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49章 正文完结

第149章 正文完结

        永恒花园经年弥漫的雾气已然消散,    林海中成群的金树在阳光下恍若燃烧。

        迷蒙的金辉环绕着灰烬圣殿。

        神殿前一片狼藉。

        大广场平整的玉石地面已然破损,    火焰熄灭后留下焦黑腐烂的痕迹,空中飞扬着霜雪般的灰烬。

        身形巍峨的龙族趴在地上,似乎正努力地想要撑起躯体。

        他通体漆黑、鳞片泛起火光而显出几分暗红色,身后的翼翅逶迤及地,骨骼仿佛被折断般不正常地扭曲着。

        巨龙的利爪上遍布伤痕,赤金的眼眸中光焰黯淡了许多,    像是疲惫得刚结束了一场战斗。

        “……”

        戴雅刚进入神域没多久,    一眼就认出了龙神冕下。

        说实话,    她没亲眼见过玄焱的真身。

        哪怕曾经在神降状态下龙化,    而她的龙化基本上就是玄焱的模样,    但她龙化时也没空去照镜子,    所以还是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样子。

        不过,此时此刻,那完全是一种直觉,    或者是相似的眼神——哪怕满含疲倦也依然有着不曾泯灭的凶戾傲慢的气息。

        “你这也太惨了吧。”

        戴雅小声嘟囔着,“……不过你还活着就好了。”

        “……”

        玄焱也看到了她,    似乎很想喷她两句。

        但因为过于劳累,龙神还是闭嘴了,    亦或者在蓄力,    因为他的身躯渐渐变小,然后重新恢复了人身,    然后阖上双目似乎进入了短暂的休憩状态。

        戴雅也设想过最糟糕的可能性。

        譬如说他们三个不仅被创世神打败还被封印甚至抹杀了,    诺兰在后续的战斗里也失败了。

        那么,    她甫一回到这世界,虽然未必是满目疮痍遍地狼烟,但至少对自己而言,也只剩下战斗至死这一选项。

        虽然戴雅也不确定创世神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譬如说他为什么不直接把她传送走,或许他没有这个能力?还有,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和诺兰之间那个许愿的约定?

        总觉得创世神是知道的,所以才想要让她毁诺。

        有几座偏殿也被损毁,像是被无形的气浪冲击而过。

        剔透的花窗被击碎,金玉墙垣和布满雕纹的梁柱,从当中被完全折断,水晶穹顶也坠落而下,四分五裂的碎片折射出一道道斑斓辉彩,晃得眼花缭乱。

        一阵微风掠过安静的废墟。

        戴雅:“…………”

        雷迦趴在断壁残垣之间,以他本体的形态,巨大的身躯完全陷入在废墟里,一只爪子扒着残缺的山墙,翅膀奄奄一息地垂落着,稀疏的青色风流缠绕着双翼。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悲惨的场景有一点点滑稽。

        现在其实不是什么兴师问罪的好时候,否则本来自己是有理的一方,似乎也变得有点趁人之危?

        回忆起他和桃子“去世”的样子,那时有多么悲伤和愤怒,现在就有多么想打爆这个家伙的脑壳。

        戴雅深吸一口气,忍住把他暴揍一顿的冲动,转身向灰烬圣殿的前厅走去。

        这里道路开阔,金碧辉煌的镜回廊直通大殿,两侧明耀的烛光闪耀如烈焰,镜面般的玉石地砖上反射出少女燃烧着荣光的身影。

        一切设施保存完好,似乎并没有受到大战的波及。

        很快,她就远远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在大殿尽头的王座上,金发神祇一肘压在扶手上,伸手支着额头似乎陷入了沉思。

        他微微垂着头,似乎也因为疲惫而情绪不佳的样子,几缕散碎的发丝垂落而下,衬着英挺锋利的脸容,平白多了几分令人心碎的忧郁和脆弱。

        大殿的正中央,叶辰半死不活地倒在地上。

        他全身浴血衣服破裂,裸露的双臂上遍布伤口,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破体而出,将血肉皮肤相继撕毁。

        “看来我要谢谢你了,冕下。”

        青年艰难地撑起遍体鳞伤的身躯,“创世神已经死了,他再不能压制我的意志,不过拜他所赐,我这被你信徒杀死的异教徒,还有复活的机会。”

        王座上的神明微微抬头,似乎在看他,又似乎在遥望更远的地方,色泽浅淡的眼眸中笑意隐约闪过。

        诺兰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望着某个方向,一边非常敷衍地说:“不客气。”

