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33章 第133章

第133章 第133章

        戴雅现在心情极差,    许多尖刻的言辞涌到了嘴边。

        灰烬圣殿里的主神们已经开始撤了。

        其实他们很想继续听下去,但他们几乎都能感受到自家上司惊人的威压,    仿佛要将神魂碾碎般的沉重,    大家都不太愿意冒着风险继续站在这里了。

        大殿中伫立的神祇们相继离去,    身影如同雾气般消散。

        空中残留的几道微弱光丝也渐渐融化。

        偌大的神殿中显得更加寂静空旷了。

        黄金与水晶铸造的高墙、纯白的玉石地砖,    皆尽倒映着仅剩的两道身影。

        神祇们笼罩在火焰般的荣光中,相比之下,    一个微弱如萤火,    一个明耀如烈日。

        戴雅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

        她自诩还挺擅长吵架的,    也从来不畏惧打嘴仗,但是涉及某些事,    她其实也不是很有吵架的热情了,    在这种情况下,    即使赢了又怎么样?

        “好像你真的在乎我会怎么想的一样……呵,    冕下。”

        这个尊称充满了讽刺。

        金发男人微微挑眉,未曾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深邃的眼眸中浮现出几分不悦,    仿佛黎明天幕蒙上了阴翳,低沉的嗓音回荡在神殿时威压四溢。

        “我将我的名字告诉你,是为了让你用它——你以为我们最初见面是怎么回事?”

        戴雅毫不畏惧地白了他一眼。

        事实上,    她很清楚地体会到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仿佛空气中都增加了沉甸甸的重量,夺走了呼吸,    挤碎了骨骼,    连思考的能力都在消散。

        仿佛只能跪在地上祈求对方饶恕。

        不过,    她现在可能也是个什么莫名其妙的神了。

        所以哪怕感觉很糟,但绝对不至于倒下。

        “你见色起意,用你虚假美善的皮囊勾引未成年少女。”

        诺兰:“……”

        他有些无奈地轻声叹息。

        然后,这位据说战无不胜、力量登峰造极的至高神冕下,以看似缓慢却让人完全无法捕捉的动作,猛地抬起手,空中虚影一晃。

        ——然后一指头戳到了面前小姑娘的额头上。

        “好好说话。”

        诺兰淡定地说道,“而且你早就成年了。”

        “我说的是这个身体,而且我也只大了几岁!”

        戴雅捂着额头对他怒目而视。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和龙神打了一架,然后他残了,你也挺累的,就找个地方休息顺便思考人生——你特意跑到了玛瑞附近吗?是因为叶辰还是因为我?”

        “我不累。”

        不出意外地,诺兰第一反应还是辩解自己的实力,试图证明他可以轻松把龙神打成残废。

        “表面上看,我们随便落到了某个地方,并没有做出任何选择,但是,那是法则在影响我们。”

        戴雅愣了一下。

        “——让你们在最后的时候战场移到玛瑞城附近,然后引发那场地震,让叶辰他妈受伤,让他恨你们,想要知道你们是谁,就像埋下一个种子?”

        诺兰微微颔首,“是的。”

        戴雅有些纠结地看了他一眼,“那我呢?你引导了我去见你?”

        “这就是有趣的那部分了,我没有主观上那么做,但是你,你其实能在某种程度上感觉到我,每次经过岔路口做出的选择都让你离我更近——你意识不到,因为那时你还不会使用精神的力量。”

        戴雅:“……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你,因为你很强?”

        她倒是没有觉得对方在说谎。

        诺兰这家伙的性格虽然比较不可琢磨,但他确实从未失言,而且他似乎也不屑于说谎。

        详情参考他们过去的各种对话。

        这混蛋只是说那些对他而言是真的,对别人来说就特别容易误会的内容。

        “因为我和你一样,有时能脱离法则的限制,你会不由自主地靠近我,我也能感觉到你。”

        金发神祇认真地回答道:“最初我其实不想和你说话,因为我觉得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你会像那些甘愿服从命运的蝼蚁一样——”

        戴雅再一次面无表情地补充:“具体表现为当叶辰的舔狗。”

        “也许没那么糟糕,或者你可以使出别的手段让他爱上你。”

        诺兰说起这些的时候毫不掩饰眼中露骨的讽刺,仿佛是在议论某个丑角的表演。

        显然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选择,或者在他心底里看不起这样的做法。

        当然,他看不起的人和事太多了。

        “这就是大部分人类或者其他什么种族,在面对危难时最容易做出的选择,我完全能理解,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觉得他们和动物没什么区别,只为了活着而活着。”

        戴雅无语地看着他。

        “这种事没有对错,我觉得只要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你可以把活着看成最重要的,也可以把怎样活着看成最重要的——再说,人家说不定乐在其中呢。”

        “我没想和你讨论对错。”

        诺兰微微抬起手,状似投降般放弃了争辩,他弯起线条优美的薄唇,露出了轻浅的笑容。

        “我只想告诉你,你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

        戴雅愣了一下,“和命运之子相杀至死吗?”

        她皱着眉思考了几秒钟,“咱俩的情况是不是有点不太一样?”

