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35章 第135章

第135章 第135章

        戴雅坐在灰烬圣殿门前思考人生。

        她侧头看着身边垂落的羽翼.

        翼骨自肩胛下方延伸出来,    坚硬的骨节伸出刺刃,    覆羽层叠紧密,    飞羽长而柔软,    簇生在宽大有力的双翅上,洁白如同初冬的新雪,抚摸时却十分温暖。

        这世界里并没有天使的说法。

        然而,这对羽翼也有些近似的含义。

        它象征着人类或其他大陆智慧种族的极限神化,是最完美的三一圣礼的结果。

        是的,一切都是相对的,    当然还有各种不完美的结果。

        不过那就太多了,    多到她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知道每一种。

        首先,并非所有三一圣礼的参与者,    在结束之后都留在虚空或者神域。

        成为恶魔的那些人,    基本上是没法返回大陆了,    至少暂时不可以。

        在他们进入虚空的时候,    其实是被随机传送到虚空的各处——毕竟他们走的不是传送门而是裂缝,谁都知道裂缝的落点并不固定。

        然后,    他们恐怕就要忙于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虚空和神域不同,    恶魔之间水平差得太多——绝大部分恶魔都没有神级的力量,    但是恶魔可以通过杀戮和吞噬增长力量而进化,    所以虚空生物的日常基本上就是各种干架。

        而且,    拥有半神级力量的恶魔成为勇士,    要得到领主的赏识,    才能被领主带着四处搞事——相对的,    想要成为领主,也需要得到某位恶魔王的认可。

        至于这中间的过程,许多高位恶魔喜欢让竞争者们战斗角逐位置,有时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但是,那些强者生存物的残酷淘汰制度,还有充满了刺激要无休无止战斗的生活节奏,在神域并不适用。

        神域里的所有居民——

        上至光明神本人,下至永恒花园外的神殿里随便哪个路人甲,全都是神。

        而且彼此之间基本没有竞争关系。

        对于主神之下的神祇们来说,神域的生活也很简单,在战争期间要和恶魔干架,除此之外,你可以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无论是睡觉还是打牌亦或者修炼。

        反正他们不需要努力工作赚钱,也不需要讨好上级——因为即使那么做了也没啥好处。

        “不得不说,比起虚空,我其实更喜欢神域。”

        戴雅双手支在身后,仰起头望着远方出神。

        神域的天幕蓝如梦境,远处是迷雾氤氲金树辉煌的永恒花园,茫茫林海之外,依稀可以见到重重神殿,高塔和钟楼淹没在云雾里。

        身侧雪白镶金的华丽衣袂拂过。

        那人出现在她身边,以相似的姿势坐下,侧过头,一脸平静地看向新晋成神的小女孩。

        “我也觉得你会喜欢。”

        诺兰轻声地说着,在戴雅质疑的目光中淡定地解释:“你并不是那种汲汲营营满心功利的苟且之辈,也讨厌充满压力和竞争的氛围。”

        神祇低沉柔和的嗓音回荡在耳畔,温度弥散开来,吐息几乎吹拂起发丝。

        戴雅微微一失神,接着牵起嘴角,“嗯哼,我就是不喜欢,我不是那种特别有上进心的人——这才是正确说法,说实话我也不太喜欢,不是说他们不好,只是不符合我的类型,某种程度上我习惯那种安逸舒服的状态。”

        “但你能出现在这里,并非只是因为我的意愿。”

        戴雅:“……”

        诺兰解释道并非每个人都有资格进行三一圣礼,这不是有没有资历或者关系的问题,那些意志薄弱的灵魂在进入神域时就会溃散,所有的参与者也都经过精挑细选。

        另外就是整个圣礼的过程。

        “我不能完全摆脱法则,所以我做不到直接让某个人变成神。”

        诺兰颇有些遗憾地说道:“否则,我也不是特别愿意看你从恸哭花园一路打过来——太无聊了,哪怕我知道你在人类中已经不错了,但是在我眼里,看你的战斗,怎么说呢,大概就像你看那些刚修炼剑气的人一样。”

        戴雅:“…………”

        好吧,这也很正常。

        “毕竟,”少女幽幽地开口,然后阴阳怪气地感慨道,“人老了自然见识多。”

        “总之,”诺兰对这句讽刺置若罔闻,“我不能直接参与你的身躯重塑,你必须要按着游戏规则才能通关,我最多就是给你送几个不是很重要的外挂——”

        戴雅面无表情,“你都在我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没什么,你的想法,你曾经生活的世界——”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其实都挺有趣的。”

        戴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家伙的态度太坦然了,仿佛如果自己为此生气才是一件奇怪的事。

        好吧,那不是,她生气才是正常的。

        不过戴雅仔细想了一大圈,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没有那种绝不能示人的秘密,那些称得上难以启齿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都是一些符合年龄的愚蠢错误。

