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154章 无责任番外

第154章 无责任番外

        瓦兰西亚,    圣光神殿。

        数十个位高权重的圣职者正在等候。

        他们安静地伫立在原地,    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忽然间,    神殿里闪耀起星点的金芒,    如同夜色里的萤火,    金色光点在空中盘旋飞舞,    然后汇聚成一道狭长的裂隙,    裂隙里的金色光雾源源不断喷涌而出。

        浓郁的空间能量凭空卷起旋风,    吹拂着圣职者们的衣摆。

        他们望见一片雨露般温热的光芒,    金白交辉的圣光辉煌无匹,有些人阖上了双目,    不过隔着眼皮似乎都能感觉到滚烫的热意。

        “……”

        这应该是最后的一个了。

        上届三一圣礼成神的试炼者,    几乎悉数返回过圣城,    有些人留了下来,    有些人又回到了神域,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会让瓦兰西亚的同僚们记载这一部分内容,    作为只有最高层才能触碰的辛秘。

        当然,如果你从三一圣礼成神,    却完全不想返回圣城,也不会有人逼你这么做。

        只是大部分人都不会这样,更何况瓦兰西亚的圣殿里直通神域,成神后再次返回也是很简单的事——反正都是些半神准神,    最多有一两个次神,    在主神以下的等级里,    纵然进入大陆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主神们就不能冒然进入大陆,否则可能引发天灾般的恐怖景象。

        ——当然,这些都是创世神和法则合体期间搞出来的垃圾规矩,毕竟这世界里所有主神都不是土著居民,拥有神格的存在都是来自异世宇宙。

        不过大陆上的圣职者们对此就一无所知了。

        事实上,叶辰大概算是唯一对此有所了解的土著,除了他之外,其他知道内幕的人都是来自异世,包括戴雅。

        “……”

        在盛大神圣的白色光海中,依稀浮现出年轻神明的轮廓。

        黑发少女轻盈地跃出裂缝。

        她的面容甜美清丽,带着尚未褪去的最后一丝稚气,永远地停留在美好的青春岁月。

        神祇的身姿匀称、曲线窈窕,比例完美得如同黄金切割,身后一对强壮美丽的羽翼翩然舒张,每片雪白羽毛上都荡漾着纯净的光芒,仿佛世间仅存的光明潋滟一身。

        戴雅一边向前走一边收敛了身后的双翼,同时向着最前方的教皇陛下微笑,“好久不见,导师阁下。”

        “不胜荣幸。”

        谢伊也向她俯身行礼。

        教皇陛下身为隐藏在圣职者中的神祇,自然也能感觉到其他神明的力量,他知道对方在境界上超过了自己,因此行礼也相当心甘情愿。

        两人交换了一个待会儿详谈的眼神。

        戴雅和另外几位大团长以及红衣大主教打了个招呼,她并不意外自己是最后一个出结果的——其余三一圣礼完成者,除了去虚空的那些,全都回来过了。

        那些圣职者很快离去了,神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抱歉我没有告诉你任何信息,关于圣礼的内容。”

        谢伊走到她身边,“那是不被允许的,也许你会见到一些自以为知道规则的人,不过三一圣礼并没有规则,所以参赛者要么一无所知,要么被误导。”

        戴雅现在完全不在意了。

        在大陆上的圣职者眼中,距离三一圣礼开始的那日,只过了十几天时间,但对她而言,那差不多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没关系,我后来也想明白了——对了,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我准备见见我的朋友们就离开,以及,我有两个基友,翡翠王国的国王陛下和她的弟弟,他们想在瓦兰西亚转一圈,但是不想引发任何关注,这没问题吧?”

        谢伊欣然同意,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

        至于所谓的不能在此停留太久,他只是以为昔日的便宜学生急着返回神域,只是来圣城里拜别一下好友,说实话,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所以也没多想。

        盛夏时节的圣城沐浴在晴光里,玉石堆砌的宫殿庄严神圣,水晶穹顶耀出斑斓彩辉。

        荣光之日的盛况已经结束了数日,内外城的街道上都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景象,三三两两的圣职者从神殿里离开。

        一队身着纯白甲胄的圣骑士从街边走过,戴雅瞥见他们胸口金色的盾牌徽记,并且在队伍末尾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戴雅?”

