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道南行 > 第十四章 进城

第十四章 进城

        一线天城的另一侧,让顾大将军大感棘手的大个子,此刻半跪在地上,粗壮的尾巴不断抽打着地面,欢快无比。

        身穿青衫的温子念,靠着大老虎的身体,远远望着大山深处,满眼期待。

        而略显狼狈的莫真,同样望着来时的方向,感叹着世事无常,不久前自己从这里,被人戴上手脚镣,拖着粗大的铁链离开,那里会想到,只不过半年时光,便又回到了这里。

        眼前的风景还是一如既往的震撼人心,怪不得会有如此多的人,顶着死无葬身之地的风险,只为了一睹真容,大饱眼福,能亲眼看看,的确是虽死无憾啊!

        一虎两人所在的位置,几乎能将整个十万里大山的风景,悉数纳入眼中,一眼望去,山脉起伏,层层叠叠无穷无尽,处处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好景象。

        这里既是飞禽走兽的天堂,也是名贵药材的宝地。

        从这里取出的药材,相同年份之下,效果都是外面那些所谓名川大山的好多倍,若是能够来此摘得些许名贵药材,那么无论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只需将药材转手一卖,那么便成了富甲一方的人了,所以那些个所谓来此游历的人们,除了这里的山水风景,号称世界之最以外,几乎都对这里的花花草草,大感兴趣。

        只不过这里的野兽,杀人的本事同样也是外面的好几倍,你能横行某片知名山脉,到了此地丢掉身家性命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甚至越是这样的以为一身本事可通天人,死的越快。

        自从天山裂开一道口子之后,来往的人就更频繁了,死的人也就更多了,也是幸好当初发现一线天的人们,将一线天中的乱石运出,依靠山势建造了雄城,人们既可以安居乐业,又可以提着脑袋谋取暴利。

        甚至有句传言说,没有一线天,也就没有如今的大威。

        温子念望着所谓的人间仙境,怔怔出神。

        “他还是没有来,他最后还是不要我了,我到底那里做错了或者说做得不好了呢?可是你要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哪里错了,那里不好呢?”

        想到这里,温子念渐渐湿了面容,低声伤心道:“师叔,你来接我回家吧,我保证以后好好读书,再也不往山里跑了,你别不要我,没了你,我可怎么活啊!”

        莫真楞了楞,一言不发的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抱着头低声哭泣的少年,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大猫低声呜鸣了几声,回头蹭了蹭温子念,好似也再说:“别怕,还有我呢,你要等我,终有一日我一定走出大山,翻山越岭去找你你!”

        温子念此刻心中除了酸楚,就没有其他的什么了,那里会管周围有些什么呢?

        一人一虎,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过了许久,太阳从云梢缓缓滑入山中,暮色顺着身后高耸入云的山巅铺了下来,夜色随即降临人间,清凉的微风拂过少年迷茫苦涩的心间,吹起阵阵涟漪。

        也不知少年心中经历了些什么样的挣扎,也不知道他如何就想明白了。

        猛然抬起头,一把讲眼泪抹下,再次望着远方,眼中一片坚定。

        他记得,书生曾说过,他的道,在人间。

        “我一定要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师叔,你等我。”

        温子念顶着皎洁的月光,站直了身体,头也不回的朝着一线天之中走了进去,莫真与大猫互相看了一眼,两者眼中皆有一抹欣慰掠过,匆匆告别一番,大猫趁着月色,回到了大山,莫真朝着渐行渐远的青衫,紧跟了出去。

        再一次站在一线天之中,莫真看着两侧光滑如镜的悬崖,心中突然一动,伸手比划了一番,挠头不已。

        一剑?还是一刀!?

        书中曾有不少大修士,遇见了高耸入云的大山,不去绕也不去爬,手中若有三尺剑,那便一剑开山,若是宝刀在手,也要试试看,山和刀,那个更硬?

        那么这条算不上宽阔的峡谷,是一刀劈山砍出的狰狞口子,还是有剑仙不满,悍然拔剑,一剑凌空劈开的呢?

        莫真回头看了一眼,在他眼里,唯有书生有这样通天彻地之能了,除了他,莫真不信当今世界,还有人有如此能力。于是莫真加快了步伐,追上一言不发,背着木剑走到无比决绝的温子念。

        “唉,子念,你说这是一剑,还是一刀?”

        温子念闻言,顿了顿足,四下打量了一下,沉思道:“应该是剑吧!”

        莫真挑了挑眉,问道:“哦?为什么不是刀呢?”