        叶辰:“……”

        他心里喷出了什么脏话不得而知,不过他看上去确实生气了,不知道是为神明这轻蔑的态度,还是为自己过去的各种遭遇。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虽然打赢了创世神,但你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

        他有些讽刺地说,“如今,即便是我也能打败你——你这来自异界的恶心怪物,蚕食别人的梦想为生,竟还有脸成为神明——”

        诺兰依然没有看他,似乎还陷入了某种出神的状态。

        “说得好像他多么愿意当这个辣鸡至高神一样。”

        大殿里倏然响起一道柔和悦耳的女声,嗓音并不算成熟,清甜中甚至带着一丝未脱的稚气。

        叶辰不可置信地回过头,正望见某个黑发少女悠哉悠哉地走过来。

        她容颜清丽甜美,时间被定格在最美好的青春里,从此岁月也无法再磨损一丝光华。

        少女身姿窈窕,羽毛丰满的雪白双翼温柔地收敛着,柔软的覆羽微微战栗,像是风中的雪绒。

        在人类眼中,她身上沐浴着神明的辉煌荣光。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那要经过怎样残酷血腥的洗礼,在无尽的战斗和意志的切磨中熔炼而成。

        “三一圣礼。”

        叶辰震惊地看着她,“你舍弃了你的肉身?”

        戴雅处于这你也知道和这你都不知道的纠结中。

        首先,叶辰这家伙似乎挺清楚三一圣礼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和创世神共用一具身体的时候,显然对外界无所感知,或者并不能共享创世神的记忆。

        他肯定也不清楚在那个破碎位面中发生的对话和事情了。

        “……”

        戴雅根本懒得理他。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

        叶辰冷笑起来,“你是和他一样的怪物了,从此你无法真正地活着,也无法再孕育生命,这种捷径和人身修炼成神截然不同,你的一切都被夺走了——”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点点金芒在空中浮现,迅速穿插凝聚成巨大的光剑,数道光刃从天而降,钉穿了他的身躯,剑刃上流转着禁言的符文。

        空气骤然安静了。

        “啊,听到他说起这种话,我真的要恶心吐了。”

        戴雅慢吞吞地说着,忽然转过身,“你也好不到哪去,骗子。”

        在大殿入口,身材高大的银发青年倚在立柱上,手臂上的金环碎裂了一块,半裸的身躯线条美如雕塑,烟青的翼翅上骨刺尖锐,鳞片泛着冷光。

        他容颜俊美邪异,亮青色的眼眸中横瞳桀骜,只是注视着殿堂中的少女时,多了几分笑意。

        “抱歉,亲爱的,某些事和我预想的有些出入。”

        某种程度上说,虚空之主还是稍微掌握了一点如何与她相处的技巧。

        譬如说小姑娘依然吃软不吃硬,好吧,她未必一定吃软,但和她硬来肯定只会有反效果,所以前风神先道歉再说,尽管这句话里没多少诚意。

        “比如你差点被创世神宰了,还被你的仇敌救了?”

        戴雅不再看叶辰了,事实上,多看他一眼她都觉得恶心。

        “这么说就有点问题了,亲爱的。”

        王座上的金发神灵优雅地站起身,“他不配当我的敌人,我也没想救他。”

        还没来得及说话的雷迦:“……”

        “我难得同意一次这家伙说的话,亲爱的,”虚空之主无奈地扶额,“他根本没想救任何人,他打败了创世神,我们就解脱了,仅此而已。”

        “别理他,你又不是他的‘亲爱的’。”

        诺兰走近过来,借着方便的身高差,伸手揉着少女乌黑柔软的长发。

        后者瞪了他一眼,眼神没什么杀伤力。

        “说得好像她就是你的一样。”

        殿堂里回荡起另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

        戴雅下意识微微偏过头去,结果却被旁边的某个金发混蛋按住了脑袋,不过,余光里还是瞥见龙神的身影。

        红发男人抱着手臂伫立在门口,赤金的眼眸中重新腾起熠熠光彩。

        他也半裸着肌肉强健宛如神铸的完美身躯,流溢着火光的黑色鳞翅反射着灼灼日辉,像是黑夜中燃烧的烈焰。

        “滚你妈的力量耗尽,老子才不相信呢,你在骗人的方面真是和创世神那家伙半斤八两。”

        龙神英挺桀骜的脸容上写满了不屑和嘲讽,哪怕自己的状态也有些狼狈,但也不妨碍他表达鄙视的情绪。

        “遗憾的是,这对某些人来说总是有效的,不是吗?”