        队伍中的狼人姑娘有些惊讶地开口。

        戴雅笑眯眯地和她打招呼,看着对方身上的小队长斗篷,“日安,莉莉——或许该称呼你阁下了?”

        狼人姑娘轻轻咳嗽了一声,和领头的圣骑士交换了个眼神就离开队伍。

        她一把揽住往日的学妹,凑到后者耳边低声说道:“还要多谢你,自从你的导师当上教皇,我就转正了,你完成了神降,他们就给我升职了——我是说,我的战绩够了,但是战绩够了却没有升职的人多的是。”

        戴雅对这些现象早就见惯了,“你还记得我说过我要把沙纳王国那些地下城都端掉吗?*”

        “你那么做了吗?”

        莉莉微微睁大了眼睛,“天呐,那时候我还说我想和你一起,我可没想到——”

        “是的,我走之前就去大闹了一场,我装成被诱拐的游客,本来还想多忍一会儿,但里面有些场景实在是恶心到我了,我没想到那里还有这么多孩子,还有那些口味独特的‘客户’,现在,他们,还有地下城背后的那些人,都死得渣也不剩了。”

        “……前几天我听说有三个大贵族世家的家主都失踪了,那是你干的?”

        莉莉双眼发亮,头顶毛绒绒的耳朵似乎都在兴奋地颤抖,“我也听说过他们可能和地下城有关,所以王室甚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真的,我清理第一个地下城的时候,那里的负责人对我说我惹上了大|麻烦,我说放心吧——”

        毕竟我连你们的创世神都干翻了。

        虽然理论上说,不是她亲自动的手。

        “等等,你说你走之前,那你去了哪里?”

        莉莉似乎是不知道三一圣礼的事,因此有些疑惑地问道。

        事实上,戴雅所说的也并非指的是去参加三一圣礼,“嗯,我结婚了,我带我对象回家见我的家人。”

        “啊?”

        狼人姑娘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那、那么,祝你新婚快乐?”

        “谢谢。”

        戴雅拥抱了一脸呆滞的前学姐,看着后者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背影似乎还有些恍恍惚惚。

        外城遍布着雪白的大理石建筑,从街市到居住区都是一片肃穆庄严,祈祷的神殿鳞次栉比,高耸的钟楼尖塔指向天空,四方各有一条大道通往内城,层层玉石阶梯干净整齐,两侧陈列着教廷英雄的塑像,下方的碑文上镌刻着彪炳战绩。

        除了荣光之日外,平时的圣城小范围对外开放,外城是允许游客居民进入的,只是严格限制了数量。

        此时的外城商业街和居住区,也有熙熙攘攘的游人和信徒走动,在足以容纳几辆大马车并行的宽阔街道上,偶尔有一小群人满目赞叹地路过,也完全不显得拥堵。

        青莹和青樾转过街角,他们抱着从附近城镇商店里买了的甜食,隽秀美丽的脸庞沐浴在阳光里,翠绿的藤蔓面纹焕发出充满朝气生机的微光,过于出色的容貌频频引起路人回眸。

        哪怕是某些圣职者也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戴雅!”

        如今成为国王陛下的青莹看到了昔日的小伙伴,拉着弟弟迅速窜了过来,漂亮的绿眼睛里浮现出喜悦,接着又有些担忧:“你竟然回来了?没有关系吗?”

