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46章 第146章

第146章 第146章

        戴雅在永恒花园的湖畔度过了一段时间。

        她见到了未来神域不曾拥有的景色。

        夜幕苍凉宁静,    蕃盛金树笼罩在月光里,水面上荡漾着一片粼粼星辉,天穹中不见星月,因为那些神明就在这位面中。

        还有那位至高神冕下不曾示于人前的真正样貌——事实上,诺兰说他的种族本来就可以有各种形态。

        他们因为人们的愿望而存在,    所以本来也没有固定的样子。

        最后,两人都能感受到那种不可抗拒的时空规则之力,正在渐渐加强,    开始影响到他们所处的地方。

        “假如我不曾被这世界的法则所限,我可以带你前往任何一个时间点,或者任何一个宇宙空间,    真可惜。”

        诺兰这么说着,    他神情平静地凝视着漩涡中心的少女。

        戴雅伫立在疯狂的时空力场之中。

        暴|乱的洪流席卷而来,仿佛无数只狂躁的鬼手撕扯着身躯,    四面八方传来扭曲的吸力,无边无际的混沌正缓慢又沉重地涌来,    仿佛要将她彻底吞噬。

        “不可惜,    我们还会再见。”

        她想了想,“虽然说现在我也不算聪明,也并不强,    但未来你会见到一个更傻更弱的我,    我会做一些蠢事或者说一些蠢话,    不过你最初似乎也没有对我抱有期望,    所以反而接受良好了。”

        “你说了你救了我,    那也算是蠢事吗?”

        金发神祇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唔,那大概是我最不后悔的事了。”

        最后的絮语破碎在风中。

        诺兰维持着人身伫立在原地。

        他望着那个人消失的位置,同时感受到那些汇聚的时空能量迅速消散,很快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真令人感动。”

        恍惚中,永恒花园吹过一阵清凉的微风,轻风卷过梢头吹起金叶。

        风流抚过坠落的叶片,金叶倏然被撕裂成几段,仿佛风中暗藏着锋锐的刀刃。

        金树在夜晚摇晃出幢幢黑影,小径一地月光如同水银倾泻。

        朦胧的夜雾中,如同幻觉般浮现出银发青年的修长身影,他若有所思地站在树荫里,凝视着刚才那个黑发少女消失的地方。

        “你向她索要的代价一定没有听上去那么简单吧。”

        不请自来的风神这么说道,“她见过未来的你,却能认为过去的你真是个等待救赎的小可怜,我不知道该说谁是傻子了。”

        永恒花园里一片沉寂,笼罩在夜雾中的林海树梢上,主神们悄无声息地注视着这一幕。

        ——尽管远远看去,他们只是一些五彩斑斓、体重超标的鸟团子。

        诺兰也不去愤怒或者震惊为什么风神能进入自己的地盘。

        通常来说没人会这么做,但即使真的发生了,他也并不在意。

        “大概是你自己,雷迦,我从未向她说谎。”

        “你是我们当中受这世界法则影响最深的存在。”

        雷迦不置可否地说,语气里还有一丝幸灾乐祸,“谁让你的神格最强呢——所以,我想未来的你会忘记许多东西,你不记得你在过去见到过未来的她,但是她可以一定程度操控时间之力,这是独属于灵魂的力量,这一点在你们初见时,你就会知道。”

        事实上,这世界上时间魔法天赋虽然罕见,但也不止于几千年几万年只出一个人,然而,只有那些能一定程度摆脱法则控制的人,才有机会穿越时空。

        戴雅只是法则选出的、凑巧能与她那具肉身契合的异世灵魂。

        她被拉入这个世界后得到了时间的力量,那肯定是法则无法预料、然而能被光明神感知的。

        金发神祇不为所动,“所以你认为我故意接近她,或者我对她做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找机会让她回到过去,因为可怜我而帮我?”

        “你自己说出来就清楚多了。”

        雷迦满怀讽刺地说。

        他们相隔十数米,两人中间的虚空里倏然浮现出魔法水镜。

        镜面中投映出神迹大陆里的景象,那些人类和兽人已经建立起繁荣的文明,各大王国帝国中遍布着建筑精美华丽的城市,纵横交错的街道上有着熙熙攘攘涌动的人群,因为太过遥远而渺小如蝼蚁。

        但是,在他们眼中,那些人和蝼蚁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他们多么脆弱,为什么它会想要创造这样的世界呢,它因此向你许愿,又因为失信把自己玩死了,但是说到底,它还是想这么做的。”

        雷迦低声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另一位被困的主神。

        所谓的“它”当然是指的创世神。

        “你看这些人类和兽人,出生到衰老再到死亡,最强的人梦想也只是成神,但他们是它造物,即使成为这个世界的神,在我眼里也和蝼蚁无异。”

