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36章 第136章

第136章 第136章

        “……谢了。”

        戴雅低头看着腕上的赤红色手环,    以及那枚存着大半家产的空间戒指,那上面还存留着契约的气息,    庆幸的是这些都是灵魂契约,所以即使换了一具身体,她也依然能使用它们。

        这倒是完全意料之外的发展。

        “你把它们收起来了吗?”

        诺兰淡定地说道,语气平静难分喜怒,    “在你进入神域、肉身消亡的时候。”

        “……那我再谢你一次。”

        戴雅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觉得现在这个场合仿佛不太合适立刻抽身离去,    但她真的需要点时间思考一下人生。

        “我走了。”

        然后,    不等对方回应,她就以一种大人物应有的逼格,    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原地。

        ——事实上,    这只是行动太过迅速而造成的错觉,毕竟她也不可能突然能掌握空间魔法。

        不过,    这具经过圣礼而诞生的神躯,速度快得不可置信。

        眨眼之间,    她就站在了永恒花园外围,继续向前就是那些中下级神明的宫殿。

        少女仰起头望着笼罩在白雾中的树海,树海上的天穹泛起一丝灰霾,轻薄透亮的昼光照亮了淅淅沥沥的雨丝,    穿过漏雨的枝桠洒在铺着玉白砖石的小径上。

        下雨了。

        戴雅诧异地伸手拭去脸上的水滴,    她听见远方的神殿里传来隐约的乐声。

        那些声音在落雨中渐渐熄灭,    仿佛是人们感应到了什么变化。

        有一瞬间,    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了。

        这就像是当你和别人吵架,    想要保持礼貌地告辞离去,却发现自己连门都找不到。

        戴雅愣愣地伫立在花园外围,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抹掉脸上的雨水,转身回到了灰烬圣殿。

        在这座富丽堂皇的殿堂里,主神们的身影悉数回归了。

        他们正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说话,地面上倒映着燃烧般的荣光,连绵成一片辉煌光海,日神和月神最先看到了戴雅,然后接二连三有人抬头望了过来。

        戴雅在一堆主神的注视下,慢慢地点了点头表示致意。

        原谅她实在懒得装模作样给这群人行礼了,在接受了那些爆炸般的信息之后。

        主神们当然也不在意,毕竟这位刚刚可是和光明神大庭广众吵架的人——

        他们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俩人是什么关系。

        “你冷静完了?”

        身后倏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戴雅回过头去。

        英俊的金发神祇一脸淡定地站在她身后,外袍衣领半敞的强壮胸膛几乎贴上后者的脊背,他的吐息甚至都在耳畔氤氲弥散,带着温暖的热意。

        两人的距离甚至不能用近在咫尺来形容,更像是刚刚结束一个亲昵的拥抱一般。

        如果狗血一点,她应该猝不及防地摔倒然后——

        好吧,无论后面会发生什么,前面那个都是不可能的。

        倘若这副神明的躯体还能因为这种事而摔倒,这场三一圣礼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戴雅冷静地后退一步,将一个精致的青铜箱子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抱在怀里。

        她稍微打开了箱子,闪耀的紫色光辉顿时流泻而出,赫然是一箱澄亮沉重的紫金币。

        “我差点忘了这个。”

        她微微举高了箱子,“你还记得之前我问了你一些魔阵学符文学方面的问题吗,就是为了完善某个魔法道具,现在那些人将成品做出来了,赚了一大笔钱,按理说你也应该拿到一部分,这些都是,当然,你可能不稀罕,但我必须得让你知道。”

        ——魔法之塔的那些同学们,一定不知道他们的分红对象到底是谁。

        虽然说这个人大概对金银财宝没有任何想法,毕竟这种东西他要多少有多少,而且最重要的是,根本没什么用。

        神迹大陆上的人们需要钱支付各种花销,从生活到修炼。

        传说大陆上的龙族热爱闪亮的贵金属和五彩斑斓的宝石,这是出于天性,而且那些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有用的,据说他们会在财宝上睡觉,或者将自己埋进金币和宝石的海洋里。

        至于神族们,神域没有流通货币,他们似乎也没有物质需求。

        另外,假如他们真的想要钱,教廷最不缺的大概就是这些东西,更遑论那些愿意用金山银山换取神明祝福以延续寿命的贵族们。

        不过无论如何,诺兰可能不会要,戴雅却不能不告诉他。

        哪怕给神分钱这种事说出去或许都会遭到嘲笑——怕什么,她自己也是神呢。

        “没错,你又不会因为自己是神而拒绝,为什么我就不想要?”

        诺兰迎着她的视线欣然伸手接过,箱子在指尖触及时顿时消失,似乎是被收了起来。

        “谢谢,这其实还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赚到了钱。”

        戴雅眨了眨眼睛,“但这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意义吧。”

        假如他想的话,随便找个佣兵公会在里面等着治愈伤员,一会儿就能赚大一笔钱,毕竟这家伙释放圣术又不会累,而且效果恐怕好到爆炸——字面意思。

        “它和你有关系,”金发神祇淡然自若地说道,“那就有意义。”

        大殿里的主神们动作各异,有的别过头去似乎不忍直视,还有的眼观鼻鼻观心假装听不见。

        戴雅:“……”

        她一时语塞,不知道自己是该吐槽对方胡乱瞎撩的言语,还是该假装没听见。

        “你冷静下来了吗?”

