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14章 第114章

第114章 第114章

        新年前夕,祈愿塔第一场公开天梯竞赛举行。

        一般来说参赛者们只能匹配到随机地图,    不过面积会根据人数而定。

        单排和双排都是小型赛场,    三排以上就会换成中型赛场,大型竞技场通常是为特殊的团体比赛举行的,    但是,    也有一种例外。

        在荣耀段位里被随机抽选出打公开赛的一对一决斗,    也会在大型竞赛场中举行。

        这样的赛场通常拥有千以上的座位,夸张一点说,在学院内部,许多人为了抢到观战名额打得头破血流。

        少部分人不包括在内。

        ——莉莉慢悠悠地走过观众席间的阶梯,    在某些认识她的同学们震惊的目光里,    她越向前走,就越是有人投来不可置信的眼神。

        毕竟前排的座位非常难得。

        不过,    如果和参赛者之一是好基友关系,    一切就都非常简单了。

        竞技场里人声鼎沸,观众区人头攒动座无虚席,人们议论着接下来的比赛。

        许多新生第一次经历,    脸上满是兴奋,    同时听着前辈们科普关于两个参赛者的事。

        三个学院的人装束都有些不同,法师们外袍上五颜六色的元素徽记,圣职者们大多穿白色,少数有所属军团的圣骑士甲胄色泽各异,    战士们的穿着风格就各种各样。

        观众区域围绕着巨大无比的圆形赛场,    阶梯式的坐席圈层越向后越发升高,    前排与赛场间相隔着透明的魔法壁障,通常情况下肉眼不可见,然而据说壁障足足有十余层,可以连续接受禁咒的冲撞。

        莉莉一直走到前面第二排,前方是院长和导师们,后方是其他荣耀和紫晶段位的参赛者,她找到自己座位坐下,旁边坐着三个交头接耳的法师。

        狼人姑娘意识到那三个人大概就是戴雅曾经提到的,前期一直和她四排的三个队友。

        进入湛蓝段位之后,戴雅就没有打四排,她的战斗力在和恶魔的血战里飞速飙升,天梯赛的一对一单挑也几乎没再输过。

        她其实打比赛次数不算多,然而中间偶尔失败过几次,大部分时候都是连胜,因此升段极快。

        “不过他们俩好像都差不多,啧啧,都是新生,都是一路连胜。”

        后排传来几个学生的低语。

        “那两个人有婚约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啊,最开始我听说有,后来是取消了还是怎么?”

        “你们不知道叶辰和纳兰彤的事吗……”

        “那次究竟是怎么了?也没个官方说法。”

        “总殿和贵族间的事,你还想要什么官方说法,不过我听说叶辰肯定是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这家伙是真的厉害,我第一次见有人魔武双修能到这种程度,我之前单排和他打过,还以为他就是个半吊子法师呢,结果我就被教做人了。”

        “噗,厉害的人多了,今天那个圣骑士我也和她打过。”

        有个战士头疼地说着,周围人的目光在他的天剑师徽记上一扫而过,“当时单排,她的剑气太吓人了,而且圣术用的贼溜,好多都是组合的,看起手完全看不出来她到底要干嘛。”

        附近的学生们面面相觑。

        他们能坐到前排,自身的段位也都很高,因此完全能想象当时是怎样棘手的场景。

        “那又怎么样?”

        后面忽然响起另一个战士的嗤笑,“圣光之塔这些年的荣耀段位胜率如何?连着几个赛季都没有人能打进十强了!那女人肯定会输的!”

        周围的圣职者纷纷怒目而视。

        “她会不会输我们不知道,”有个神官冷笑着说,“不过她很快就要毕业了,因为人家要去杀、恶、魔,为了保护你们这些在恶魔前除了求饶逃跑什么也干不了的人,我们圣光之塔的大佬们通常早早都毕业了,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竞技场里,他们如今在各种充满裂缝的边境、甚至在断层和恶魔战斗——”

        “呵,那又如何呢?谁让你们当圣职者?当了圣职者就有要这个觉悟,死在战场上也是活该,否则你们凭什么分走我们的税钱——”

        前面说话那人满脸不屑,“难道我们还要感激你们不成?”

        “我们是光明神冕下的信徒!不是你们这些异教徒的保镖!”

        “你不需要感激我们,但起码也要弄明白,圣光之塔战绩不如你们学院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强,要不换你去杀恶魔试试?”