        风神轻轻地嗤笑了一声,“如果我能解放自己的全部力量,我可以一瞬间毁掉所有的位面。”

        “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和所有的主神死得干干净净。”

        诺兰风轻云淡地说,他望着魔法水镜,“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也可以杀死一群蚂蚁,而他们通常不会为这感到骄傲。”

        雷迦哑然。

        行吧,毕竟对方说的是实话。

        “我不是在向你炫耀,”风神没好气地说,“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想的,看看他们,他们的身体那么容易坏掉,他们的性格也是模糊而不稳定的,总是在变化,无法长久维持那些崇高的情感,我想异世界的人类和他们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诺兰点了点头,“像你一样?”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吧,”雷迦摊开手,“我又不是值得您利用的对象——或许也有一点,至少在未来我还活着,说明我的存在还有一点价值吧。”

        “你不明白。”

        半晌,金发神祇不紧不慢地开口了,“我向她说过的关于我们种族的宿命和规则,那些都是真的,不过,假如想要摆脱这些也并非没有办法——我随便控制一个人进行许愿就能做到了。”

        雷迦:“……”

        他似乎也没想到事情竟然能这么简单地被解决。

        “但我不会这么做,而且说实话,我在被我身上的规则和这世界的法则同时制约,我现在也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了。”

        诺兰幽幽地解释道:“其实我并不在意你怎么想的,但我知道你想得到她,所以才会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风神张口欲言,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纠结地问:“你早就能解决你自己的问题?那你还沦落到今天这样,你是不是有病?”

        “或许吧,”对方这么说着,沉郁的声音飘散在风中,“我只是一直相信,我们种族的宿命也许会毁掉一切,但不包括我们的信念,只要我不放弃,就总能遇到那个与我怀有同样想法的人,我希望这一切能由对方来终结,这个人是什么种族,是强是弱,都不重要。”

        ……

        这次,戴雅没再有熟悉的昏厥、然后苏醒在另一个地图的经历。

        她穿过一片苍茫迷雾,在幻境般的空间里前行。

        耳畔仿佛波动着一阵阵的絮语,像是锋利细小的昆虫触手刮擦耳膜,四周一片空茫的苍白,偶尔有泛着绿光的裂隙浮现在虚空里。

        那些裂隙有大有小,会随机出现在各个位置,有时只是一闪而逝,有时会停留几秒,裂隙周围有丝丝缕缕的幽光绽裂,像是从缝隙里流淌而出,又像是被吸入裂口,一时间竟分不清方向来去。

        忽然间,那些浓雾逐渐散开,雾气中隐隐约约露出某个人的身影。

        那人一头黑发,身材瘦削修长,容貌俊美中带着几分邪气。

        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明亮锐利,只是冷静如不起波澜的死水,没有半分人性的情绪蕴藏其中。

        戴雅:“…………”

        说实话,哪怕经历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事,这一刻她依然很想骂街。

        因为那张脸分明就是属于叶辰!

        她亲手将刀插进对方的胸口,又用圣火将对方的尸体烧成灰烬,甚至连那栋房子都用时间魔法彻底销毁。

        当然,这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事太多了,那些主神们还都是来自其他的宇宙呢,叶辰这个渣子被复活了也没什么值得震惊的。

        但是她能看出来那并不是叶辰。

        或者说,这可能是叶辰的身体,或者谁变成了叶辰的样子,但应该不是他本人。

        他从来没有这么平静到毫无情绪的表情,尤其是在看到戴雅的时候。

        而且,这人处在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

        作为一个神明,她其实有很多感知世界的方式,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很难通过其他的任何途径去观察对方。

        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戴雅从视觉上“看”到了他的存在,才知道那里有个人,而且他与这世界完全相融,仿佛从最初就是互为一体的。

        尽管他有着人的样貌,但在感觉上来说,他和这四周弥漫的白雾、远处闪烁的绿色裂隙,似乎都没有差别。

        戴雅心中浮现出一个不可能的猜想,“……你不会是创世神吧?”

        白雾苍茫,空气中絮语连绵,奇异的力量波动泛起无形的涟漪。

        那人抬起头来看她,然后缓步走近。

        黑发青年靠近过来,他似乎动了,又似乎没有,“我的造物确实这样称呼我。”

        靠。

        他不是应该死了吗!

        “原著”,那个法则根据未来编造的故事里,似乎也提过创世神在造物后陷入永恒的长眠,相当于一种牺牲,而之前经过那番对话,戴雅意识到这应该是创世神毁诺的代价。

        但现在又是什么鬼?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90644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