        他们两人都被父亲告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俩不是精灵,而是某个上维宇宙生物单体繁殖的产物。

        姐弟俩对这个事实接受还算良好,于是前任木神直接跑路了。

        也不是青郁非要丢掉他们两个,创世神的意识被彻底毁灭之后,神格不能再束缚诸位主神,他们也都急着离开——事实上他们剥离神格也会被法则推出这世界,以后倒是可以再回来,但也不能停留很长时间。

        “父亲说我们不是真的精灵,也许还需要很多时间成长。”

        青樾歪头回忆着当时的场景,“他可以带走我们,但是他……他说他进入这世界前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他觉得我们最好留在这里直到我们没那么弱。”

        戴雅:“我觉得他的原话应该比这要难听很多。”

        “是的,不过我们习惯了,而且我也有点理解他了,他太惨了,所以他才那么……希望别人都不好过。”

        青莹扬起下巴,学着父亲的姿态和口吻说道:“而你,你竟然草率地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听上去就是很不理智的决定。”

        “错,你父亲才不会把那称为终身大事。”

        戴雅白了她一眼,“他最多说‘婚姻,你就像个人类一样遵循这些无聊的规则,哦,我忘了,你以前本来就是个人类’。”

        姐弟俩对视一眼。

        青樾将怀里的糖罐递了过来,“你真的带你的……新婚对象回家了吗,你真正的家?”

        其实他俩也不太清楚戴雅的家乡究竟是什么样子。

        不过,他们至少知道创世神建立这世界的灵感来源于那个位面,两个伪精灵眼中射出明亮的八卦之光,“发生了什么?他有没有和你的家人打起来?”

        戴雅:“……”

        你在开玩笑吧。

        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俩人可能搞错了一件事。

        他们兴许认为,她是和那些主神一样的存在,至少在力量等级方面是近似的,只是生活方式不同罢了。

        所以他们才能认为自己的家人有能力和自己的新婚对象干架。

        “你们小说看多了,我们那边没有殴打家庭成员新婚对象的习惯。”

        不过想起那个场景,她还是觉得特别滑稽。

        “他们一直在猜测他是哪国人,还有人问他工资和工作,我侄女们打赌他是个演员或者模特,还问我他有没有单身的兄弟,如果有的话一定要介绍一下,当时很多人都喝高了,我有几个哥哥还想灌他酒,我姐夫一直在向他炫耀自己多么能赚钱,我有个嫂子在我耳边念叨他可能只是贪图我家的钱——”

        戴雅一边道谢一边吃了对方给的糖,回忆起那个混乱场面就要笑死了。

        现在想想,她和诺兰那家伙果然还有很大的段位差距。

        后者一直举着酒杯保持微笑,满脸淡定从容地听那些人说话,而且来者不拒地喝酒。

        戴雅则是一直在好尴尬和好想笑之间反复横跳,酒杯都捏碎了两个,“——我说我也是这么觉得,可是没办法,谁让他长得好看人又甜呢。”

        姐弟俩其实听得一知半解,他们不是很能想象那个场景,但在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青莹眨了眨眼睛,“啊,真甜蜜,虽然我只要一联想你说的人是谁,就觉得特别诡异。”

        青樾想了想,“父亲说过许愿之翼那个种族,数量不算很少,只是散布在不同的维度空间里,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从这个角度,他应该真的有兄弟。”

        “他确实有,但他自己都没见过。”

        戴雅耸了耸肩,“说实话,他真的挺混蛋的,之前我们玩游戏——嗯,他教我怎么完全控制自己的梦境,然后我试着在梦里体验一些我没经历过的事,结果他把一切都搞乱了。”

        青莹试探着问道:“……他一巴掌把你打醒了?”

        “不,他只是,”戴雅停顿了一下,“怎么说呢,一定程度上控制了那个故事的走向,强迫我和他又在一起了,而且还一直在搞我。”

        姐弟俩嫌弃地看着她,然后逐渐面无表情,“这就是所谓的明槽暗秀吗?”

        “不是,你们没体会过,他内里挺恶劣的,还挺享受玩弄别人——”

        “但你好像并不讨厌这个。”

        青莹有些怜悯地看着她,“你真惨。”

        青樾倒是东张西望了一下,周围依然是满目惊叹的游人,还有少数居住在附近的归家的圣职者,没看到什么可疑的对象。

        “你自己来的吗?”

