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23章 第123章

第123章 第123章

        苏家的家族秘法都与空间魔法和魔阵有关,无论本家还是分家都精于此道。

        本家的嫡系更是在身上都烙印魔阵,    方便随时战斗或者逃跑——至于到底是哪个,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了。

        男主的母亲也不例外。

        苏玥离家出走的时候也将近二十岁了,她身上也有家族特制的印记,    曜日帝国人口贩卖猖獗,数百年间打压不住——原因无他,这个魔法师的国度里太过于看重血脉。

        那些出身魔法世家、有着稀奇天赋、还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子,全都面临被偷走的风险。

        因此贵族世家里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譬如孩子们身上都有无法祛除的印记,    保证他们能找到丢失的子嗣,有些家族还将印记放在显眼的位置,    让某些罪犯看到就会打消念头。

        苏玥身上就有这样的印记。

        事实上,    苏家一直可以找到她在哪里,    不过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她本人也知道这件事。

        夕阳染红了半边苍空,    血色的云霞肆意漫卷,霞光落在斑驳的青石板街道上,喧闹的集市渐渐平静下来,人们似乎也都开始归家了。

        普森城的集市上,苏玥提着篮子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在逃离家族后到遇上现任丈夫之间,她曾经一个人度过了一段时间,也曾在普森城居住,    因为当时身上带着不少钱财,    在这里买一座小房子绰绰有余。

        这只是一个帝都西边的普通城市,    算不上繁荣但也并不贫瘠,    人们安居乐业,也少有异教徒滋事。

        前段时间,叶辰提起他与戴雅要打一局公开赛。

        后者的剑气和圣术都很厉害,不知道她会在战斗中更多用哪一种,若是剑气还好说,若是圣术为主,那么叶辰身上的秘密很可能被发现——他被暗戒的力量所侵蚀,光亲和甚至连低等都没有了。

        倘若是那样,戴雅绝不会放过这件事,而他也不可能愚蠢地继续完成比赛,必然是当场逃跑。

        因此,他早早让父母离开了帝都,甚至还精心布下了幻术骗过监视者的耳目。

        倘若比赛里无事发生,那没关系,倘若发生了什么,那他们早早离去也免得被抓起来。

        夫妻两人都没有反驳儿子的意思,在这些事上叶辰一向想得很全。

        至于叶灵儿——

        上次叶辰不敢过度使用空间魔法被看出身份,因此险些被陆静言宰了,最后直接龙化,本来可以一个龙息球灭了眼前的圣骑士们,结果戴雅跳出来和他干了一架。

        最后,叶灵儿力量严重透支直接沉睡了。

        苏玥离开了集市,走过落满晚阳的住宅区街道,两侧高大的树木投下长长的阴影。

        她慢慢地走着,甚至走一段路还要稍微休息一会儿,脸色泛着不正常的苍白,看上去似乎十分虚弱。

        几分钟后,她推开别墅前花园并未上锁的栅栏门,走进了家中。

        苏玥将装满果蔬的篮子放在桌上,转身走向旁边的卧室。

        她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床上两个昏厥不醒的男性,父子俩并肩躺在一起,手臂上缠绕着漆黑的花纹,一缕一缕细丝般的雾气自血脉中涌出,在肌肤上逡巡蔓延。

        他们手臂上的黑雾在空中交缠扭曲,构成了某种奇怪的力量链接。

        两人看上去似乎都在沉睡,脸色都很糟糕,皮肤毫无血色,除了胸膛起伏能看出依然有呼吸之外,简直就像是死了一样。

        苏玥在门口站了很久,才看到自己的丈夫慢慢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

        夫妻俩对视一眼,并没有说话。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依然昏迷不醒的叶辰身上,后者保持这个状态已经数日了。

        艾蕾尔栖身的暗戒被毁,对叶辰造成了非常直接的影响。

        彼时那位神裔送了他剑气秘典,而叶辰只需要戴着戒指,这看上去似乎是个很有利的交易,实则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艾蕾尔的神魂寄居在戒指里,叶辰作为暗戒佩戴者也会被抽走一部分灵魂力量,但这力量并非白白损耗,而是某种程度上与神裔建立了联系。

