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高岭花又仙又诡[穿书] > 第87章 第87章番外二

第87章 第87章番外二

        台上的童颖顿觉不好,  狗男人犯病了,想要安抚两句,只话还没出口就见他嘴皮子又动了。

        “在说桐仔是你命的时候,  你有想过家里还有两只宝正在看直播吗?作为一个妈咪,  你考虑过刚那话有可能会伤害到两只宝幼小的心灵吗?”

        还没完没了了,  童颖勉力保持着微笑:“颜先生,我带你过来是想让你给朗讯站台,  不是让你来砸冼二场子的。”

        站台?颜泽笑看着没良心的妖精。

        完了,  童颖赶紧把奖杯还给导演,抬手捂脸,  狗男人要不干人事了。想下台,混蛋凤华要热度死拉着她不让走。

        “凤华导演拉好她,  我们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颜泽今天是来为自己正名的。

        戴着无框眼镜的大头凤华笑哈哈:“这是颜总自己说的,  全国人民都要给我作证。”盛科投资拍剧,虽有2t&feng工作室参与,但导演的话语权是绝对的,真的是圈里可遇不可求的投资爷。

        柏俊和冯茜带头鼓掌,  场下笑成一片。

        颜总很正经:“你昨晚怎么跟我说的?”看着她从指缝中瞪向他的眼神,“你说外界都讲我娶你是因为桐仔和冼二,  我们要好好借这次的明耀星尚向公众秀一回恩爱,击破谣言。我天真地相信了,还因为‘秀恩爱’兴奋了一天。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秀恩爱呢,哪去了?姐妹情深糊了我一脸。还桐仔是你的命,那我是你什么?你还记得当初向我求婚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永远永远最爱的是我,我有录音你别想抵赖。”

        直播弹幕已经疯了

        乐理老师:啊啊啊…到底是谁在传颖姐嫁入豪门全靠妹妹撑,请看大屏幕,  一个幽怨的小.相公正在镜头前大肆控诉自己的老婆不够爱他。天啊,我竟然觉得好甜。

        梦渡人:哈哈……请允许我狂一回,我在嘲笑泡在醋精里的大佬,这大佬身家千亿rmb。他不得宠,带着崽崽争不过自己的小姨子。

        人生是戏:我滴娘,原来颜ceo是这副面孔,见识了见识了,他太惨了。

        天天妈咪:颖姐,请你理一理大佬(我很快乐。)

        星星糖:颖姐,你捂着脸做什么?没用的,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老公不满你心里有别人喽。

        颜泽仍在继续:“还有那些网友,你们长两只眼只睁一只吗?天天在网上说她是铭创总裁夫人童桐的姐姐,我呢?你们把我放在哪里,我是童颖的合法配偶。童颖是我孩子的妈,我遗产的合法第一顺序继承人,你们是不是也该把我摆在一个合理的位置上?”

        在家带女儿的童桐,就去了趟卫生间,再出来便见电视屏幕上满屏的“我的错”、“都是我们的错”、“请颜大佬息怒”,不禁笑出声:“颜泽真的是憋得太久了。”

        抱着眼睛红红的女儿坐在沙发上的冼默彦唇角上扬着:“感谢颜总,让明耀星尚之夜的收视刷新纪录。”

        这两天瘦了一圈的小云意两只小脚脚踩着她爸爸的腿,朝她香甜甜的妈妈伸出两短胳膊,张着小嘴:“啊喔……”

        “想麻麻抱了,”童桐见小宝贝口水又流出来,抽了张宝宝棉柔.巾轻轻地在她嘴边摁一下,凑过去用额头顶了顶女儿。

        冼默彦脸贴到闺女背上,深嗅着属于她们母女两的奶香味,深情地凝视着老婆。

        “终于不发热了,”童桐拿了根磨牙棒小心地塞进女儿小手手里。

        吃磨牙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小云意举起小拳头就往嘴里塞,方向不对送到鼻子那了,又试两次才进嘴,香喷喷地用她新长的小牙磨起来。有吃的了,她也不站着了,往后一赖坐到她拔拔的左腿上。

        童桐又抽了两根磨牙棒,一根送到冼霸总嘴边,一根放进自己嘴里。

        “我姐做的这个还挺好吃的。”

        张嘴咬住磨牙棒,冼默彦空出一只手拉她到右腿上坐,头枕在她肩上,两口子一块看着他们可可爱爱的小宝贝吃磨牙棒。

        童桐揽着他:“冼霸总,大闺女吃得很专注。”

        “嗯,颖姐说你小时候也这样,做什么都专心致志,”有了小云意之后,他就感觉生命完整了,而完整的生命也不再只属于自己的。

        望着她小嘴不断地在嚅动,童桐与冼霸总十指相扣:“很神奇,以前听别人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我总觉得很虚。但……但现在对着这小小的一坨,我又有不一样的感觉了。”

        冼默彦侧首:“她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吻上爱人的唇,扣紧她的手……

        ………………

        2021年朗讯明耀星尚之夜,谁最耀眼?颜泽。

        “哈哈……”