        大殿入口的另一侧,美貌如画的前木神优雅地伫立,鸦黑长发闪烁着绸缎般光泽,白皙的身躯上蜿蜒着翠绿的藤纹,如同深林中走出的神灵。

        戴雅刚才没看到他,“我以为你走了?”

        他微微抬目,眼眸绿得动人心魄,“我其实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下去,不过我想了想,我欠你一句谢谢。”

        按受伤程度来说,他并不比另外两位好很多。

        但是性格问题,但凡他还能动一下,就不会半死不活地以本体形态趴在外面。

        “毕竟——”

        青郁稍稍停顿了一下,眼中流泻出一丝戏谑的笑意,语气里不再有盛气凌人的傲慢,“倘若没有你的话,我的孩子们也不会出生。”

        围观群众:“……”

        地上半死不活的叶辰:“……???!”

        戴雅沉默了一秒,“那,我也没法厚着脸皮说不客气,毕竟是你生的,出力最多的是你——代我向他们问好?”

        青郁欣然点头,接着很干脆地闪身离去,走之前也不忘记给诺兰一个充满鄙视的眼神。

        等等。

        戴雅忽然意识到另一件事,神域夜晚的对话犹在耳畔,莫名其妙地,她有点心虚了。

        她抬头看向诺兰,“你也想起来了?”

        “自从你回到这里,和你的表哥聊天的时候。”

        金发男人笑眯眯地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远处濒死的叶辰,落在少女发顶的手指温柔地下滑,抚过她的脸颊,“那么,谢谢你再次救了我啊,大英雄。”

        戴雅:“……”

        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我一点都不相信你不能自己解决他,没办法,我就是手贱。”

        “其实我也可以解决他,没办法,我就是很享受被你拯救的感觉。”

        诺兰一脸坦然。

        戴雅忽然发现自己真的词穷了,“……那你们能不能把剩下的麻烦解决一下?”

        “那就不用我们解决了,一旦我们离开这世界,法则在他身上加注的力量就会消失,他也会死得一点渣都不剩。”

        不远处的雷迦一脸随意地说着,“反正我们没人想继续留在这里了——亲爱的,想见我的时候,记得呼唤我的名字,黑桃也是一样的,他很乐意你随时召唤他。”

        玄焱也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如果你反悔了,记得告诉我,即使穿越几千个宇宙也不是问题。”

        两人相继消失了。

        戴雅不想再看到地上苟延残喘的叶辰,反正没多久他就要彻底地死干净了。

        她拉着诺兰走出了灰烬圣殿,同时感觉到那些主神们的气息相继消失,他们似乎都获得了某种解放,自由地离开了这世界。

        “他们祝福过我,我是说,我的灵魂,所以我好像一直能呼唤他们。”

        戴雅在外面一片狼藉的大广场上停住了脚步,“……不过,我都不知道狼魔王什么时候祝福过我,假如我见他的话,你不会在意的吧?”

        “……”

        诺兰似乎思索了一下,“说实话,你真的很喜欢他。”

        戴雅眯起眼睛看着他,试图从对方脸上找到一点嫉妒,很可惜她失败了。

        “我不知道,我一直很喜欢狗——大概也包括不想吃了我的狼?”

        “你知道他的本体并不完全是你见到的那样吧。”

        “我知道,”戴雅不太确定地说,“我在这世界见到的所有神的本体都是被美化过的,我猜?或者说更倾向于这个世界的某种生物,包括你也是。”

        “我和他们不同,我想变成什么都可以,如果你真的很喜欢——”

        他想了想,“毕竟你是我的最后一个许愿者,从此以后,也会是唯一一个,可以尽情向我提出要求,再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人,所以,你可以让我变成任何样子,当然,你想见谁并不需要让我同意,但我很高兴你会问我。”

        少女怔怔地看着他,清澈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然后猛地扑到对方的怀里。

        “我果然好喜欢你啊,亲爱的。”

        “……”

        “我有好多好多愿望……”

        远处的永恒花园落满恍若晨曦的金光。

        天际仿佛燃烧着金焰,漫卷出大片点彩般的光明,通透明澈,映出宛如新生般的世界。

        “那些都会实现的。”

        神祇们相拥的身影镶镀金芒,一瞬恍如永恒。

        ——正文完结——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9206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