        戴雅:“……”

        戴雅有些不忿地伸手去掐国王陛下水嫩光滑的脸蛋,后者倒是不闪不避,一副任人蹂|躏的样子,“我确实不是很讨厌,我不反驳这个了,不过,我不是自己来的。”

        她侧过头看向着道路尽头的广场,柑橘色的暖阳在平整石砖上流淌,蔓生出宛如黄金铺就的道路。

        路上的行人有些惶惑地仰首而望。

        广场上人影晃动,中央有一座石质喷泉,成群的白鸽在广场上踱步,偶尔几只扑扇着雪白的羽翼飞起,有个美貌的金发少女坐在池边,摇头婉拒路人的邀请。

        她身材高挑,穿着刺绣精美的织锦长裙,裙摆上银丝漾开光晕的涟漪,姿态娴静优雅。

        不断有游人从附近经过,甚至有些圣职者都按捺不住想要和她搭话。

        她温柔地回应的每一个人,摇头拒绝了他们,然后微微垂眸望着手边瑟缩的白鸽,似乎在耐心地等待什么事或者什么人。

        少女浓密微卷的灿烂鬈发如金线织就,从肩上如同瀑布般流泻而下,脸廓清晰精致,五官美得毫无瑕疵,皮肤泛着月华般的柔辉。

        然后,她抬起头,视线穿过空荡荡的漫长街道,向着戴雅所在的位置露出了微笑。

        青莹和青樾:“……”

        有点牙酸。

        他们忍不住去看旁边的戴雅。

        黑发少女微微咬着嘴唇,眼中的幸灾乐祸渐渐褪去,甚至有些不爽地鼓起了脸。

        戴雅有点生气。

        ——明明是自己出于报复才要对方扮演一个真·温柔娴静美少女,注意,不是表面上微笑背地里捅刀、或者直接把对方灵魂碾碎的那种。

        此时此刻,那些人不断去搭讪,刚才还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想去摸她的肩膀!

        当然,那人最后恍恍惚惚地走了,并且会在回到家里后,向妻子坦白他有多少次外遇经历。

        戴雅尽量平静地和姐弟俩告别。

        下次见面可能就要很久以后了,或者至少等到他们也可以像他们的父亲一样随意穿梭位面的时候。

        现在,这俩人还只是想抓紧时间游历大陆各处,在走之前多玩几年。

        戴雅走过宁静的街道,圣城在蜜糖般的暖阳中熏蒸着热意。

        世界宛如沉入熔炉,散发着昏沉模糊的气息,周遭的景物渐渐黯淡。

        唯有道路尽头的金发少女依然端坐,身影如同黑夜暗潮里焕光的灯塔。

        白鸽振翅起飞,羽毛翩然、边缘镶镀金芒,雪似的身影掠过铅华洗净的碧空。

        广场上的人们与同伴交谈着,视而不见地从少女面前走过,喷泉的水从出口流出,细碎的水珠在空中散出七彩的光晕,像是一道微缩的彩虹。

        戴雅走到她面前,“……真过分。”

        “你是说你让我变成这个样子,现在又拒绝让任何人欣赏我吗?”

        诺兰淡定自若地说道。

        戴雅当然知道对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将刚才那个试图咸猪手的人赶走,让周围的人看不到“她”的存在,这些都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

        “我是说你明明在教我怎么在梦中——然后你闯进来把一切都搞乱了。”

        她有些泄气,“我只是想体验一些我之前没有的经历,并不是说我希望自己没遇到你,我只是试试那是怎样一种发展。”

        “你知道你肯定没法完全使用雷迦的力量。”

        诺兰很好脾气地柔声说,用那种温和甜美的少女嗓音,依然让人听得耳朵发痒,“到最后你还是要来找我。”

        戴雅其实也很难完成玄焱的降临,在她没有被逼入绝境的情况下。

        至于青郁——他的力量属性不太适合,暂且不提戴雅不知道他的契合条件是什么,就算达成了,可能也没法真正毁掉艾蕾尔。

        “我不是说这个,”戴雅有些无奈地看了对方一眼,“算了,你变回来吧,重点是,你在灰烬圣殿里对我干了什么好事?你是有什么奇怪的恶魔控性癖还是怎样?”