        学生们吵成一片,前排的导师们倒是一脸若无其事。

        另外两个学院的人心知肚明,圣光之塔里强者和天才都很多,他们在这里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圣术而非和人战斗。

        不是说战斗不重要,而是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在未来的工作中去锻炼战斗能力,因此当他们的实力足以进入荣耀段位前列时,他们也就毕业了。

        毕竟圣职者们许多要听从调配,这也许不是强制性的——你当然可以拒绝,不过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教廷内部竞争激烈,每一个提升机会都很难得。

        “卡多阁下,您曾说叶辰阁下如今的战力,在祈愿塔的学生当中罕有敌手,那么今日的比赛呢?”

        剑之塔的某位导师看向副院长。

        “叶辰的剑气修炼早已大成——而且能将剑气和魔法在战斗中融会贯通,他的空间魔法极为厉害,若是再过几年,恐怕我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剑之塔的导师们当中,他年龄早就超过三位数,如今白发苍苍,面容也显得老迈,只是一双眼睛蕴藏着寒光。

        周围的高阶们战士纷纷倒吸冷气,一时间不知道副院长是在夸张还是认真的。

        “至于今天的比赛。”

        卡多冷哼一声,似乎对于另外一个参赛者不屑一顾。

        但他也不敢明目张胆表示出轻蔑,或者公然攻击对方的人品。

        毕竟那是个正经的圣骑士,而且据说很快要晋升军团长——教廷总共六个骑士团,军团长也不过几十位,这已经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自然还是叶辰小子赢面更大,纵然是我年轻时在战场上遇到的那些对手……”

        “是吗?戴雅阁下刚刚从断层返回。”

        附近一位圣光之塔的副院长淡淡地开口,“倘若你知道她斩杀过多少恶魔,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另一个副院长点头称是。

        “断层是这世上最严酷的战场,我教廷最优秀的勇士都在这熔炉里淬炼而成,相比之下,您经历过的那些帝国和王国间的战斗,根本不值一提。”

        “……”

        观众席上的导师们冷嘲热讽,后面的学生们有的在吵架有的在科普,还有的等着看比赛,整个赛场沸沸扬扬。

        相比之下,在入口区的长廊上,两个参赛者就十分冷静了。

        戴雅低头把玩着指间的耳饰,剔透的晶片流光溢彩,镶嵌在白金质地的羽翼上,每片羽毛上根部缀着一颗闪耀的白钻,下方垂落着水滴形的白宝石。

        ——这是前不久魔法之塔的工坊里打造出的首饰,花了不少钱,但足够漂亮。

        她亲自跑了一趟圣城,在安息神殿附近找到了闲逛的诺兰,鼓起勇气把这个东西送给了他。

        “我注意到你没有耳洞,所以这只是耳夹,夹在耳骨上——”

        彼时她手舞足蹈地比划了几下,然后直接塞了礼物,“那个,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不戴了,毕竟他们说这个东西还有风险。”

        然后发生了什么?

        戴雅想起来就忍不住捂脸。

        她强塞了礼物然后就做贼一样跑了!甚至都没有等对方的回复!

        所以说为什么会这样?

        戴雅扪心自问,她其实说不清自己对诺兰是怎样的感觉,但她知道那家伙恐怕不会真的开口拒绝说你拿走吧我不要。

        ——无论他内心是怎么想的。

        所以,他肯定会收下的。

        即使他可能不喜欢——不喜欢这个东西,不喜欢这个造型,或者不喜欢戴首饰?

        戴雅不太愿意或者不太敢去细想更多的事,一是她没有很多时间分心,二是,她也想不明白。

        她经常觉得自己看不懂那个人,或者说只能看到他表露出来的一部分。

        但这一点并没有真的困扰她。

        戴雅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也许人们真的会被那些神秘的未知的事物吸引——有的人会恐惧,有的人会兴奋,而她就属于那种不怕死想要继续探究的。

        她觉得自己最初对于诺兰有很多误解,譬如说认为他真是个人美心善的单纯大祭司之类的。

        当然,也不是说他内里就是个恶毒黑心莲,但他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存在。

        “你觉得我会赢吗?”

        少女垂着脑袋,望着手中精美华丽的耳饰,用口型悄声问道。

        “……你会不会说,‘没关系,输赢只是一个结果,不是最终的结局’?”

        前方是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入口,走廊里放置着大型计时沙漏,红色砂砾顺着狭窄的颈口滑落,坠落时响起一片细碎的沙沙声。

        “你做了什么?”

