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41章 第141章

第141章 第141章

        戴雅:“……”

        自从刚才的开门战役,    她就逐渐发现,那些奇形怪状的神明们,其中有一部分人的形态,    与她见过的许多种恶魔极为相似。

        结合前面发生过的某些事,尤其是三一圣礼,    不难推测出一个结论。

        也许恶魔这个种族,    最初也曾经是神明。

        至于为什么后来沦落到虚空外域,    说不定诺兰在其中也直接间接做了什么,    或许只是雷迦输给了他。

        戴雅沉默了一下,    “您就是风的主神?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

        “你认识未来的我,却不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生物并没有回答而是开口反问。

        好吧,假如刚才那些生物是恶魔的前身,那么他们的主人兴许就是未来的虚空之主——

        “那么,    ”戴雅不太确定地问道:“雷迦?”

        下一秒,这虚幻的黑白世界猛烈地颤抖起来!

        苍穹在战栗中破碎,地面在震动中分裂,烟青的元素潮如同风暴般卷上天空,    虚空中的雾海剧烈翻腾,如同浩荡洪波。

        戴雅迫不得已舒展开收敛的双翼,躲开狂风的乱流以免被撕碎。

        她能感受到这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并不想去实验自己的肉身强度。

        混乱只持续了短暂的一小段时间。

        几秒钟后尘埃落定,    一切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她依然站立在那片空旷的广场上,    只是前方的巨大的神灵已然消失不见,    徒留这一片苍白死寂的世界和模糊晃动的黑影。

        “这就是我让你回到过去的意义吗——”

        忽然间,    那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戴雅回过头去。

        一个俊美的银发青年伫立在不远处。

        他赤|裸着线条完美如雕琢的上半身,肌肉强健的前臂上箍着黄金环圈,下身依然是覆盖着骨甲的节肢利爪,尖刺嶙峋的尾巴无声拖曳过地面。

        整个人散发着凶兽般的野性美丽。

        “你将我的真名带给了我,那是法则从我身上夺走的最重要的存在。”

        那人慢慢走近,微微低头俯视着她。

        青年的脸庞英俊得几乎邪异,凌乱的银发和额头的纤细尖角,更显出几分诱人的魔魅气息。

        他的亮青眼眸像是太阳雨中的天穹,暗色菱形横瞳泛着锐利的冷意。

        戴雅却能感受到其中有那么几分友善和真诚。

        “谢谢。”

        他这么说道。

        戴雅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实话实说:“我不是主观上选择回到这个时间点,假如我帮到了你,那很好,但可能只是个意外。”

        “那么再谢谢你的坦诚。”

        银发青年似乎被逗笑了,他懒洋洋地弯起嘴角,“你看上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未来我做了什么事把你坑了但你还不知道?”

        戴雅:“…………”

        这什么人啊!

        “你说法则把你的真名夺走了,那是什么意思?嗯,我是说,显然它用某种方法让你忘记了你的名字,为什么?”

        “因为它想把我囚禁在这个世界,削弱我,然后抹杀我。”

        雷迦很干脆地回答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黑发姑娘,后者微微蹙眉,似乎陷入了沉思,“未来的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不属于这里,这世界诞生的时候存在某些力量,它吸引了我们穿越无数遥远的空间,跨过重重宇宙来吞噬它,但是——”

        戴雅睁大了眼睛,“但是你们再也无法离开了。”

        这就是原因!

        关于为什么法则想要除掉他们,因为他们最初就不属于这里,而且表面上是这样的原因,从本质上说,他们正是因为不属于这世界,所以才能一定程度上摆脱法则的控制。

        雷迦微微点头,有些自嘲地轻笑了一声,“是啊,”

        果然如此。

        假如诺兰也是同样的存在,不,不用假如,他百分之九十九是的。

        他曾经说过他们但凡存在于世上一日,法则都想要控制或者清除他们——当时这个对象也包括了戴雅在内。

        戴雅能猜出他们大概是某些来自异时空宇宙的生物,他们拥有很强的力量,这一点和她不同,她在过去的世界里就是个普通人。

        然而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们的灵魂并不在这个世界诞生,所以能一定程度摆脱法则的辖制。

        另外,戴雅觉得自己兴许能做出更多的事,也就是说,她受到法则控制的程度比他们还要少,

        “那么……你刚才说你们被吸引过来,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我的眷族们,还有其他的,如今被称为主神的存在。”

        银发青年略有些轻蔑地说道,“以及他们的走狗。”

        戴雅:“所有的主神和他们的眷族,全都不属于这个世界?”

        “是的,”雷迦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法则不希望这个世界有神的存在,它不会主动塑造神明,是我们……我们吞噬了这世界的部分本源之力,又被这世界的土著奉为神明,它排斥我们,因为我们既是外来者又成了神,收割土著们的信仰。”

        戴雅总觉得这事不简单。

        倒不是说她认为对方在骗她,不,她觉得雷迦说的都是实话,然而也许有什么事是被他们忽略的。

        “你之前说法则让你忘记了你的名字。”

        戴雅想了想,“不仅是名字这么简单吧,你是不是也忘了其他的事,譬如你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

        短暂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片刻后,银发青年微微颔首,有些无奈地回答:“是的,我忘了,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前,我以为我是这个世界诞生的神——是不是很蠢。”

        “还好吧,你只是,身不由己。”

        戴雅思考了一下,“你还记不记得更多细节,譬如说你们是怎么被吸引来的,而且你说本源之力,那具体是指的什么?”