        他们之间并没有正式建立过契约,但确实灵魂相连。

        就像那些血契的魔兽与其主人,有时一方死亡会直接导致另一方完蛋,或者起码会对另一方造成重创,叶辰现在就处于这种情况。

        他在暗戒被毁后逃走,传送到荒郊野外,用双面镜给父母报出位置,就直接昏倒了。

        叶天和苏玥赶来将他带走,至今数日,他都不曾醒来,甚至气息日渐微弱,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动用某些秘法,用自己的生命为他续命。

        “我去看过了。”

        卧室门口的女人轻声说道,“通缉令并没有更新,我们……至少暂时还是安全的。”

        倘若有人被教廷通缉,那么除非躲入翡翠王国,否则在整片大陆上恐怕都没有安居之地,因为教廷的势力遍布各大帝国王国。

        不过,教廷的通缉犯极多,而且其中有许多危险人物,因此普通城市不会把这些人的魔法影像都张贴在外面——说真的,即使看到他们了,也没人有能抓到他们的本事。

        大部分时候,那些通缉犯栏位都被各种欺骗民众的异教徒所占据。

        叶辰现在也是被以异教徒之名通缉的,因为他戴着黑暗属性极强的戒指,不过他并没有过那种诱骗人们献身活祭的事迹,所以和那样的异教徒还不是一回事。

        苏玥想着这些事,胸口再次传来一阵沉闷的钝痛。

        她下意识抬手捂住隐隐作痛的地方,却并没有感到恐慌,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许多年前,他们夫妻曾受过教廷军队的追杀,侥幸逃过一劫,但是,从那之后,叶天的剑气几乎被废掉了,苏玥的身体也受到重创。

        空间魔法很难再使用,她太过虚弱甚至连短距离瞬移都承受不起。

        然而数日前,他们将叶辰带走为了躲避教廷的追兵,苏玥不得不使用了空间魔法,她现在的身体几乎已经被损耗殆尽,也没有几天活路了。

        “……你后悔吗?”

        她听到自己的丈夫这样开口问道。

        苏玥抬起头,她依然在被疼痛折磨,秀美苍白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从来没有。”

        她知道,自己的离家出走不同于弟弟苏朗。

        后者是去当圣职者了,并非脱离家族——哪个正常家族也不敢因为某人去当圣职者而将他逐出家族,那岂不是明摆着得罪教廷吗?

        苏玥是正经逃婚而且还留书表示自己将一去不回,血牙氏族在订婚仪式上丢脸,对她恨得咬牙切齿,这位公爵小姐已经跑了而且离开家族,那些兽人们也没什么办法。

        若是苏家将她找回,血牙氏族的人要兴师问罪或者暗中报复,那就麻烦了。

        因此苏家干脆就表示这人已经被赶出家族,我们家没这个人了。

        在离开家族后,她经历了许多事。

        ——许多完整或破碎的记忆画面在脑海中呼啸而过。

        苏玥忆起自己如何逃离公爵城堡,脱离家族的支配,于她而言就如同飞鸟离开牢笼,她走过许多城市和国家,然后邂逅了自己的丈夫。

        彼时黑暗神尚未陨落,他的信徒数量不及教廷圣职者,但也并不在少数,至少多于远在虚空外域的恶魔之主。

        叶天和苏玥后来也成了黑暗神冕下的信徒,他们被展示了光明神和其追随者虚伪残忍的一面,得知了那些神明如何戕害同族,将旧神们纷纷杀死——是的,故事书里记载了旧神消失成为历史,却并未写出真正的原因。

