任何恶魔可以永远使用别人的身体。”

        没有任何恶魔可以永远使用别人的身体?

        戴雅总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什么重要信息,但她一时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那么……如果一个人类被降临过,他的……嗯,魔兽伙伴,也会被这种力量侵蚀吗?”

        魅魔送给她一个看傻瓜的眼神,“为什么?他们交|媾吗?”

        戴雅:“…………”

        她沉默了一下,“那是唯一的传染方式吗?如果是那种灵魂伴侣契约,就是同生共死的,那么恶魔的力量会因为彼此间的链接而传递吗?”

        魅魔小姑娘再次翻白眼,“你自己都说了,同生共死是灵魂契约——如果一个人被降临了,那么他的灵魂很快就会死去,他的魔兽当然不可能活下去了。”

        “我说的是降临过。”

        戴雅停顿了一下,她总觉得有什么事在脑海中渐渐清晰,“就是降临之后又离去,所以他的灵魂没死,他的魔兽也——”

        “那他的尸体不可能在圣术里变成灰烬,圣火还差不多。”

        魅魔没好气地说,“如果到了这种程度,必然是身体已经被恶魔控制了很长时间,可能几个月,可能是几年。说真的,只要超过几天,那么这个人肯定死了。”

        戴雅深吸一口气,“可是魔兽还活着——”

        “是吗?”

        魅魔冷笑一声,“你不会以为恶魔只能降临在人身上吧,你怎么知道那个魔兽身体里的灵魂也是原先的呢?”

        戴雅猛地睁大眼睛。

        她还拎着魅魔小姑娘的发辫,后者的脑袋悬在空中,血液早就不再滴落了,这画面看上去恐怖又诡异。

        “是谁在和我说话。”

        半晌,人类少女松开了手。

        “这个连半神都不是的家伙,应该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东西吧。”

        脑袋掉落在身体的脖颈处,两部分的断口迅速增生愈合。

        紧接着,魅魔身上爆出一团血雾,肌肉膨胀、骨骼拉长,化出一副线条火爆的成熟**,背后一对闪烁着血光的乌黑鳞翅。

        那人散着一头鸦黑的长卷发,额头上生出一对精巧尖锐、寸许长短的漆黑犄角,五官轮廓分明而美艳至极,容貌称得上耀眼夺目。

        她身材高挑,因此居高临下地看了过来,那双深邃明艳的眼眸紧紧凝视着面前的人类。

        ——魅魔的虹膜上泛着瑰丽攫魂的腥红,像是浮荡的血海上燃起烈火。

        绿意葱茏的森林一瞬间黯然失色。

        “看,这就是个例子。”

        美貌的魅魔有些嫌弃地说着,她随意地甩掉手掌上沾染的血肉。

        在她的身后,草地上赫然躺着那个死去的小魅魔。

        后者的身躯已经彻底干瘪焦黑,仿佛被吸走了精髓力量,死得不能再死了。

        事实上,如果她老老实实地呆在虚空,没有因为想抓几个圣职者当开胃菜而来到断层,也就不会有这种下场了。

        “这样的垃圾好歹也是个魅魔,都无法完全承受我的降临!”

        魅魔有些不屑地说道,眼中还有几分怒意,似乎又为有这样弱小的同类而生气,“何况人类呢?”

        戴雅:“……”

        什么样的恶魔能降临到别人身上?而且还并非被召唤。

        从领主级恶魔到恶魔王,这些都象征着拥有神明的力量,因此,她就没考虑出手攻击对方。

        “我以为你,”戴雅纠结地说:“难道不是因为你要强行弄出一个身体,才把她掏空了吗?”

        降临在别人身上的恶魔,自然只是意志降临,本体还远在不知道哪里。

        而这家伙强行整出一副躯体,耗尽了承受降临者的力量也很正常。

        魅魔顿时语塞了一秒。

        然后,她恶狠狠地瞪了人类少女一眼,“难道不是因为你要见我吗?”

        戴雅:“……我只是问你是谁,你报个名字也行的。”

        显然,恶魔之间彼此也能互相降临。

        如果对方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事情就有很多种可能了。

        她一直认为凌旭曾经被恶魔降临或者曾使用过恶魔力量的可能性比较大,却忽略了另一件事。

        假如他们相识的一开始,他就不是原本的那个人呢?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也许应该是前者吧,戴雅不太确定地想着,至少那个她认识的人还活着。

        ——是那个人、那个恶魔指导过她,帮助过她,还将秘典的下半本送还。

        不过,假如那人心里还将她当朋友的话,这事也不是不可以告诉她。

        对方选择了欺骗她,或者说并非故意这么做,都能证明,她并不是多么重要的角色,那人做的一切都是顺手为之,不曾真的重视她和他们间的友情罢了。

        想到这里,戴雅又觉得自己非常可笑。

        所以她曾经夜不能寐的痛苦和满心弥漫的悲伤,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要跟我走吗,小姑娘。”

        魅魔漫不经心地问道,似乎看出她的情绪正在变化,“你的这具身体快要死了。”

        戴雅:“……”

        身体快要死了?

        “你为什么想要我跟你走?”

        “你有特殊的灵魂,能一定程度摆脱法则的控制。”

        魅魔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她似乎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已经在尽量控制自己了。

        然后,她看到戴雅的表现并不太像是准备点头。

        “所以你对我有用——你为什么不看我?你不喜欢这样子?”

        魅魔抬起手,她五指修长,指尖利爪如钢钩,手腕上挂着一串雕镂精致的金环,却未曾发出任何声音。

        “或者不够喜欢?”

        戴雅莫名其妙地:“你是魅魔,谁都知道不能总盯着你们的眼——”

        话语戛然而止。

        魅魔的体型再次变化了。

        她的个子猛地拔高了许多、骨架拉大、精瘦的肌肉变得更加饱满。

        然后,魅魔随手撕掉了上身覆盖面极少的金属甲胄,露出一片平坦健硕的白皙胸膛,块垒分明的腰腹,腰间环过一条金线,下方垂落的轻飘飘的布料仿佛随时会被风撩起。

        他慢慢俯身,认真地凝视着表情纠结的人类少女。

        “这样呢?愿意多看看我了吗?”

        魅魔随手撩起鸦黑的短发,那张美艳的脸庞轮廓加深,线条越发阳刚锋利。

        他的眼睛依然是摄人的腥红,深处仿佛有血液在汩汩流动,“我不比你见过的任何一个——包括雷迦那种蠢货要好看吗?”

        戴雅:“……”

        “不,”戴雅面无表情:“我喜欢金发。”

        魅魔:“…………”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208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