        诺兰再一次问道。

        “……”

        戴雅心情复杂地抬起头,“如果我说是,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

        诺兰好笑地轻声重复了一遍,“不,是你想做什么,假如你能正常与我相处,你可以问我任何事,无论是关于这个世界还是其他的,不需要再去翻历史书,也不需要再进行那些奇奇怪怪的脑补——”

        “那不是脑补,法则灌输给我的那些故事里,你就是那个样子,而实际上你也好不到哪去。”

        戴雅很不客气地说,“三一圣礼的参与者有一部分能变成恶魔——如果神祇们不轻易降临大陆的话,只有来自虚空的威胁一直存在,教廷在大陆的地位才会不可撼动,所以说,你和雷迦是不是有什么py交易。”

        毕竟大陆上只有极少数顶尖强者能对付恶魔。

        在圣职者中,虽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驱逐或者杀死恶魔,但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大有人在,数量远远多于那些顶级战士和法师,而且更有效率。

        教廷以之立足的当然不止有对抗恶魔。

        光之力的治愈和净化也是最为核心的存在,战争,兽潮,各种天灾**都会造成伤亡,这时候圣术的重要性也就显现出来了。

        “嗯?我不会把那称作交易。”

        诺兰自动省略了前面的两个字母,“我们没有真正立下任何约定,而且他也不配让我这么做,如果不是法则的存在,再加上他确实有点用,就像你说的——我可能也就把他杀了。”

        “你的意思是,”戴雅琢磨了一下对方的话,“法则不允许你杀死他,但你其实也有办法做到,只是你觉得他有用,就勉强接受了这个结果?”

        “杀死大多数旧神——这其实是法则希望的发展,我早就知道,但我也不愿因此选择不这么做。”

        他很平静地说着,似乎也不为此愤怒,“旧神的陨落早就被书写入命运的乐章,留下的这些人——”

        “以前我以为你们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主角需要击溃强大的敌人才能成长,我曾认为这个世界是以那些剧情为中心。”

        戴雅有些迷茫地说,“但既然这不是一个故事,只是法则让我误以为是一个故事的话,在某种程度上说,它还是选定了叶辰,它为什么这么做?它只想让你们都死掉,让自己选择的主角变成新的神?”

        这又有什么意义?难道法则希望获得一个强大却听话的神明吗?

        ——叶辰就一定符合它的标准?

        戴雅并不觉得。

        那家伙人品如何暂且不提,但他最初就讨厌教廷,也讨厌向神明跪拜,显然骨子里就是不愿意臣服别人的存在。

        他只能在意识不到真相的情况下当一个工具人,让他对法则言听计从几乎不可能——除非法则变成一个绝世美女什么的。

        “法则可以影响你们的行为,但不能直接杀死你们对吧?”

        戴雅百思不得其解,“我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法则希望你们完蛋,所以找了一个工具人来清除你们,但是在这之后呢?”

        诺兰沉默不语。

        主神们面面相觑,神情都有些复杂。

        或许没人知道答案。

        戴雅在原地站了一分钟,周围都没人说话。

        戴雅:“……”

        ——我不想在这里傻站着了,这些人不讲话就算了,还一直在看我!

        诺兰有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紧接着,她就听见自己脑海中响起的声音:“那你还想去哪?我带你去吧,虚空?传说大陆?断层?还是哪个遗迹——遗迹我可以带你过去,不过你可能无法再拿到其他的原髓了,毕竟你已经是我的眷族。”

        戴雅:“……”

        这个人不按套路发言的做法,又一次让她酝酿好的台词说不出口了。

        因为新的问题已经冒了出来,这似乎远远比“她的理想型到底是什么”重要得多。

        “那火之原髓呢?”

        “和你的身体一起毁掉了——它必须有载体才能寄存,不过,如果你不参加三一圣礼,也只能再活几个月了。”

        戴雅倒是没怎么感到可惜,反而她松了口气。

        如果火之原髓被毁了,那就再没有人能利用它了。

        “那么,另外两个遗迹的土之原髓和水之原髓?”

        失落之地只是三大遗迹之一。

        事实上,像是这种破碎的位面还有很多,不过三大遗迹是其中相对而言比较完整的空间,也没有太过紊乱的能量波动——据说少部分位面里时间甚至是停止的。

        失落之地遍布火山熔岩,火元素泛滥成灾,灼心神殿里藏着无数冒险者都未曾发现的火之原髓。

        沉默之渊则是无穷无尽的水,放逐之境是无边无际的沙漠,所以,另外两种元素原髓恐怕就是水和土了。

        戴雅想了一下,“为什么?当时失落之地也是青郁——呃,也不算是他带我去,我们只是在入口和目的地见面,就像参加了什么比赛一样,但没有他的话我可能召唤不出后面那个火球。”

        “答案很明显,因为我不是他。”

        诺兰停顿了一秒,“那些废物不曾死在他手里,火神如果见了我,或是感应到我,说不定宁愿把那个东西送给叶辰了。”

        戴雅:“…………那个火球?”

        “她挺烦人的,对吧。”

        金发神祇无语地说,“自己什么都不做,当别人想去完成她不敢做的事,她又开始质疑和抱怨——说实话,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我杀了他们不仅是因为我想看看法则是否能‘出现’,也是因为我真觉得他们没必要活着。”

        戴雅早就知道光明神把那些神都弄死了。

        她脑补过各种原因,从单纯的沉迷战斗到各种多角恋爱恨纠葛都有,所以现在听到真相反而觉得不过如此了。

        “那个火球就是火神本人?他们不是都被你弄死了?”

        “一缕神魂,为了守护火之原髓——那是她神格的一部分,在她把那个送你之后,她应该就彻底消失了。”

        “我懂了。”

        看来另外两个遗迹里面也是这种情况。

        “所以说那两位主神也恨你恨得咬牙切齿吧,”戴雅点了点头,“我们走吧,我就想听听他们怎么骂你。”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806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