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南芩 > 第二十六章 进退有度

第二十六章 进退有度

        时间对于张南芩来说就是慵懒跟悠闲之中度过。

        而对于卫蓝青来说,就是在胡思乱想之中纠结,尤其看到张南芩的身影,她不知如何克制住心里的情愫。

        所以,每日接送卫蓝青的事,又回到了小六子手里。

        看着马车的离去,鹤鸣和尚在张南芩身手问道:“芩哥,你这是将蓝青姑娘怎么了?”说完之后他的目光看向张南芩。

        “和尚,小爷警告你的眼神!”张南芩说完之后,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说道:“这女人还真记仇,走,和尚,回府。”

        “啊?”鹤鸣和尚一愣:“不是要去花满楼吗?”

        现在对于鹤鸣和尚来说,那花满楼可以说人间极品,让他流连往返。

        “小爷不去,你要去自个儿去。”

        张南芩说完抬腿就走,而鹤鸣和尚见状立即跟上,走在身后说道:“你不去,和尚去也没有啥意思。”

        “没有意思?里面的人我还都不认识,瞧你下午去的时候,同那些侍女眉来眼去的。”张南芩瞟了眼身边的鹤鸣和尚:“你们这些秃噜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阿弥陀佛,施主,你可以说小僧,但不可亵渎。”鹤鸣和尚正儿八经的说着,随后咧嘴一笑:“芩哥,什么叫秃噜子?”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消失在人群之中,再次见到他们的身影,已回到巷子。

        鹤鸣和尚品着酒,嚼着肉,手里捏着佛珠,听着张南芩同秦若安兄妹两人说话,他认为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他喝口酒,目光看向院子门口蹲着的张南芩。

        张南芩蹲着身子,看着眼前这辆马车,皱着眉头,回头又看了看那厅堂之中摆放的衣服同烟丝,然后回到位置上坐下。

        “哥,马车是我让卫小姐替我准备的。”秦若安轻声开口:“哥如果觉得不妥,明日便还回去。”

        张南芩听后摇摇头,显得并不在意:“还什么?她卫家这次从中获利可能要比你想象大得多。”

        于是张南芩一边吧唧着烟锅,一边说出有关十一姨太太的事,听得一旁的鹤鸣和尚瞠目结舌。反观秦若安,却很平静。

        秦若安浅笑:“哥,你这是决定帮助卫家了?”

        “做都做了,不差这一件事。”张南芩毫不在意,然后目光看向鹤鸣和尚:“你这酒喝的都差点舔盘子了。”

        鹤鸣和尚咧嘴笑着:“芩哥做的好吃,和尚我不吹捧,这比那些酒楼的厨子烧的都好。”

        对于鹤鸣和尚这话,张南芩没有反驳。因为在那神都,被称为食神的厨子,都不得不赞叹张南芩的厨艺,何况别人?

        秦若安说道:“哥做的这件事,可是将卫家撑了上去。”

        张南芩叹口气:“撑上去又如何?她未必守得住。”

        “不是还有哥在吗?”秦若安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鹤鸣和尚收拾残局,端着盘子离开,两兄妹看着他的身影,秦若安说道:“进退有度。”

        张南芩点点头:“我们说的每件事,我都没有刻意防备他。”

        秦若安说道:“他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说完之后,她收回目光看向张南芩:“哥这是想培养他?”

        张南芩摇摇头:“培养谈不上。不过,他骨子里的那种狠劲,没有被激发出来,或许我会给他一些机会,他能把握住,变回一飞冲天。”

        秦若安点头,她说道:“哥,今日我去了陈府。”

        张南芩没有意外,反而说道:“你安排马车,哥就猜测到了。”

        的确,秦若安不是一个很喜欢麻烦别人的人。可是她如今却开口要马车,张南芩就知晓这里有着秦若安的理由。

        “陈府虽不如以前,从京安道回昌平府,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秦若安很诚恳的说道。

        “竹安道,九府为郡,昌平府是竹安道的郡府,那陈志鹏身为州同,同祖上相比,有些不争气。“张南芩点继续评道:”不过在陈家这一代身上,算不错的。也算没有辜负陈老爷子了。”

        秦若安听后平淡的说道:“陈家虽然陈老爷子过世之后,从京安道被打回竹安道虽然处于低谷,但给予他们一些时间,陈家或许还能有机会再向上走一走。”

        张南芩笑道:“小妹不如说陈家缺少魄力。陈老爷子过世之后,陈家为了防守,过于保守一些。”

        “这魄力,就看陈家有没有发现,或者说有没有勇气把握。”秦若安此话藏着深意。

        张南芩敲了敲烟锅说道:“小妹从京安道来竹安道,他们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却在此时寻上小妹,别有深意。”

        秦若安不置可否的说道:“哥落脚在此处三月有余,哥的那些敌人,早已经盯着这里,陈家能在此时邀请小妹为他家小子做先生,这已经冒着天大的压力了。”

        张南芩玩味的说道:“所以魄力很重要。”

        两人的话要是旁人听着必然云里雾里,而在此时鹤鸣和尚已经从厨房走了过来,坐在椅子上,从怀里掏出烟丝,为张南芩填满。

        秦若安说道:“哥,你的安静日子不会太久。”

        张南芩看着鹤鸣和尚那包烟丝最多还能盛放一锅,然后说道:“陈家入局还不是时机。”

        秦若安说道:“陈家此时已经想落下棋子。”她说道这里停顿了下:“而且小妹还听说,最近有人在打听你的下落。”

        “嗯?”张南芩楞了下:“什么人?”

        秦若安拉了拉双腿上的狼皮说道:“武坊,柳家千金柳依依。”

        张南芩听后有些错愕,因为他能从菩萨殿出来,正因为柳家的缘故。倘若不是秦若安再次提及,张南芩恐怕不会主动去想这件事跟柳家的人。

        秦若安也明白张南芩是为何出来的,所以当得知是柳家的人寻找张南芩,她才会说出来。

        张南芩摇摇头:“那女人眼高于顶,没有兴趣。”

        秦若安反而耐心的说道:“哥,谁还没有眼高于顶的时候?你当面不也一样?”她没有给张南芩说话的机会:“只是我们认知的层次不一样罢了,在外人眼里哥就是眼高于顶,在自己人眼里,可不是这样。”

        “你这是变相说哥不如那个女人?”张南芩笑了小,他知道自己小妹的意思,他拍了拍秦若安的腿:“武坊虽然不错,同军部有着关系,为军营铸造铠甲,而且他们有工匠精神,这一点你哥我还是比较欣赏。但如果想通过柳家关系来合作……”

        他没有再说下,而是摇摇头。

        秦若安依旧劝说道:“我知晓哥担心,他们柳家的确有着倚仗。即便起到作用微乎其微,但如果用到恰到好处,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你说呢哥?”

        张南芩吧唧烟锅沉默。

        秦若安不死心的说道:“一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

        张南芩听后淡淡的说道:“在云州,除了那些老怪物,能留下你哥哥的人少之又少,而且有着神都压制的规则,即便是强者,也有着制约,我进入京安道,虽然会危机重重,但何人能留下我?”

        这句话霸道无边,听得一旁的鹤鸣和尚心惊不已,那瞬间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他的心脏。

  http://www.bsl800.com/xs/255004/46981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