        空中再次泛起光雾波动的金色涟漪,雾气散尽时,身量高大的金发男人悠然起身。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前面的小姑娘,在另一个位面经过合法手续认证的新婚对象,“我以为你……当时也乐在其中?而且有些那些奇怪爱好的人明明是你吧。”

        “……也许。”

        戴雅也没急着否认。

        她踮起脚摸到对方的脸颊,后者以一种几乎称得上顺从的姿态低头。

        男人丝绒般卷曲璀璨的金发垂落,发梢轻飘飘扫过流荡着阳光的睫羽,他的眼眸色泽亮而浅,眼神却幽邃得令人心跳,像是望不见底的深渊。

        圣城里传来悠扬的钟声,喷泉的水流高低错落地挥洒开来,日光徜徉在广场上如同浪潮,神殿的水晶窗幕反射出泠泠清光,周围嬉闹的孩童被大人警告着收声,往来的人影变得模糊。

        “……你就是我最奇怪的爱好。”

        戴雅跳起来吻了自己的新婚对象。

        “……我真庆幸。”

        诺兰微笑着搂住少女纤瘦的腰肢,将后者举到空中与自己平视,两人呼吸相融,长长的睫羽仿佛都纠缠交汇,近得再无距离。

        她抬手,五指抚过男人的颈侧,温柔地插入浓密温暖的金发间。

        唇瓣上传来微弱的刺痛,齿隙张开被肆无忌惮地吻了进来,口中洋溢的糖果香甜悉数被吞没。

        与此同时,巨大的阴影铺天盖地覆下。

        异界的神祇张开遮天蔽日的纯白羽翼,将自己的眷族环在双翅之间,他们周身环绕着隆冬落雪般蹁跹飞舞的白羽,万物被隔绝在外,如同一场虚幻又真实的梦境。

        戴雅:“……”

        在这样美丽堪比电影的场景中,她却感到裙摆在风中微微扬起,冰冷的触感贴上腿侧,像是游走的鳞蛇滚过皮肤,缱绻地辗转过关节、一圈一圈缠绕上裸露的大腿。

        “你是把我的尾巴玩够了,现在又让我来玩你的吗?”

        算了,配合一下吧。

        于是她的呼吸紊乱了一瞬,躯体脱离意识控制生成自然反应。

        少女白皙的双颊上蔓起潮红,泛金的眼眸中水雾氤氲。

        她背上的衣衫撕裂,露出同样丰满华丽、只是略小了一圈的羽翼。

        浓密光亮的白羽整齐地沉缀,弥漫着朦胧光晕,在翅根被柔韧的鳞尾抚过又反复摩挲时,小幅度地颤抖起来。

        金发男人轻轻咬了一口她的唇瓣,低哑的嗓音逐渐被吞没。

        “这才公平,不是吗?”

        人们的耳边又传来悠悠回荡的钟声长鸣。

        游客们驻足向内城眺望,圣职者们未曾停留地走远,穹顶的鸽群再次被惊动,它们自神殿镶金的檐角起飞,扑向那一轮升冉起航、在遥远天际熊熊燃烧的金红色旭日。

        “……”

        他确实是个混蛋。

        广场上的少女有些恍惚地抬起头,眼中倒映着蔚蓝的天幕和烧灼的朝阳,白鸽远去的身影如同阳光里消融的飞雪。

        有一瞬间,她忆起很久以前,他们在那个斜风细雨的小镇初次见面——

        那时,对方身上充斥着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违和感,虽然只持续了一瞬,短暂到让人以为那是一种错觉。

        后来她才知道,他从不曾属于这个或者任何一个世界。

        那个生物在无数个宇宙里巡回游荡,为别人完成了许许多多的梦想,却一直捆在宿命的枷锁中,怀抱着最后一丝希冀,终于成为了那个被实现愿望的人。

        “你是混蛋。”

        半晌,她轻轻叹了口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带着甜蜜意味的抱怨,“但我确实挺喜欢的。”

        ——完——

  http://www.bsl800.com/xs/250318/496228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