        “……我很愿意回答你的问题,但是你不一定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雷迦似乎陷入了回忆里,他垂落视线,暗银色的睫毛上泛起一层碎光,亮青的眼眸中生出几分抑郁。

        “很久以前,我感受到有某种我可以吞噬的、与我本身可以驱使的力量有关系的物质,就像是食物会吸引饥饿的人,我‘闻’到了它的气息,于是我穿过了我们之间所有的时空,我触碰到了那种东西,它赋予了我更多的意识和思考能力,它让我们可以现身并且影响这个世界——具体表现为风。”

        戴雅并没有完全听懂,但她隐隐约约明白了其中的部分意思。

        “你吞噬了那个东西,就得到了风神的神格,可以在这个世界里操纵风的力量——但是你之前不可以吗。”

        “在不同的宇宙空间里,我的力量有不同的表现方式,风只是其中一种——毕竟在有些地方,它并不存在,或者说,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雷迦试图详细地解释,但他也只能说到这里了。

        银发青年有些不满地皱起眉,“果然,语言的表达能力是有限的。”

        “你说它赋予了你更多的意识和思考能力,这具体表现是什么?还有,你为什么在想起你的名字后就变成了人的样子?”

        “因为我想感谢你,我想用与你更加相似的状态出现,也许对这个有帮助。”

        雷迦笑眯眯地说着,狭长深邃的眼眸里流光狡黠。“虽然我能感受到,你其实也挺喜欢我最初的形态。”

        戴雅一时无语。

        “那也是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的我,那时我有名字,我试图将我自身的存在区别于我能感知到的其他生物,这是名字的意义,我和我在其他维度的投影,都可以共享它。”

        雷迦并没有抓着刚才那点不放,“法则希望我被禁锢在这个世界里,成为它的工具,所以夺走我的名字——”

        戴雅其实不能完全理解他的经历,考虑到他们过去的生活完全不同,她不是很能想象对方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不过,她至少能明白法则对他做了什么。

        “法则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她忍不住再次发问,“曾经有人告诉我,法则不是一个活物,它没有很清晰的思维,也不能真正操控某个人去做某件事——只是它的存在本身会引导事情向着既定的结局发展。”

        “你说得对,如果它真的是个生物一样的存在,它就会阻止你回到过去,也不会让我们有机会对话。”

        雷迦沉吟一声,“不过,你不会在这里停留很久,我能感觉到,这个时空正在排斥你,而当你离开之后,我也会慢慢失去和你有关的记忆,最后完全不记得你。”

        戴雅:“……那你又会忘记你的名字?”

        “我不觉得,只是我或许会以为,那是我自己想起来的。”

        银发青年有些不爽地摇了摇头,“果然,我恨这种感觉。”

        没有人会喜欢。

        如果只有力量而不能自由做出选择,还要受控于各种规则,那真是和傀儡无异。

        戴雅听他说自己很快会离开,“你说你曾经祝福过我——”

        同一时间,雷迦也开口了:“你说你到这里并非主观选择——”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着,然后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银发青年哑然失笑,“好吧,我回答了你很多问题,也不差这一个,是的,我确实在你身上感应到我自己的力量,而且这个世界的时空力量都在排斥你,所以我猜你来自其他的时间点。”

        “可是我真的没见过你,”戴雅绞尽脑汁地回忆着,“你知道吗,如果你和我真的近距离接触过,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你变成了其他人的样子,或者你降临在某个人的身上,而当时我不知道是你。”

        雷迦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或许是的,有趣,我还从没想过使用别人的身体。”

        戴雅正在细数自己见过的恶魔,反正这是在过去,她干脆说了一部分自己的经历,“其实凌旭和桃子应该也是被某个恶魔降临了,他们用了他们的身体,那不会真的是你吧?不,等等,那天在断层森林里,我和魅魔王见过,其实那也有可能是你,只是我以为——”

        雷迦莫名其妙:“魅魔王是谁?”

        戴雅:“……”

        她扶额,“你未来的手下之一。”

        雷迦看上去依然一头雾水,“这是它的名字?”

        “不,她叫芙露,不过——”

        话音未落,两人身边忽然白光闪动,光芒散去时,露出一大团黑影。

        那是一个圆球状的生物,头和躯干生长在一起,球体身躯上方有一对幼细双角、身后有一对单薄的黑色鳞翅,还有一条又细又长、末端呈现桃心状的尾巴。

        它有一双腥红的大眼睛,也是一嘴獠牙,不张口的时候其实显得十分可爱。

        这个黑煤球就像那些童话故事里的小恶魔,有一点点邪恶气息,但又算不上恐怖或者丑陋——当然,忽略它的体型。

        因为这家伙差不多有一个卧室那么大。

        戴雅:“……”

        那个生物圆球状的身体上生出两条手臂,两只爪子抱着一团光球,似乎前一秒还在欢快地进食,现在受到了某种惊吓。

        雷迦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煤球睁着那双水汪汪的血红大眼睛和他对视,不知道他们进行了怎样的交流,几秒后,仿佛认命了一般,煤球愤愤地摔掉了手里的光团。

        然后,煤球的身体开始收缩。

        瀑布般的黑发垂落,窈窕的曲线生成,一具美妙光裸的**诞生在他们眼前。

        黑发红眼的年轻女性,身材劲爆至极,脸庞美艳如同烈火,气势凛冽似刀锋,完全无法想象她本来的样子。

        戴雅向雷迦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样子。”

        靠,原来魅魔王本体是个黑球。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8898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