        “本质上是一样的。”

        诺兰摇了摇头,“如果你我都不做出反抗,顺应法则的安排,你不会死,只是以你不喜欢的方式活着,我不会死,只是被封印起来——大概过上几千年或者几万年,我肯定能得到自由,你应该也是吧。”

        表面上看,戴雅似乎做不到重获自由,因为她在原著里成了叶辰那个渣子的契约奴隶。

        但是,过不了许多年,叶辰就会击败大反派们成为新的神,他的后宫小弟们悉数变成神明,“戴雅”也不例外。

        那么再过上千年万年会发生什么事呢?

        也许叶辰会感到厌倦而离开,厌倦的部分可能包括但不仅限于他的后宫——或者至少在他身边环绕着数不清的女神时,“戴雅”是否在那里已经不重要了。

        戴雅是否思考过这个问题呢?

        事实上确实细想过。

        从新月帝国的皇都、再到乌云城恶魔肆虐的森林村庄,还有黄沙飞扬漫天腥风的断层。

        她被凌旭痛揍过无数次,也被恶魔重伤过无数次,有时离死亡只差一步之遥,那时候感觉死反而是一种解脱,反倒疼痛是更加无法忍受的,更加让人神智崩溃心态爆炸,产生某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干脆放弃好了。

        ——少了一次训练或许也没关系,少了一场战斗大概也没事,反正这样也未必能赢,而且最后就算输了又怎么样呢?

        在这种情绪里,戴雅就深层次回顾了原著自己的结局。

        不是她看小说看到的“被打下烙印成为奴隶”的部分,那只是“戴雅”这个角色的相关故事收尾,而是真正的结局。

        ——成为神。

        她似乎不用经历那么多疼痛和苦难,只付出身体和尊严就行了。

        戴雅说不清自己怎么想的,认为那些是重于生命的东西吗?因此无论再苦再累都咬着牙爬起来战斗下去?

        并不完全是这样。

        她认为它们是很重要的,但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让她能继续坚持的理由并不是那些,而是某种信念,关于命运绝非不可撼动、关于某些人的灵魂生而追逐自由。

        虽死不悔。

        ——就如同她在失落之地向火球小姐承诺过的那样。

        至于什么还有比死更痛苦的折磨和酷刑,好吧,说真的,她基本上没担心过那个,一个战士出身的圣职者想自杀还不容易?轻轻松松把自己炸得满地都是。

        光明神本人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为了以防万一,戴雅甚至还专门研究过这其中的具体操作,但这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在和你谈话之后,我意识到你也许不是我想的那样,所以当你表达出还想见我的意思,我就觉得也许我们可以再聊一下。”

        诺兰给足了她思考的时间后,慢悠悠地这样总结了一句。

        戴雅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她想起了龙神的话,顿时恍然,“玄焱曾对我说过,如果光明神不是真的喜欢我,是不会逼着自己接近我——他想表达的其实是你,呃,某种程度上欣赏我的性格,或者觉得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

        靠,这些反派都知道彼此的马甲,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傻瓜。

        诺兰微笑:“那不就是喜欢吗?”

        戴雅用力地摇头,“你知道我还在生气吧。”

        “那么——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并没有在初见的时候告诉你我的身份,还用那些充满误导性的言行让你偏离真相。”

        神明微微俯身,认真地看了过来。

        那张英俊无瑕的脸上浮现出歉意。

        他的眸色如同峡湾落满朝霞的浮浪,瑰美又鲜明,然而,一丝微弱又鲜明的忧郁,仿佛午夜沉沉弥漫的哀伤海雾,无端让人心碎。

        “你的剑气、玄焱的神降,还有你从失落之地带走的火之原髓,这些都在损耗你的身体,唯有参加三一圣礼才能重塑身躯,我很早就看出你没有几年时间了,那时我想,我们也很快会在这里见面,然后我会告诉你一切,反正不会很久。”

        戴雅:“…………”

        她真的没想到对方会道歉,还解释了这么一大堆。

        她其实是有点吃软不吃硬的类型。

        如果诺兰摆出高高在上的神明架子,或者一副“你这个蝼蚁被神欺骗也该感到荣幸”“你这个辣鸡凡人也配得到我的解释吗”、亦或者认为这件事很他妈“有趣”“好玩”。

        那她绝对当场翻脸,哪怕死在这里也不会再说一句好话。

        然而——

        戴雅并不觉得这事因为一句道歉就能混过去。

        但那些糟糕尖锐的、满怀愤怒的指责,在这种情况下却说不出口了。

        “我已经杀了艾蕾尔,弄死了叶辰和他的父母,好像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半晌,她缓慢地开口了。

        “当然,这事可能还没有结束,假如叶辰还会被复活,或者所谓的法则又要搞事,需要我去解决,但是,如果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工具人,你也不会摆出现在的姿态,因为你我都知道,就算今天我们吵翻了,我还是会和叶辰死磕到底。”

        “所以,无论你对我来说‘有用’还是‘没用’,其实我从未这样对你下定义因为你不是工具,我之所以向你说这些话,因为我在意你的想法。”

        金发神祇沉声接上了她的话。

        “你是一个与我有着同样信念和追求的人,也许这么说有点奇怪和矫情,不过,当你在反抗命运的时候,你是那么——光彩照人。”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699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