        所以她虽然不爽而且有点尴尬,但还是能继续面对这个人,而且——

        “其实我并没有故意去看你记忆中那些**的事,只有那些与你世界有关的部分,我是有所了解的。”

        诺兰无辜地摊开手,“另外,关于你的过去和你的生活,我更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戴雅讶然抬头。

        对方认真地注视着她,那眼神称不上温柔或深情。

        但是,沸腾的杀气和喧嚣的战意却仿佛皆尽湮灭,像是一汪黎明清光下的澄澈碧水,湖面不起波澜,映射出旁边的人诧异的脸容。

        “你以前并没有那么喜欢我吧,戴雅。”

        半晌,诺兰若有所思地说道,他的目光紧紧攫住少女略有些闪躲的视线,“因为那样的我并不完全符合你最喜欢的类型——”

        什么?

        戴雅张了张嘴,然后有些徒劳地狡辩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

        金发神祇微微俯身凑近了她,一手按在玉石台阶上,几乎将少女半圈在怀里。

        戴雅莫名其妙地抬起头。

        这位至高神冕下随意披着外袍,大敞的衣襟里,肌理分明的胸膛清晰可见,宽阔的肩膀遮蔽了光芒,将她围困在阴影中。

        “你不是特别喜欢那种类型,温柔,耐心,无害,无论别人怎样挑衅都能一笑置之。”

        诺兰饶有兴趣地说道,“你可能挺欣赏的,在你落魄的时候也很高兴能遇到这样的人,但是,在你内心深处,真正能吸引你的——”

        他微微低头时,几缕细碎的金发垂落下来,在额前飘荡,扫过浓郁的暗金色睫羽,一瞬间多了某种充满危险的诱惑力。

        “那不是,好吧,你说得对,这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过去的你,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但你不要认为你就真的那么了解我,我发誓我在你面前从未在心里思考过‘我的理想型’,所以你不知道答案。”

        戴雅冷静地分析。

        她确实没在诺兰面前考虑过这个问题。

        除却前两次见面,后面她成了圣职者,还学了精神魔法,大部分时候,她和诺兰的聊天内容都很正经的,最多就是在心里吐槽光明神——没办法,因为他们的谈话离不开这个。

        在正经话题中,戴雅很难走神去思考什么恋爱问题。

        “并不是因为那个。”

        诺兰好整以暇地摇头,“我只是能感觉到你的情绪,顺便凭了解猜测一下你的喜好——你总是在心里吐槽我,是因为你觉得光明神的某些行为和力量形成鲜明对比,比如说我明明很强但是非要装成白莲花,我是不是乐在其中。”

        戴雅目瞪口呆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沉吟一声,“你是吗?”

        “不是,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让我高兴的事,遇到你以后大概好一点了。”

        诺兰很坦荡地回答道,“不过你对我真的有挺多误解的,比如说,你现在肯定觉得我话太多人设崩了,或者和你心里想象得一点都不一样——我为什么要和你想的一样?那只是法则让你看到的‘我’,你也没有和我认真相处过。”

        “……好吧。”

        戴雅点了点头,“但那不是因为你骗了我吗?我觉得我挺认真的,而你装得也很认真,你也可以一开始就和我这样相处啊,吐槽我,告诉我搞错了,而不是看我的笑话。”

        “可能是那时候我觉得听你在心里骂我挺有趣的,不过后来,我又开始期待你看到——”

        戴雅嗤笑:“真正的你?”

        “不,我不会说你看到的是虚假的,那只是一部分,我想让你看到更多。”

        他停顿了一下,“而且,你真正向往的是那种拥有这样的力量、不会因为轻蔑而无视、意志上会选择打爆所有挑衅者的人,哪怕态度嚣张、姿态傲慢——对于你记忆里最后出场的我,嗯,你其实很喜欢吧?”

        戴雅:“……”

        这次她真的惊呆了。

        她呆坐在原地整整一分钟。

        再抬头时,诺兰还气定神闲地坐在旁边,只是没再保持那个奇怪的姿势,看上去也不急着等她给出什么答案。

        戴雅感觉不太好。

        “我想出去冷静一下。”

        就在她想像个大人物一样原地消失时——

        “等等。”

        身后再次传来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

        磅礴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

        仿佛无形中生出恐怖的重量,将她生生地压在原地,半步动弹不得。

        戴雅只剩下翻白眼的力气了,“又怎么了?”

        诺兰不紧不慢地走到她身边,低头看着一脸无所畏惧、仿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小姑娘,也没说发表什么霸总脑残宣言——要是那样的话,戴雅一定怼死他。

        金发神祇只是无奈地摇头,“你忘了你的戒指和武器。”

        戴雅眼前光芒一闪,指间和双腕传来熟悉的触感。

        冰凉的金属环圈吻上皮肤。

        同时,周围的压迫感消失得一干二净。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699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