        一早就带着儿子柏遥来斯兰庭的宁海甯抱着ipad狂笑。站在摇篮旁的小矮墩,柏遥小盆友紧拧眉头,板着精致的小肉脸回头瞪他疯了的妈咪:“一一觉觉,静静,”

        宁海甯赶紧捂住嘴,扭头回视她严肃的儿子。小云意长牙,她家这位可惦记了。柏俊很伤心,儿子在“色”上遗传了她。

        在吃蓝莓的童桐见状不禁弯唇:“宁海甯,你对得起你亲老公吗?柏俊霸榜明耀星尚15年,这才结婚有了孩子,榜就被别人撸了。”

        “我还想他过气呢,”宁海甯将ipad丢在沙发上,来到餐桌旁坐,捏了一颗蓝莓放进嘴里。

        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柏影帝微博关注她那天,有多少人涌到她微博下留言。虽然恭喜居多,但也有上万封恶.毒.咒.骂她的私信。要不是她强势地让律师团介入,那些黑粉还不定要纠缠她到什么程度?

        童桐理解宁海甯的心情:“柏俊已经在慢慢地转向幕后了,去年又购进了朗讯的股份,他清楚你的隐忍。”

        宁海甯笑了,眼里有柔光:“我跟他谈过,他喜欢演员这份职业,我支持。但有言在先,他现在是已婚人士,接剧本必须不能有亲密戏,我受不了。”

        “你要是受得了,他大概就该悲伤了。”

        冼默彦处理完今天的工作,来到大厅就见一张小肉嘴贴上了他闺女粉粉的肉脸颊,顿时整个人都不好。

        “柏遥?”

        正在聊天的两位妈咪扭头看向摇篮,神情变得复杂。

        “宁海甯,这是你儿子。”

        “我家会负责到底。”

        冼默彦哼哼两声,上前连摇篮带闺女一并抱走。柏遥小盆友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事了,茫然地看向他妈咪。

        宁海甯将手里蓝莓扔进嘴里:“你不是长腿了吗?快追上去,咱们必须要对云意妹妹负责到底。”

        小柏遥傻傻地追了上去,这一追就把自己追成了冼默彦重点提防对象。

        ………………

        2021年12月31号,因为南湛带团出国访问了,南戎在南部军区,都回不来。南雪决定拖家带口去寿禾路大院陪老父亲跨年。

        跨年这种活动,当然是人多热闹。下午童颖把两只宝送到公婆那,就去南家掌勺。

        天要黑了,两只宝听说姨夫带着妹妹到了,立时爷爷奶奶都不香了。从司家院子到南家的路他们也熟,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叫妹妹。司垚一脸慈祥地跟着他们,有遇到几位军属,他客气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聊。

        两只宝满月的时候,他和颜泽说了跟明悦结婚的事。颜泽没意见,他便打了报告,上头没多问就同意了。

        结婚后,明悦搬来了寿禾路大院。开始有几位军属私下里说闲话,话也传到他耳里。他还没想好怎么跟明悦沟通,明悦就先自嘲式地安抚了他。

        年后,他和明悦睡.到一间房了,他们都很珍惜现在的幸福。

        穿着长款白色羽绒服的颜明悦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司家院子外笑看着爷孙三。原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这么囫囵过了,没想到她都快60岁了,竟还能再次因一个人而悸动。

        司垚尊重她,她也敬重他。

        “妹妹…妹妹……”

        “啊…”被拔拔抱着的小云意听到哥哥叫她,小嘴一张扯起嗓子回应:“呜……”

        冼洁敏爱死孙女这模样了,伸手就从冼默彦怀里把小人儿夺过来:“爷爷带你去迎大宝哥哥和二宝哥哥。”

        见到两个哥哥,小云意咧嘴笑开,露出了一颗奶白的小门牙。两只宝兴奋地冲刺,他们太想妹妹了。

        司垚跟冼洁敏说了几句话,就回去和颜明悦开车往颜宅把颜老爷子和荣管家也接来大院。

        今晚两家人聚到南升米家跨年,动静还不小。隔壁老严家的大儿媳妇出来挂红灯笼,看到停在南家门前的那些豪车,有点酸,回去就念:“都说颜泽是司首长亲儿子,我晚上回来的时候碰见颜泽双胞胎儿子了,有一个跟司首长长得还真像,听说姓也是跟司首长姓的。”

        戴着老花眼镜在看跨年的严老原还跟着哼调,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司垚是你能议论的?他上边境打反击战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舌头伸这么长?”遥控器一扔,开始撵人,“赶紧滚。”

        颜泽姓颜,他是颜明悦的儿子,别的没人会去过问。

        隔壁吃完饭,大宝、二宝一人霸占了司垚的一条腿,跟坐在对面南升米怀里的小云意说着话。两只宝说慢点大家都能听懂,说快了,那就要童颖和颜泽翻译了。

        至于小云意,目前现场还没人能听懂她的婴语,但这丝毫不影响三只小人的对话顺畅度。你一句我一句,看得一屋子的人都笑弯了腰。

        颜泽拐了拐冼二:“你有没有觉得小云意是投胎的时候走错了门,她应该是准备往我家的?”