        温子念站直身体,展开双臂遥遥抱着整个峡谷细细感受,说道:“两侧峭壁,留有极为细微的剑意和道蕴。”

        莫真挠了挠头,他刚刚试着模仿温子念,展开双臂,拥抱着整座山谷,但是除了冷冽的清风,完完全全感受不到什么剑意道蕴的。不由得连连挠头,可能书还是读的太少了吧!

        温子念头也不回的说道:“走吧,不重要,看明白了也没啥用处,反正师叔又不会来接我,再说了,这剑意一点都不纯,斑驳的厉害,不是啥了不得的大人物,而且怕是已经死了,要不然剑意道蕴不会这么稀薄的!”

        “噢!”

        青衫白衣,顺着黑漆漆的一线天,朝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城池走去。

        或是因为白日里那一声惊人的虎啸,今日值守的将士,多了好几倍,就连镇守此地的顾将军,同样来回踱步在城楼之上,等待着莫须有的猛兽。

        “来者何人?”

        突然,一个眼尖的卫士看见两个身影缓步走在黑暗里,大喊一声,其余包括顾民君在内的卫士,齐刷刷站在城楼,紧紧握住兵器,严肃无比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影。

        等道到两个身影靠近,众人轻轻松了口气,顾民君同样看见了两个少年的身影,遥遥问道:“你们是谁?为何深夜来访?”

        “我是……”

        温子念刚要开口,身旁的莫真一把将其嘴巴堵上,高声道:“顾将军,我们是进山游历的侠客,九死还生,请快快开城门,放我们哥俩进去!”

        “为何半夜才归来?”

        “启禀将军,山中有变,我们也是不得已啊,错过了日头,丢了家伙什,还请将军开门,我等有重要情报!”

        顾民君眯了眯眼,略作犹豫,下令道:“开门!”

        “吱——”

        少许,背负木剑的温子念和两手空空的莫真,围在将军府中火热的炉子旁,探手取暖。顾民君坐在一旁,一边擦拭着寒光阵阵的宝刀,一边问道:“你们说的山中有变是个什么意思?”

        莫真反问道:“不知将军对于山中兽王,有过几分了解?”

        顾民君眼神一冷,冷哼道:“兽王,一群灵智未开的畜生而已,称得上什么兽王,这些年,死在我马蹄底下的兽王,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吧!被世人冠以野狼谷的山谷,还不是被本将军给平了?”

        “将军威武,不过这次的兽王,和其他的不一样,是当之无愧的兽王,开了灵智不说,体魄异常强大,一个腾跳便是数十丈,山中少有树木能够抗得过兽王的撞击。”

        顾民君点了点头,示意继续。

        “它是一头猛虎,高大威猛,异常聪明,要不是我们哥俩躲在一处石头缝中,早就入了虎口,那里还能来见将军!”

        顾民君拍了拍手,连连点头,说道:“好,很好,你这条消息很是重要,我代表全体守城官兵谢谢两位!”说完低头弯腰,拱手行礼。

        莫真连忙站起身,将头死死底下,诚惶诚恐道:“将军这可使不得,在咱老百姓眼里,将军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天爷啊,要不是您常年镇守一线天,我等早就死在首兽口之下了,那里还你能与将军夸夸其谈呢!”

        “我大威帝国,尊重所有值得被尊重的人,哪怕对方是一个孩子、女人又或是老人。若是不值得被尊重的人,我才懒得鸟他半句,不提刀剁掉头颅,已经算是开恩了,你和这位小哥,既然能够在兽王口中活了下来,那便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值得本将军钦佩几分!”

        温子念继续沉默,莫真笑呵呵道:“那里那里,只不过比较擅长逃命而已,不足为奇不足为奇。”

        莫真顿了顿,再度拱手行礼道:“那么我和弟弟便告辞了,我们明早还得赶路呢!”

        “好,我送送两位!”

        “那能啊,不敢烦劳将军大人了,就此告辞!告辞!”

        两人朝着将军拱手行礼,便一溜烟消失不见。

        莫真拍了拍胸口,暗道:“还好还好,以前听说过这位的脾气,不然怕是要掉脑袋了哦!”温子念好奇问道:“啥脾气啊?”

        莫真翻了翻白眼:“你这些年白混了,难道书里就没有什么礼仪什么吗?简单客套的话都不会说,还会人家大度,不然,你也要单独晒晒太阳了!”

        “啥叫单独晒晒太阳?”

        “就是将你脑袋砍下了,挂在城楼暴晒!”

        温子念兴奋道:“好啊好啊,快来砍我,没准师叔会出现救我呢!”

        莫真继续翻了个白眼,扭头便走。温子念则继续盘算着,大好头颅怎么掉,才能让师叔多看自己一眼呢?

  http://www.bsl800.com/xs/280810/609214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800.com