        再后来,黑暗神也陨落了。

        他的信徒组织们顿时支离破碎,而且受到教廷骑士团的疯狂围剿。

        当时的情况比阴影山脉一战清理暗精灵王室要惨烈许多——米萝公主尚且能活着,其他和王室没关系的普通暗精灵更是只要不主动参战就什么事都没有。

        黑暗神的信徒们却没有这种待遇,他们有的选择战至死,还有的四处逃窜藏匿,但这些人绝大部分都被找了出来。

        圣职者的利刃血洗满门,阖族都不曾放过。

        审判骑士团斩草除根,从来不留活口,即使是襁褓中的婴儿。

        黑暗神的信徒中确实存在着有罪之人——他们做过残忍的活祭,用他人的生命灵魂修炼变强。

        但也有许多无辜的人横遭不幸。

        在侥幸活下来的信徒们心中,更是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他们无时无刻不想杀光教廷的圣职者,也愿意做任何与教廷和光明神敌对之事。

        ——当年艾蕾尔选择了叶辰,并非完全是没有缘由的。

        她是黑暗神之女,某种程度上能感知到叶家夫妇身上残存的暗力,那是父亲信徒的标志。

        因此,她在空间夹缝中逃亡时,才会在感知到他们的存在时,下意识出现在这些信徒所在的位置附近,遇到了在家门口街道上徘徊的叶辰。

        这不完全是个巧合。

        叶辰从未向别人完全透露过暗戒的存在,他身边关系亲昵的人隐约知道一些,但也不是特别清楚艾蕾尔究竟是谁。

        不过,无论是曾经的墨瞳还是他的父母,作为教廷定义里真正的暗裔和异教徒,他们对黑暗力量的感知水平都远超常人,而且极度仇视教廷。

        他们并不真的去探究叶辰的戒指里藏着什么。

        只要知道那是对教廷和光明神不利的存在,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去支持他这么做了。

        夫妻俩沉默地对望着,卧室里一片安静。

        窗外是即将褪去的黄昏,最末的夕阳竭力地燃烧着,光辉却逐渐黯淡下来。

        “这么多年来,受伤都不能找圣职者治愈,卷轴也不能用,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忽然间,他们耳畔响起一道满怀嘲弄的悦耳声音。

        两人几乎同时动了起来。

        叶天试图酝酿最后的剑气殊死一搏拖延时间,苏玥试图扑向床上昏厥不醒的儿子率先带他逃离。

        但是,她却感觉到自己与那些设置好的传送魔阵失去了联系。

        ——倘若没有那些对应阵的存在,仅凭她现在的状况,绝无可能带着另一个人瞬移传送逃走的!

        然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身边的空气里泛起奇异的涟漪,丝丝金纹如同水波般荡漾开来,硬生生止住了他们的动作。

        ——时间魔法!

        他们的思绪都在魔法作用下停止了,最后的意识也终结在这个猛然跳出来的词语上。

        夫妻俩动作僵硬地伫立在原地,如同两个失去了牵线的泥塑木雕的玩偶。

        他们的脸上甚至都来不及浮现出绝望的神色,表情都定格在震惊和慌乱之时。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反派们都喜欢说那么多话了,因为在即将成功的时候真的非常兴奋,而且很想让自己的仇人感受一下这种情绪。”

        一身军团长制服的黑发少女慢悠悠地走进房间。

        她一手扶着腰间佩刀的握柄,礼装斗篷上的徽纹和玺链熠熠生辉,在灯光照耀下亮得刺眼。

        年轻的圣骑士微微歪过头。

        她清丽甜美的脸庞上沐浴在阴影中,一点金芒落入瞳孔深处,如同坠入深渊的星火。

        “不过废话也不能说太多——”

        此时,整座城市都笼罩在夜幕中,房间里昏暗下来,魔晶灯影影绰绰的光芒战栗着,似乎随时都会在威压中熄灭。

        戴雅冷眼看着被定格了时间的夫妻俩,随手拔出腰间的长刀。

        这只是军团长制服里的礼装佩刀,然而教廷财大气粗,打造的刀剑并非华而不实的装饰,每一把都是经过圣火淬炼的宝刃,可以用之进行任何一场战斗。

        “我查了查你们过去的经历,说真的,这么死掉可能算是便宜你们了。”