        “没觉得,”冼二一点不想搭理他:“等颖姐不生你气了,你可以求她给你生一个女儿,别盯着我家的。”

        颜泽瞥向搭着桐仔肩的妖精,撇了撇嘴。明耀星尚之夜,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妖精还生他气。等着……等她例假结束,他一定要她嗯嗯.啊啊地叫他亲老公。

        ……………………

        2030年8月29日晚上9点,冼云意小朋友还瞪着两眼握着铅笔在看题,披散着的及肩发已经被她挠得乱糟糟。

        冼默彦面带微笑,非常有耐心地陪在一旁:“爸爸刚刚怎么教你的?”

        “先列公式,然后照搬,”说起来简单,但她…她把公式忘了:“爸爸,公式再给我看一遍可以吗?”

        这暑假作业太难了,后天就要开学,她还有数学没完成。

        “好,”冼默彦不为难他的宝贝闺女,拿过铅笔在纸上列出公式:“现在做。”瞧着闺女和童颖越来越像的小脸,他早就预感到这一切了。

        拿到公式,冼云意紧绷着粉粉嫩嫩精致到极致的小鹅蛋脸,开始代入数字计算。

        冼默彦眼睁睁地看着冼云意小朋友数字代入错误,也不及时纠正,这是审题不对。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位桃花眼小盆友皱眉望着他姐,想叹气但还是忍住了。妈妈说了不要仗着聪明去打击任何一个人,也不要小瞧任何一个笨蛋。看他厉害的爸爸就清楚了,因为笨蛋姐姐的功课,爸爸已经在家办公一个星期了。

        真可怜!

        “冼云溪小盆友,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走进房间,爬坐到爸爸腿上,冼云溪小盆友小大人似的说话:“不忍心你太辛苦,我来给你分担一下,”接过老父亲的工作,阅过题,圆嘟嘟的指头点在纸上,“这里不对,姐姐,你跟我一起重新读题。”

        “不对吗?”冼云意懵了。

        “不对,”6岁的冼云溪领着9岁的姐姐重新来到题目,从头开始审题。洗好澡的童桐端着两杯牛奶倚靠在门边,冼默彦抬头,温柔的目光望进他的女孩含笑美眸里。

        童桐无声地喊道:“爸爸。”

        冼默彦弯唇,他爱他的家,爱她。

        有弟弟指导,冼云意一连做了4题,心情愉悦:“还是弟弟和爸爸好,大宝哥和二宝哥每次教我做题,最多二十分钟,不是撞沙发就是装晕。三宝更绝,说他和我是一挂的,都随了大姨,骗人。”

        冼云溪点头:“三宝哥上次期末考数学比我少一分。”

        “弟弟,你要更努力呢,99分和100分就只差一分。”

        冼云溪已经看完下一题了:“99分,三宝哥已经尽了全力了。”

        什么意思?冼云意目光在弟弟脸上没看出什么,又抬头去瞅妈妈和爸爸,两人笑得有点……说不出来的味道。心里气啊,小手拍桌,立下誓言。

        “以后我一定要找一个比爸爸还聪明的honey。”

        “先把作业写完,然后你才能睡觉去做梦,”冼云溪举起小肉爪去摸他姐的脑袋。

        冼默彦眉头挑起:“云意,你是有目标了?”他太了解他闺女了,没有目标,她不会考虑那么久远的事。

        正想继续做题的冼云意仰起小脸,很严肃地对她爸说:“我听大舅爷爷讲,小褚哥哥的公司迟早会将人送去外太空,他肯定很聪明。”

        褚元澈?童桐虽然有点讶异,但佩服她姑娘的眼光。

        褚元澈现在可不得了,清大毕业后进国家航天局待了1年,出国游学了。2年后,他带回一支科研团队和4个专利,自己创立了飞遒科技公司。5年不到,他和他的团队推出了3代飞行器,近期还跟航天局合作研发远地点发动机。

        很好,隔绝了一个柏遥,现在又冒出一个。冼默彦勾唇:“小褚今年也有28岁了,他该谈恋爱结婚了,”还有一点他要纠正冼云意小朋友,“你该叫褚元澈叔叔,不是哥哥。”

        童桐大笑,就知道冼霸总会是这个反应,笑够了平静下来,伸手揉了揉丧气的冼云意小朋友的脑袋:“靠谁都没有靠自己来得踏实,所以我们继续努力。”

        点了点头,冼云意打起精神来和妈妈击掌:“加油。”

        冼默彦正想说她还有爸爸,却被儿子抢先了一步。

        “我比你小,会看着你一辈子。”

        “弟弟,”冼云意感动了,眼泪汪汪地靠过去抱住冼云溪。冼默彦满足了。童桐上前俯身亲吻她的孩子,最后迎向爱她的男人。

        冼默彦也是童桐的宝贝。

  http://www.bsl800.com/xs/277451/60159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