        戴雅等着沙漏计时结束时,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她将耳饰收起来,莫名其妙地转过身,看到神情复杂的黑发青年立在长廊尽头,他的脸在阴影中有些模糊。

        “我站在这里等一场结局毫无悬念的比赛开始。”

        戴雅这么回答,“准确地说,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叶辰并没有立刻说话。

        他走近过来,然后猛地伸手想要攫住少女的手腕,“你去了失落之地——”

        戴雅早就不是两年前那个生涩的战士了,她在对方抬手时就不紧不慢后退,根本没让他碰到自己,“你说什么?”

        叶辰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她,漆黑幽邃的眼眸中倒映出少女冷淡美貌的脸容。

        半晌,他并没有生气,反倒是自顾自地笑出声来。

        那声轻笑在静谧的走廊里格外刺耳。

        “你敢和我立下血誓契约吗,如果你赢不了今天的比赛,就把你在灼心神殿得到的东西给我。”

        “血誓?”

        戴雅平静地挑眉,“你和我每一次的战斗结果,好像都是以你重伤而告终,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问我敢不敢?”

        叶辰:“……”

        他很想反驳,却发现事情似乎就是这样。

        当然,后面两次使用龙之力的战斗,戴雅也都没撑住而倒下了,只是这画面就没让他看到过罢了。

        时至今日,他当然不会再认为戴雅还苦恋着自己。

        他能从这个小姑娘眼里看出那种彻骨的厌恶和敌视,将近两年时间过去,她已经手染鲜血杀戮无数,曾经仇视的锋芒早就化作隐藏在眼底的杀意。

        “那你要怎么做呢?”

        他这么说着,指腹摩挲着冰冷光滑的暗戒。

        ——神裔的灵魂在其中沉睡。

        然而不久前,艾蕾尔曾经醒来,就在他和戴雅以龙形态战斗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神裔的声音,被明确告知,火之原髓就在戴雅的身上。

        但是,想要得到那样东西,必须有戴雅的配合,否则即使杀了她也未必能取得。

        “我从来没把你当回事,凭什么要听你的,你算哪根葱?”

        戴雅冷笑一声,“谁会陪你玩什么立誓游戏,你也许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但我——”

        只希望你早死早超生。

        “婚约。”

        叶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地说,“你可以将那个作为赌注,如果你能取胜,我就同意解除——”

        “啊?”

        戴雅莫名其妙地看了过去,“我们有婚约吗?我怎么不知道?如果有的话,有没有凭证和人证?你父母可不算——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胡乱给我们家泼脏水,毕竟我家都被灭门了。”

        “你!”

        叶辰似乎完全没想过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然而现实是,戴雅咬死不认的话,他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年戴家家主去他们家退婚,也曾隐晦表示过,叶家最好收下那些礼物,否则戴家也可以拒不承认这婚事,只说当年都是谣传,毕竟以他们身份差距,叶家根本毫无办法。

        如今时过境迁,看似与当年不同了,然而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戴雅是红衣大主教的学生,本人也即将升任军团长,根本没人能逼着她履行婚约,别说没证据,就算有也可以说是伪造的,她说不认就不认。

        “话说,我家人死绝还是拜那位暗精灵小姐所赐。”

        走廊里回荡着少女幽幽的嗓音。

        戴雅在灯影中回首,清丽的脸容上露出微笑,反派气息十足。

        “她一直在惨叫,一直在哀嚎,她全身都在圣火里烧烂了,就像扔进焚化炉的垃圾一样,最后认命了,想要在我身上留下个印记,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在圣城晃了一圈就解决了——她真是死得痛苦十足又毫无意义呢,可能还不如垃圾,毕竟连回收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叶辰猛地攥紧了手指,眼神里最后一丝温度也褪去,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两人隔空对视。

        戴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漫不经心地挑眉,“我觉得她可能还不是最惨的——话说,叶灵儿醒了吗?”

        四周猛地迸发出森森杀意。

        戴雅毫不退让地站在原地,两人周身澎湃的威压如同山崩海啸般爆发,在空中激烈相撞。

        走廊上的墙壁轻微地震颤起来,玻璃沙漏轰然炸开坍塌,殷红的细沙倾泻而出,如同决堤的海浪。

        “……”

        半晌,远处脚步声靠近。

        两个人类错开视线,眼眸中金焰熄灭,竖瞳敛去。

        “……该进场了,两位阁下。”

        那人这样说道。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312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