        她转动手腕,一抹寒光迸射在空气中。

        煌煌锋刃射出数道瑰彩,明艳闪亮如潋滟秋水,下一秒,水面上蔓延开鲜艳刺目的血色。

        戴雅转了个刀花,利刃上血珠飞溅被甩落在墙上,染出一串鲜红的痕迹。

        在她的身畔,两具尸体倒地。

        大厅里的圣骑士们军官们沉默地望着这一幕,他们也不敢吐槽军团长阁下急着杀人是在抢功勋了,毕竟那里面有个空间法师,一不小心就会让人逃走。

        换成那些自恃身份沽名钓誉的家伙,不愿自己动手,说不定事情还真就砸锅了。

        叶天的尸身倒在地上。

        他手臂上鼓胀蔓延的黑暗纹路渐渐暗淡干瘪,周边笼罩的稀薄黑雾也逐渐消散了。

        “……”

        叶辰在一阵剧痛中被唤醒了意识。

        手臂上缠绕的黑雾倏然暴涨,仿佛是倏然接受了过多的能量,暗纹从双臂向全身蔓延,游走在血脉中的黑光如焰,似乎亟待燃烧释放。

        ——他的父亲临死前将最后的力量送给了他。

        “多么感人啊,可惜太弱了。”

        然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胸口炸开。

        他艰难睁眼,正望见细长的刀刃从前胸贯穿而过。

        戴雅伫立在床边,她单手执刀,利刃从叶辰的胸口穿心而过。

        染血的刀锋上亮起一线白色火光,紧接着圣火汹涌焚烧,转瞬间笼罩了整个刀身,火舌扯动着空气发出欢快而癫狂的嘶鸣,刀刃被炙烤出刺目的白色。

        叶辰目光微转,看到了让人睚眦欲裂的一幕。

        在戴雅的身后,几个圣骑士将地上的尸体拎了起来,满脸嫌弃如同提起了垃圾。

        那两具尸体赫然是他的父母——

        他试图咒骂和质询,却发现自己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

        圣火中幻化出苍白的锁链,牢牢地束缚住他的四肢,更多的细小链条没入皮肉,将血脉中翻腾的黑色暗能量吞噬焚化。

        每一点黑光熄灭,都象征着支撑他生命的能量在流逝。

        剧烈的痛楚啃噬着全身,眼中的世界甚至都变得混乱,燃烧的白焰中晃出无数模糊的光圈。

        “你知道吗,你父母也是教廷的通缉犯,但他们成功苟活了这么多年,如果不出意外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十年——”

        其实不能,原著里他们好像因为什么事死了,当然从剧情安排上是为了刺激男主爆发。

        “但是你毁了一切,谁让你为了什么垃圾秘典救了艾蕾尔那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呢,当然,就算给你完美的天赋和秘典,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废物的本质——可惜你不知道,现在好了,你把你的家人害死了,真遗憾。”

        戴雅用一点都不遗憾的喜闻乐见的口吻说道,“顺便,他们是正经的异教徒,没人会好好对待他们的尸体,你自己想想可能会发生什么吧,开膛挂墙头让人唾骂怎么样?”

        其实不会,哪怕教廷确实会那样对待异教徒,但她待会儿就会把他们的尸体烧个干净不留后患,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手段。

        “至于玉霊,她在楼上沉睡对吧,我想玄焱肯定有话对她说——”

        少女微微低头,黑发从脸侧滑落,美貌的容颜沐浴在苍白焰光里,眼中的辉火灿若星辰。

        “玄焱特别想她呢。”

        其实不是,龙神对那个未婚妻嫌弃的要死,看上去简直是白送都不要。

        叶辰浑身一震,显然他知道叶灵儿的龙族本名是什么。

        他眼中情绪来回变动,从痛苦到仇恨再到绝望。

        可惜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当然戴雅也不想听他说话了。

        燃烧的圣火吞没了最后的阴影,夜晚昏暗的房间里充盈了焰光,一时亮如白昼。

        ……

        此时此刻的神域。

        永恒花园中一片寂静,诸神们沉默地注视着前方。

        ——法则之环的另一部分,正悄无声息地崩塌粉碎,然后在微风中湮灭消逝。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4917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